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重慶當局為何封殺「翻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曾幾何時,「與時俱進」成了中共特別愛用來自我標榜的一個熱詞。撇開別的且不說,至少在網路監管這方面它倒還真是不折不扣的做到了這一點。

這不,早些年中共只是對網路言論實施檢查,後來就開始遮罩「有害內容」,封鎖谷歌、臉書、推特等境外網站了,再後後,又開始對虛擬私人網路絡VPN進行整肅,如今新一輪更嚴厲的管控措施已呼之欲出。

就在幾天前,3月27日,重慶市出臺了所謂《重慶市公安機關網路監管行政處罰裁量基準》修訂版,規定在重慶司法管轄區的人使用網路翻牆工具翻越中共當局設置的資訊封鎖牆訪問牆外網站的人將被處以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被列入可處罰名單的行為包括:「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通道進行國際聯網;接入網路未通過網際網路路接入國際聯網;未經許可從事國際聯網經營業務;未經批准擅自進行國際聯網;未通過接入網路進行國際聯網;未經接入單位同意接入接入網路;未辦理登記手續接入接入網路。」其中,幫忙「翻牆」上外網賺錢的,最高罰1.5萬元;不以盈利為目的的「翻牆」,發現後責令停止聯網並給予警告。

顯而易見,重慶當局的這次新動作是以往各種管控措施的加強升級版,其核心是對擅自繞開防火牆進入國際網際網路的人予以斷網或者經濟懲罰,它要清理的物件不光是網路以及網吧供應商,已擴大到繞開政府防火牆的個人用戶。按照這個新規定,即便「翻牆」的個人用戶不算違法,初次違反規定也不會被罰款,但卻會面臨被斷網的警告。換句話講,如果說以往的網路監管更多的是被動防守,封掉就可以了,那重慶這次則是主動出擊,誰「翻牆」了就懲治誰。

網際網路發展到今天,我想沒人不知道,它最大的特點就是資訊的開放和共用。可搞笑的是,中國雖是當今世界網際網路用戶人數最多的國家,但網路自由度卻排名世界倒數之列。想在這裡登錄臉書和推特,流覽境外新聞網?沒門!甚至連學術界科研界必不可少的谷歌學術搜索在中國都無法正常使用。就像線民嘲諷的那樣,中國的網際網路實際上只是一個由中國政府任意操控的區域網。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今年中共兩會開幕的當天,全國政協副主席、民主黨派「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第一副主席羅富還曾對記者抱怨,打開某些外國大學的網頁需要半小時。在他看來,有些研究人員靠買「翻牆」軟體到域外去檢索,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務,「這個不正常」。但實際上,被封堵在防火牆內的中國線民要瞭解國外的網際網路資訊,也隻剩「翻牆」這一條路。而更糟糕的是,一旦各地都傚法重慶當局的做法,到時候連「翻牆」都不可能了,中國的網際網路就真的淪為一座「孤島」了!

別以為我是在信口開河。儘管現在只有重慶一地在封殺「翻牆」,但這完全可能是更高層在重慶進行的一種試點,一旦試點成熟了就會在全國範圍內大面積推開。也就是說,雖然目前它還不是法律,有效性也僅限於一個大都市,但它代表的發展趨勢以及示範作用卻是相當明顯的。

從更深的層次上說,古今中外的專制統治都是建立在資訊封鎖的基礎上的,中共當然也不例外。更何況,如今的中共深陷亡黨亡國的危機,而導致這一危機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網際網路的發展所帶來的國人的普遍覺醒,尤其是民主國家的自由資訊對中共專制統治的巨大衝擊更是令其如坐針氈。無論是從中共的專制本性來講,還是從它當下維護其統治的急迫需要而言,它都不可能在網路監管方面原地踏步,都必然要在這方面不斷的與時俱進,不斷加大網路監管的力度。因此,我認為大範圍的封殺「翻牆」是遲早的事,重慶當局這次出臺的新規,正是山雨欲來的一個徵兆。

改革開放,說的好聽。其實開放的只是有利於中共一黨專政的東西,那些可能衝擊動搖它的東西是絕不會開放的,即使一時把控不住放開了,遲早也會關起來,而且會關的死死的。網際網路便是個例子。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