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臨近「坦克人」再成話題 江澤民對此曾狼狽不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02日訊】1989年六四紀念日來臨之際,海外民運組織「公民力量」發起網上簽名尋找「坦克人」活動。「坦克人」作為中共六四暴政的標誌性人物,已經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最難面對的問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就曾在此問題面前不知所云,被認為狼狽不堪。

近日,「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在其網站開設中英文兩種簽名頁面,呼籲各界參與簽名活動,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要求獲知兩個「坦克人」下落。公開聲明稱:「這是一個無限期的行動,一直到獲得真相為止。」

1989年「六四事件」中,一名被稱為「王維林」的青年男子,在北京長安街上隻身阻擋中共軍方坦克車隊前進的歷史瞬間,被海外媒體記者攝影和錄像,照片成為近代歷史上最著名鏡頭之一。

當時是中共高層派遣的軍隊已經驅離天安門廣場上的抗議群眾,並造成大量死傷後的第二天,該名男子卻不為危險,隻身一人阻擋近18輛59式戰車車隊行進。領頭坦克駕駛士兵一度試圖轉向繞過該男子,但仍遭到他移動攔阻而不得前進,最終停了下來。

當年的錄像中,「王維林」還爬上坦克砲塔,試圖和領隊溝通,但最後在僵持不下之際,一名騎單車男子上前勸說,另有幾名身穿藍色衣服人士將他帶離現場。

擋坦克的「王維林」和駕駛領頭坦克的士兵到底是誰?至今是迷。他們二者是否被中共官方「秋後算賬」屠殺,至今也是不得而知。但他們都被輿論界認為是真正英雄。

美國的《時代》雜誌就曾提出,坦克人照片中的英雄有兩個:一個是冒著生命危險站在重型坦克面前的未知人;另一個是拒絕輾斃他的同胞,甘冒抗命處罰的駕駛士兵。「我們有責任尋找他們」。

中共獨裁者難以回答的坦克人問題

2000年8月,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主持人華萊士(Mike Wallace),在中國北戴河訪問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三個多小時﹐其中提到坦克人問題。錄音摘錄如下:

華萊士:你知道嗎?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在天安門廣場攔住坦克車那張照片時,我就知道中國(共產黨)的獨裁是什麼意思了。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象徵,把中共的獨裁打進我的心底。

江澤民首先說:我不需要翻譯,我知道你說什麼。我非常願意回答這些問題。(但他並沒有說具體的。)

于是華萊士追問:你做學生時曾經在上海示威?

江澤民來了精神,回答:不錯。(獨自唱起他在1943年反對日本軍隊佔領中國時的抗議歌曲)同學們﹐站起來﹐保衛祖國﹗

華萊士毫不留情,指出:那是國民黨時代,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你當時是這樣吧。

江澤民:不錯。

華萊士:天安門廣場上的人說什麼,也是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吧。

江澤民開始狡辯:在1989年動亂中我們完全理解學生要求更大民主自由時的激情﹐事實上﹐我們總是一直在改進我們的民主制度。但是﹐我們不可能允許懷有不良動機的人利用學生﹐以民主和自由為藉口推翻政府。

華萊士拿出在天安門廣場學生起事時,站在坦克前面的坦克人照片,問了一個江澤民難以直接回答的問題:你佩不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

江澤民一時不知所措,語無倫次的回答:他決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裡。看這張圖片﹐我知道他的確有他自己的想法。

華萊士毫不留情追問: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主席先生﹐你欽佩他的勇氣嗎?

江澤民仍舊不敢正面回答問題,仍舊是跑題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要強調﹐我們完全尊重每一位公民自由表達個人希望和願望的權利﹐但我不贊成在緊急狀態時任何對政府行為的當場反對。坦克停住了﹐沒有壓過去。

華萊士再次追問:我不是在談論坦克﹐我在談那人的心﹐那人的勇氣﹐那個人﹐那個孤零零的人﹐站在那裡擋著坦克。

江澤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卻始終沒有正面回答。)

(記者公孫覺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