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戈薩奇就任 美國最高法院重回保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4月13日訊】【熱點互動】(1595)戈薩奇就任 美國最高法院重回保守:就在今天戈薩奇宣誓就職,正式成為美國最高法院第九位大法官,填補了這個職位14個月的空缺,在兩黨激烈的角力之後,戈薩奇的就職可以說是川普新政的一個重大勝利,也意味著最高法院已經重新回到了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的局面,那麼為什麼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選如此重要?戈薩奇的就職對於今後幾十年美國社會的導向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

就在今天,尼爾‧戈薩奇宣誓就職,正式成為美國最高法院第9位大法官,填補了這一職位14個月的空缺。在兩黨激烈的角力之後,戈薩奇的就職可以說是川普新政的一個重大的勝利,也意謂著最高法院已經重新回到了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數的局面。

為什麼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選如此重要?戈薩奇的就職對於今後幾十年美國社會導向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一個事件做一些解讀和分析,兩位都是在線上,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是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博士,另一位是通過電話和我們連線的特約評論員田園博士,二位好!

楊建利、田園:方菲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在節目的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週一在白宮玫瑰園內,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尼爾•戈薩奇,在總統川普與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的注視下,正式宣誓就職。

尼爾•戈薩奇:「我承諾:我會盡我所能履行憲法,還有這個偉大國家的法律。」

戈薩奇的就任填補了空置長達14個月的大法官席位,這是1862年美國內戰以來,空置最久的。

川普:「這是我的大榮幸,而且我在執政前100天內就做到了。」

49歲的戈薩奇獲得任命,被看作是川普上任以來的最大政治勝利。戈薩奇就任,也讓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重回5比4的傳統格局。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美國最高法院第9位大法官的就職,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看法,或者向嘉賓提問。

先問一下楊建利博士,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如果對美國這一政治不是太熟悉的話,可能並不太了解最高法院的職能和重要性,能不能夠先請您跟我們簡單的闡述一下?

楊建利:我們常常說美國政治體制的三權分立,或者說西方政治體制的三權分立,實際上是指立法、執法和司法。立法就是國會,法律都是出自國會;執法是由行政機構來執法,在美國就是以白宮為代表的執法機構;另外一個,三權分立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柱,就是法院系統,而最高法院是司法系統最高的機構。

最高法院不像一般的聯邦法院,或者地方法院一樣,它要聽或者是判決一般性的刑事案件,不是這樣。有人也稱它為憲法法院,就是說美國有憲法,任何一個國家有憲法,但是這個憲法說的東西是有限的文字,不能夠涵蓋所有的情況。出現了一些特別重要的,有分歧的情況下,最高的解釋權,這個解釋權就在最高法院。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最高法院它是像美國這樣的國家的政治危機的最後的解決者、最後的穩定者,它能夠聆聽的案子和裁決的案子都和憲法是相關的。比如你認為國會哪一個法案的通過是違背了憲法的話,你可以告到最高法院去,這時候最高法院接受你的案子,然後聆聽,到最後才做出裁決。它解決政治危機是最後的保證,基本上在政治上你看不到它的身影,但是實際上它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支柱。

主持人:是。所以其實最高法院很多判決的影響對每一個人都有影響,可能很多事我們自己還不知道。我想問一下田園博士,我們看到這一次戈薩奇的就職填補了第9個大法官的位置,這個位置空缺了14個月,為什麼空缺這麼長?那麼共和黨和民主黨在這個位置上的人選為什麼競爭,或者說鬥爭得那麼激烈?您給我們解釋一下您的看法。

田園:對,首先像楊博士講的,美國憲法法院在很多問題上具有最後的決定權。所以這個大法官的任命,對於一個總統、對於一個國家來說,都是具有至關重要的影響。這個就是為什麼在去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去世之後,當時是民主黨總統,共和黨控制參議院,那麼參議院多數的共和黨就說,我不想再讓你這個民主黨總統來任命斯卡利亞的繼任者,我要讓美國人民在這個任命問題上有發言的權利。

它的意思就是離大選只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了,我們將要由美國人民選舉選出的新總統來提名下一位大法官。這就是為什麼當時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沒有考慮當時奧巴馬總統提名出來的一個叫做梅里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的法官的任命,他們就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其實這個並不是沒有先例的,最先發明這個策略的人是一個民主黨人,就是前副總統拜登。它這個原則就是如果距離大選很近的時候,我們就不考慮現任總統的提名,這個其實是拜登發明的,這個規則在參議院被戲稱為「拜登法則」。

所以共和黨說我們不願意考慮奧巴馬提出的提名人之後,民主黨人也很憤怒,他認為你這是偷竊了我們一個總統任命大法官的位置。其實不是這樣的,這個完全是民主黨人自己發明的,應該說是最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這就是為什麼這個空缺拖了14個月之後目前才在參議院通過。

主持人:是,我們等一下來談一談這個過程。但是我想先問一下楊建利博士,很多人說大法官這一次的提名,它會影響今後美國社會幾十年的這樣社會的動態,或是社會的形式,您怎麼看?您的解讀是什麼?

