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位世界冠軍榮國團之死:上書請求參加世乒賽竟成催命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4月01日訊】在中國乒乓球運動史上,有三位來自香港的球員,被稱作「乒壇三傑」。其中之一的容國團,是中共史上第一個乒乓球世界冠軍獲得者,也是所有體育項目中的第一個世界冠軍的獲得者。這位世界冠軍在「文革」中卻遭遇不幸,因上書請求參加世乒賽命喪黃泉。

容國團30年代初出生於香港一個海員家庭,家境十分拮据。13歲那年,由於父親失業,容國團不得不退學,去一家漁行當童工。

1955年10月1日,容國團應邀參加工聯會組織的乒乓球表演賽,遭漁行老闆辭退。之後,工聯會人員安排容國團在工會康樂館管理圖書、陪顧客打球,容國團的球技就這樣日益精進。

1956年,容國團以港澳聯隊的身份,赴北京訪問,打敗了當時的中國冠軍王傳耀、傅其芳等名將。同年,容國團戰勝了23屆世乒賽日本新科狀元狄村,一舉成名。

1957年,20歲的容國團,被時任中國體委主任的賀龍說服,回到大陸發展。他先進入廣州體育學院學習,並立下了「三年奪取世界冠軍」的誓言,引起轟動。

1958年入選廣東省乒乓球隊,當年在全國乒乓球錦標賽獲男子單打冠軍,隨後被選為國家集訓隊隊員。

1959年4月,在聯邦德國多特蒙德第二十五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容國團3:1戰勝匈牙利名將悉多,為中國奪得了第一個乒乓球男子單打世界冠軍,也是中共建政後第一個世界冠軍獲得者。

在西方世界排斥中共之際,容國團獲得這個冠軍對中共來說可謂意義非凡。一時間,不僅各種榮譽紛至遝來,他還獲得了中共副總理賀龍親自到機場接機的特殊待遇。毛、周也多次接見容國團,而且每次外賓來訪,容國團都是座上賓。

在事業登上世界頂峰的同時,容國團還收穫了愛情,在一次聯歡舞會上,容國團邂逅了廣東老鄉,田徑運動員黃秀珍,並結為連理。

1961年,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十六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容國團為中國隊首次奪得男子團體冠軍,全中國掀起了乒乓球熱。

1964年,容國團擔任中國乒乓球女隊教練,中國女隊在第28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上,獲得了女子團體冠軍。

文革中體育界成重災區

然而,榮譽過後,風暴降臨。1966年文革爆發後,體育界淪為「重災區」,兵乓球隊也受到了衝。當年12月,當容國團從國外參加比賽歸來,發現兵乓球訓練館已被紅衛兵貼滿了大字報,稱國家乒乓球隊是修正主義的產物,他所奪取的7個世界冠軍獎盃都是資產階級冠名的。

由於賀龍被打倒,以及容國團在香港的成長經歷,和他一起從香港歸來的國家隊主教練傅其芳、北京隊主教練姜永甯一起被隔離審查,並被揪斗、侮辱和毒打。他們幾人還因在一起聚餐,被打成「反革命特務小集團」。容國團還被扣上了「特務嫌疑」的帽子。

按照當時的說法,運動員成績越好,奪取冠軍越多就越反動。這對容國團是一個極大的打擊。迷惘之下,第30屆世乒賽開賽在即,容國團和隊友起草了請戰書,希望以行動證明自己。然而不僅請戰書石沉大海,更大的風暴卻降臨了。

從1968年5月開始,體育界要進一步清理隊伍,要求容國團寫檢查,質問他為何要寫請戰書。就在此時,噩耗接二連三地傳來,兩位與他一起從香港回來的好友傅其芳和姜永寧,因不堪精神及肉體上的殘酷鬥爭、毒打選擇了自殺,這讓容國團十分迷茫,也給了他沉重打擊。

他不斷詢問自己的隊友邱鐘惠:「你覺得我們有錯嗎?」,得到的是否定的答覆,兩個人絞盡腦汁也想不通自己怎麼會有錯。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國團走出了幸福大街9號樓的家門,這天晚上,照例有批鬥會,他沒有參加。他離開了妻子和年幼的女兒以及年邁的父親,走向了離家不遠的龍潭湖……

凌晨4點半,國家體委接到派出所的電話,通知他們在離龍潭湖幾里遠的養鴨房旁,發現了一具懸挂的屍體。這一年容國團恰好30歲,離他拿下世界冠軍時隔不過9年,也是文革第三年。中共史上第一個世界冠軍就這樣隕落了。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