石铭:由中共高层对贪腐的绝望谈治贪的出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近日大纪元消息,近日,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征收储备处前副处长黄华辉因受贿罪,被广州中院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1,000万元。黄华辉受贿8,931万人民币,买11套豪宅,办美国绿卡。

在习阵营紧锣密鼓的反腐打虎中,“小官巨贪案”也如雨后春笋不断冒头。此前的陆媒消息称,西安市一社区居委会主任于凡,利用社区拆迁改造项目牟利,单笔受贿就达5,000万,涉案总金额达1.2亿元;

北京市朝阳区孙河乡原党委书记纪海义受贿9,000余万元;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烈山镇烈山社区原党委书记刘大伟涉贪案金额逾1.5亿元;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经理马超群(副处级),被调查时家中搜出1.2亿现金、68套房产证、37公斤黄金;河北省大名县前县委书记边飞共贪污1.01亿元;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伙同他人侵吞公款9,400万元;黑龙江龙煤集团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受贿逾3亿。

相对“小官巨贪案”那些“大官巨贪案”的份量更引人注目,法院判决受贿数额:周永康(1.29亿)、金道铭(1.23亿)、苏荣(1.16亿)、奚晓明(1.14亿)和万庆良(1.11亿)。中共最高法院前副院长奚晓明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受贿金额达1.14亿元。媒体披露,奚晓明被抓当天,办案人员从其住处搜出3亿元现金,其被查封的总资产超过15亿元。

据路透社报导,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家族贪腐近1,000亿元;据港媒报导,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分别贪腐200亿元。卖官明码标价令人震惊,消息人士称,从郭伯雄处卖官,少将500万至1,000万,中将1,000万至3,000万,谁给得多就升谁。曾有南京军区某少将为升中将,向郭进贡了1,000万,郭已点头允诺,不料又有另一少将给2,000万,争同一位置,郭于是把中将位批给后者。

据大纪元报导,“中共腐败不堪,仅河北省一地,近年就查出5名亿元级巨贪。除厅级官员李令成外,还有包括河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景春华(省级),承德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刚(副厅级),邯郸市大名县委原书记边飞(副处级),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副处级),其涉嫌贪腐金额惊人,均超过1亿元。

看着中共国的这些贪官的贪腐数额和手段,笔者想起历史上的一些巨贪。北宋蔡京把持朝政的二十三年,是北宋最黑暗的时期。他坏事做尽,设应奉局和造作局,大兴花石纲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括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导致币制混乱不堪。并在朝中卖官鬻爵,贿赂公行,悬秤升官,人称“三千索,直秘阁;五百贯,擢通判”,以至风俗颓败,赃官污吏满天下,民不聊生。

据宋人王明清《挥尘后录》记载:蔡京流放之初仍十分张扬,他把平日搜刮来的钱财装了满满一大船,认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然而他想错了,对于他这个巨贪大恶的奸人,从开封到长沙三千里的路上,人们不卖给他“食饮之物”,且辱骂无所不至。到了长沙,无处安歇,只能住到城南的一座破庙里,病困交加,饥寒交迫,他自己写道:“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日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落得个“遂穷饿而死”!

明朝奸相严嵩,他窃权罔利,大力排除异己,还吞没军饷,废弛边防。他在七十岁后,把朝政交给儿子严世蕃处理。他父子济恶,卖官鬻爵,把持朝中官吏的任选、升迁,官无大小,皆有定价,不看官员的口碑、能力,一切都以官员的贿金为准。凡以重赂献之,即得超迁显位。科道衙门,皆其心腹牙爪。横行霸道,搜刮珍宝,致人家破人亡而不惜,引起众怒。

一五六二年,明世宗根据御史邹应龙、大学士徐阶等多人对严嵩父子的弹劾,罢免了严嵩,严世蕃被斩,家产全部抄没,严嵩无家可归,只得乞食于墓地,饥寒交迫,两年后病死。《四库全书》明代卷记载:“嵩死时寄食墓舍,不能有棺椁,亦无吊者”。

严嵩家被籍没时的财产究竟有多少?《世宗实录》记载:“金三万二千九百六十两有奇,银二百二万七千九十两有奇,玉杯盘等项八百五十七件,玉带二百余条,金厢玳瑁等带一百二十余条,金厢珠玉带绦环等项三十三条、件,府第房屋六千六百余间,田地山塘二万七千三百余亩。……”仅前两项即相当于当时全国一年的财政总收入。

中国有句古话说:“休依时来势,提防时去年。”今日被关在笼子里的那些中共大小老虎们,可曾从这句话中悟出点道理来。你可能想我还有多少多少钱没被查抄,还有多少多少钱已经转到国外,够儿孙多少代花了。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命中没有那份德,他们能享受得了吗?

古时那些贪官贪腐的都是金银珠宝之类,富可敌国也都在他们的家中,朝廷一抄全归国库,那些贪官立即变成穷光蛋。今天不同了,贪官的钱大部分已转到海外,剩下的散藏在亲朋好友等隐秘之处,国库收回的只有少部分。所以除了那些被抓进去的,都还趾高气扬,这是国家体制和制度造成的。可是按古训说得来的都是不义之财,哪来哪去,最终都是一场空。

转回头再说今天中共国的腐败,年前港媒报导称,习近平展开“反腐打虎”以来,己在中央、省、地三级立案侦办243万多个案件,受处分者达237万多人。全国纪检系统压下的不回复举报材料已超过500万份,“一百年也处理不清”,王岐山对中共腐败已经绝望。从本质上讲中共本身就是个流氓党、腐败党,烧杀抢掠、贪赃枉法从它的老祖宗那会儿就有了,中共怎么能自己改变自己呢,是改变不了的。我看中共气数已尽,已经是末日临头,感到绝望的应该是中共自己。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被江泽民提拔起来的贪腐官员都是积极追随或支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几乎没有例外。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周本顺等都已被绳之以法,(徐才厚未判已死)遭到恶报。江泽民、曾庆红等许多迫害法轮功的凶犯离被绳之以法已为期不远,应有的恶报正在等着他们。谁追随中共谁就不会有好下场,这是经数万遭到恶报的中共官员留下的真实验证。

贪腐如癌细胞扩散回天无力,民间流传现在是“无官不贪”,“隔一个杀一个有漏网的,挨个杀有冤枉的。”

社会舆论认为,谁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是中共自己。江泽民是腐败总教头,他的“闷声发大财”秘诀,把他儿子造就成了“天下第一贪”,哪个想发横财的官员不去效仿?中共是制度性腐败,要从根本上解决贪腐问题,只有解体中共一条路。

不解体中共,什么振兴经济,依法治国,民主宪治,强国富民,一切都无从谈起。解体中共,一个民主、自由、富强的中国才会到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