楊建利:對,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實際上當總統的競選這麼鄰近的時候,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把這個議題放給老百姓、選民去投票的機會。實際上我們真正了解美國政治的話,我們會發現在這次投票中,很多人把大法官的任命當作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來決定他投票給誰。

這一次的任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在沒有任命之前,在大法院裡是自由派和保守派基本上是4比4,這個法碼往哪邊壓會影響未來美國基本的政治環境。

主持人:您能不能舉個例子,就是為什麼會對保守派有影響?

楊建利:因為有很多的議題都是在最高法院裡決定的,比如說墮胎權利是不是合法的,這個最後是吵到最高法院的。1973年有一個著名的案例,當時就通過墮胎是合法的。這一個案例實際上判決下是影響了美國對於墮胎的權利的非常重要的一種改變。

2015年有一個案例,就是同性戀婚姻法也是在最高法院決定的,這個都會影響人們、社會對於同性戀、墮胎等等這樣的社會權利議題的看法,那麼還會涉及到更多更重要的議題。保守派占多數還是自由派占多數,它決定了美國的政治走向。

實際上如果你了解在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它有很多基本議題的爭論,比如說在經濟上,保守派強調要保守,就是說我要有限政府(小政府)。如果你聯邦政府收稅過多,花在不應該花的地方,可能就是違憲的。這時候自由派就覺得我應該用更高的福利,能夠收更多的稅,這實際上也影響到美國人最基本的生活。

這一次的任命是非常重要,為什麼要影響美國的幾十年?因為新上任的大法官49歲。這個大法官的產生是總統任命、參議院通過,然後是終身制。所以49歲的一個大法官,未來影響美國是非常深遠的。

另外,現任大法官裡面有一些歲數已經相當大了,大家都預判可能最近一兩年就會退休,或者有其它的事情的發生。這時候誰擔任總統,能夠提出符合他價值觀念的大法官非常重要。也就是說可能在川普任內,會有一位到兩位的位置空缺出來說,所以這次的總統大選影響了美國的基本政治環境可以說是幾十年。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看一看這次任命的大法官戈薩奇,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法官?田園先生,戈薩奇他被稱為是「憲法原旨主義者」,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又是一位保守派的法官,他的保守派理念是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田園:對,戈薩奇本人號稱是一個所謂的「原本主義者」,或者你剛才提到的「原旨主義者」,還有另外一個名稱叫「文本主義者」。這些名詞都是一些什麼意思呢?就是戈薩奇認為應該按照美國當年立國者的本意去理解憲法、去解釋憲法,而不是在擔任了大法官之後,在美國最高法院執行立法的決策,這就是所謂的「原本主義者」,或者是「文本主義者」,他就是要按照美國立國者當年的原始的意圖來執行和解釋憲法。

可是左派法學家和理念就恰恰相反,他們認為美國立國者在確定憲法的時候,已經是二百多年前了,應該怎麼樣呢?應該要與時俱進,應該按照目前的情況,結合現代的情況,來解釋憲法,賦予它新的涵義,而不是按照二百多年前的意思來解釋。

如果你看這個說法呢好像是有道理,但是一旦背離了憲法的原意,你怎麼樣去解釋這個憲法呢?免不了就會涉及到有個人的偏見、個人的情緒、個人的感情,以及黨派的利益牽涉其中。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說他不按照憲法的本意去解釋憲法的時候,就變成了他個人的這樣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他可以把個人的一切偏見都塞到他所謂的多數,或者少數派的意見裡面去。

這就是為什麼保守派的法學家對左派的這一套,搞什麼與時俱進,搞所謂的叫做活憲法,他們對這種東西是非常的反對的,而戈薩奇本人正是這樣一個「文本主義者」,或者叫「原本主義者」、「原旨主義者」。他的意思就是說,我要按照原意來解釋憲法。

戈薩奇保守的價值觀主要體現在什麼方面呢?首先,他在科羅拉多州擔任上訴法院法官的時候,曾經表現出了堅定捍衛宗教自由這樣一種傾向。因為宗教自由在美國的憲法裡面是有非常強,也非常明確的規定,因為這是美國的立國之本。所以對於保障宗教自由,憲法是非常明確,而且是不含糊的。戈薩奇在這方面可以說是一個宗教自由,以及言論自由,還有美國的政治自由的這樣一個表達自由的堅強的捍衛者。這是一個很令人欣慰的地方。

因為目前美國的宗教自由面臨著多方面的挑戰。首先,剛才提到在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合法。現在首當其衝出現了一個問題,如果一個神職人員不願意給同性戀提供各種服務,比如說他不願意給他實行結婚婚禮,或者是不願意給他烤蛋糕,現在根據美國的反歧視的法律,這些人就有可能被告上法院,這在美國已經發生很多很多起了。

很多最高法院的法官,包括以前戈薩奇本人都對此曾經表示過關切,甚至當年主導通過同性婚姻合法的肯尼迪法官都說,他預見到這個和美國的宗教自由原則是相衝突的,他希望能夠在他將來的有生之年能夠審理到一些案件,來挑戰對宗教自由的一種挑戰。

所以我們看到在這個關鍵時刻,最高法院有了戈薩奇這樣一個非常堅定的捍衛宗教自由理念的法官,這對很多具有傳統價值觀,以及對於很多宗教的信徒來說是一個福音。

另外一個,在政治自由和言論自由方面,戈薩奇法官也曾經在上訴法院表現出了很強的捍衛宗教自由、捍衛言論自由和表達自由的一種,過去他有這樣的一個紀錄。這對於我們熱愛自由的人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一個福音。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一些觀眾了,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你們好!我不是共和黨,也不是民主黨。但是戈薩奇當選了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這是一件可喜可賀的大事,是川普總統當選美國總統以後,為美國走向穩定繁榮,使美國再次偉大的巨大舉措,為美國人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一個國家民主要講也要講法,要傳統價值,不依法不依憲,只追求自由、追求小圈子,會損害大多數人的利益以及國家的根本利益。希望川普總統在恢復美國傳統價值上更上一層樓,讓美國再次偉大,謝謝!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王先生。還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你們好!我支持也恭喜戈薩奇榮任大法官的職位,代替一年前過世的義大利的保守派法官斯卡利亞。美國大法官只要是保守派多於自由派,美國會很強盛,而且很安全。自由派多的話,將來會有很多難民進來,那就不安全了,治安就成問題了,這是非常好的現象。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楊建利博士,剛才二位觀眾包括王先生提到的憲法讓我想起,今天在戈薩奇宣誓就職的時候,川普總統當時就說希望戈薩奇能夠智慧公正,並且在法律的框架下,而不是在法律框架之上來處理事情。戈薩奇在他的發言中也不斷的強調他是憲法和法律的忠實捍衛者。從這些話中您怎麼解讀?法律在這個國家占一個什麼樣的地位?

楊建利:對,法律在美國是公正原則的最後的體現,就是你出現任何問題,最後只有用法律來解決。而且最高法院是公正原則的最高象徵,所以它的重要性是人們常常在活躍的政治環境裡很少看見的,但是它是美國政治穩定、公正的最後的保證,而且是最重要的一個保證。

戈薩奇就任最高法院的法官,實際上是得到很多好評的。說到這兩位聽眾講的一些觀點,我就講一個當時很多華人投票的情況,我們也有很多朋友討論到底把票投給誰?因為去年的選舉,兩個候選人讓大家都感到有很多的缺陷,投票的時候大家感到很困難。

後來慢慢的很多的華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大法官的任命上,他們發現這是這次投票最重要的議題。因為誰當選,是自由派當選還是保守派當選,對於大法官的任命可以影響美國幾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基本政治環境。所以很多人想到,如果為了保衛美國傳統的價值,投票給川普是重要的,所以這兩位聽眾剛才講的也是這種意思。

主持人:是的,我們現在線上又有一位觀眾,是加拿大的張先生,請講。

加拿大張先生:我認為大法官他們的觀點有所不同,一個保守一點,一個自由化一點。保守不是壞事。我想這個法官堅持什麼東西呢,堅持民主的原則,民主的社會價值,我認為各種所謂社會價值,什麼最重要最根本呢?就是民主,民主價值,都應該合乎這個民主價值。

在整個西方世界包含美國,背叛了這個民主原則,沒按照民主原則辦事情,綏靖主義政策,親共、媚共、恐共、投共。唱紅歌怎麼能唱呢?是言論自由啊,對不對?這個紅歌完全是獨裁政權的東西。為什麼唱呢?那你的法律上就應該開始行動。所以我想請兩位嘉賓談一談這個,是不是這個道理,自由民主根本的社會價值不是自由也不是人權,就是民主社會價值。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田園先生請您先回應一下剛才張先生的這些評論。

田園:我覺得在這個美國的這個法律還有民主政治環境這個框架之下,是有可能解決這樣的問題的。比如說就像剛才張先生提到的,確實在加州一些地方確實出現了這種恐共、媚共、投共,甚至親共這種情況,比如說舊金山就曾經升起過中共的血旗。其實在美國這個法律裡面是有規定的,你只要過去參加過共產黨,如果你過去有參加過,基本上就相當於你參加過恐怖組織一樣,你需要跟美國交待清楚,你是不是以前有過這樣的行為,如果有過這樣的行為,美國移民局可考慮拒絕你的這個綠卡,或者是成為美國公民的申請。如果你撒謊的話,不但可能被褫奪你的綠卡或者是公民權,甚至可能會被禁止出境。所以在美國現有的法律框架裡面已經存在了相關的法律條文能夠對付這些事情。

但是目前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在這些左派的主導之下,某些地方已經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了,它已經不再執行這些法律了,那麼比如說再提到一個加州就是,在移民法方面也是這個問題,那麼明明現在美國有現行的移民法,那麼結果川普總統上台之後說我要執行移民法,結果在全美國這些左派為多數的地方反而引起了輿論大嘩。

對於一個美國總統來說,他捍衛和執行美國的法律是他的宣誓就職之後的一個基本的工作,一個基本的職責。可是總統現在要執行移民法卻變成了一個,這對這些左派來說變成了一種天下共誅之這樣一個行為。在美國很多年來就是在這種紅色宣傳慢慢的滲透下,已經有很多地方變成像張先生提到的這種親共、恐共、媚共、投共這樣一種地方。

那麼我希望現在在川普總統上台之後,然後在戈薩奇大法官就任之後,在美國能夠掀起一場,就是說能夠回歸到美國的傳統價值觀,能夠徹底的、公正的、嚴格的執行美國現有的法律。那麼我們目前看到的很多這種不正之風、歪風,這種稀奇古怪的、各種各樣的怪象都會得到清理的。

主持人:好的,楊建利博士,有關張先生剛才的問題,如果您有什麼補充的也請您講一講。另外就是說川普現在因為他前一陣奧巴馬代替的這個醫保法案沒有能夠提出,所以算是受了一點挫折,那麼現在他通過了,他提名的這個人員現在到最高法院成為大法官,對他以後去推行一些重大的改革是不是能夠更有幫助?請您談一談。

楊建利:好,首先是講自由派的一些主張的危險性,我們在歐洲也看到這個自由派主張文化平等,多元文化,造成了對很多基本議題的文化相對主義,比如說講到人權,他會說文化不一樣嘛,就造成了文化相對主義,那文化相對主義對著人權,但是文化那邊又是平等的,就是大家的文化都是一樣的,這就造成了對基本原則的不能夠堅持。

而且對於很多時候以自由的民意實際上放進了很多不應該有的,像共產主義這種號召暴力、號召剝奪別人的財產這種說法、思想,包括它的標制,在美國還有在其他西方國家的流行。這個實際上就是自由主義,中國人比較熟悉的,可能會帶來的威脅。

也許中國人對於墮胎不墮胎、同性戀結婚,好像不是那麼重視,但是所謂的多元文化,人權的文化相對主義會造成基本原則的不能堅持。所以在這一點上我非常同意田博士的說法。

剛才主持人講到在白宮的戈薩奇的就職典禮上,總統還有新任大法官都講到就是說他們是在憲法的,法律的框架之下,誰都不能高於法律。在美國這是一個常識。他們之所以強調這一點就是有兩個用意,第一個,很多人擔心川普上台以後,很多行為方式讓人感覺到是不是他要凌駕於法律之上?而且他任命了戈薩奇,戈薩奇是不是會聽命於他而不聽命於憲法?所以我想兩個人都向人民保證這種事情不會發生。

另外一個就是剛才田博士所講的,實際上在美國很多地方不嚴格的執行法律,在非法移民這個問題上,很多有一些就是叫非法移民的天堂,保護的城市,這個是很嚴重的。所以這些人也不能高於法律。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我們知道這個話題可能還有很多人想發言,今天節目時間有限。我們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精采發言,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