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檔:毛澤東肅AB團 10萬紅軍死於內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本文作者:武德山

編者按:以發起運動的方式整人、殺人,是中共的「發明」,源於1930年的肅反AB團。當時不僅在中國,在其它共產黨國家也前所未有。就連蘇共黨魁斯大林,也是在中共殺AB團之後大受啟發,大開殺戒,開始對蘇聯大清洗。因而有研究者說,毛澤東AB團運動,使斯大林學到了怎樣徹底消滅所有他不信任的人。稱斯大林為老師的毛澤東,也做了一回斯大林的「老師」。

肅反AB團是中共內部殺戮的開端,直接為各根據地肅反運動的亂打、亂殺開了先例。中央蘇區累計有10萬紅軍在肅反中被自己人屠殺。

根據中共黨內的各種文獻,除了毛澤東,周恩來亦應對此負主要責任。作為中共中央負責人的周恩來,為了「貫徹」來自共產國際所謂「反右傾」的指示,將富田事變定性為「AB團領導的反革命暴動」。正是周恩來的錯誤定性,使 「AB團肅反運動」上升為中共中央的決策。

憑空發起 無反肅反

AB團,全稱「AB反赤團」, AB是「反布爾什維克」(Anti-Bolshevik)的英文縮寫。AB團是北伐戰爭時期,國民黨內的反共者在江西成立的反布爾什維克組織,1926年底成立,1927年4月就解散了。

1930年,中共在江西蘇區發起肅反AB團的中共內部大清洗,其慘烈程度令人髮指,即使在半個世紀之後,作為過來人的中共老將,也不能不「慘然一嘆」。而後來中共自己的調查證實,這個在國民黨都早已不存在的反共團體,在中共從來都未曾有過。

1930年秋,毛澤東和朱德率領紅一方面軍進駐吉安城,聽說中共贛西南特委有AB團組織,毛不問情報來源,大做文章。1930年10月14日,毛寫信給中共中央說:「近來贛西南黨出現非常嚴重的危機,全黨完全是富農路線的領導」;並說贛西南「黨團兩特委機關、贛西南蘇維埃政府、紅軍學校發現大批AB團分子,各級指導機關,無論內外多數是AB團富農所充塞」;為了「肅清富農領導、肅清AB團,贛西南黨非來一番根本改造,絕不能挽救這一危機」。[1]

11月14日,毛澤東寫信給省行委,信中提到紅軍所需的油、鹽、米的供應,省行委不能及時送到。當時江西省行委負責人是李文林。毛認為李文林是有意破壞紅軍作戰,11月底,在寧都縣的黃陂,毛澤東下令把李文林當成AB團嫌疑犯抓了起來。

李文林是贛南紅軍和蘇區創始人,1926年加入中共,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後回吉水開展武裝鬥爭,1928年任中共贛南西特委委員兼祕書長,先後領導組建江西工農紅軍獨立第二團、第四團,曾率部攻克樂安、興國等縣城,創建以東固為中心的根據地;1930年2月任中共贛西南特委常委兼軍委書記,到上海見過李立三,回來後任江西行動委員會書記。他和當地幹部對毛澤東的獨斷專行等做法不認同,抵制過毛。

李文林被逮捕後,毛於12月3日起草了《總前委致省行委信》:「特派李韶九同志率兵一連,代表總前委及工農革命委員會幫助省委、省蘇捕捉李白芳等,並嚴搜贛西南的反革命分子給以全部撲滅。」他把前委與行委的平行關係擅自改為上下級關係,還說:「凡那些不捉不殺的區域,那個區域的黨與政府必是AB團,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負責人捉了訊辦。」

酷刑逼供 屈打成招

12月7日下午3時,26歲的李韶九舉著毛澤東授予的「尚方寶劍」,帶著一連兵,來到省行委所在地富田,命令武裝士兵將省行委機關包圍,率十餘人闖入省行委辦公室,將贛西南特委書記段良弼以及各方面負責人李白芳、劉萬清、任心達、謝漢昌、金萬邦、周冕等一一逮捕,挨個刑訊逼供。段良弼不承認自己是AB團。李韶九命令士兵脫去他的衣服,讓其裸身跪地,然後用香燒身,身體燒得體無完膚,兩個大手指也被打斷了,人殘廢了。

李韶九辦案,不招供不停刑。據當時的資料記載,被害人「哭聲震天,不絕於耳,殘酷嚴刑無所不用其極」。受審者熬不過酷刑,只好亂供,AB團越打越多。

12月8日,李白芳、馬銘、周冕的妻子來看被關押的丈夫,也被李韶九當作AB團抓起來施以酷刑。不僅「用地雷公打手,線香燒身」,對她們還有專門的刑法:將女子衣服、褲子脫下,身無片紗;燒陰戶,用小刀割乳。

毛澤東在他後來寫的《總前委答辯的一封信》中,把這些屈打成招的供詞拿來當做他打AB團的證據,說:「如果段、李、金、謝等,是忠實革命同志,縱令其一時受屈,總有洗冤的一天,為什麼要亂供,陷害其他的同志呢?」

殺人狂潮

12月9日,李韶九根據亂供的名單又抓了25人,還沒來得及審問,就趕上國軍空襲,慌亂之中,李韶九下令,將這25人綁赴郊外,一律槍殺了。

從12月7日晚至12日晚,富田事變之前的5天時間裡,李韶九對省行委和省蘇維埃機關120多人進行了刑訊逼供,先後拉出去處決了40餘人。機關內外異常恐怖中共蕭克上將當年親身經歷過總前委的黃陂肅反與蘇區打殺AB團的運動,他回憶說:「軍政治部告訴我們,你們那裡有AB團,並具體指出幾個人。就憑這句話,就把他們抓起來,提審他們時都不承認,一打一審,他們都承認了,供出十幾個人的名字。又把那十幾個人抓起來,再打再審,又供幾十個。當時的江西捲起了殺人狂潮。」

據1932年5月的一份祕密報告:「一切工作停頓起來,用全力去打AB團。」「弄得人人自危,噤若寒蟬。」使用的刑罰計有120多種之多,坐轎子、坐飛機、猴子牽韁、剖腹剜心、鐵絲穿睪丸等等。數萬人喪生。

在嚴刑逼供下,逼出了富田事變。

富田事變:第一次喊出打倒毛澤東的武力反抗

李韶九這個連還被毛派往紅二十軍抓AB團。該軍是由當地農民組成的,是從游擊運動中湧現出來的,並處在省委的影響之下。李韶九這個連逮捕了該軍的所有指揮員、政治委員和政治工作人員。在被捕的人中有名聲顯赫的174團政委劉敵。當指控劉敵說他是「AB團」成員時,劉敵說:「這怎麼可能呢?我已在紅軍隊伍裡戰鬥這麼久了,我全家人都被白軍殺害了。」劉敵被釋放了。回到了團裡,劉敵召開了黨的積極分子會議,並決定藉助軍事力量解放所有被捕者。[2] 12月12日,劉敵帶領一營官兵包圍了李韶九駐地,李韶九聞訊逃走。他們繳了李韶九帶來的一個連士兵的械,釋放了被李韶九當AB團關押的70餘名幹部,離開駐地。這就是所謂的富田事變。

富田事變當晚,出現了「打倒毛澤東」的大標語。第二天上午,在富田廣場召開了反毛的士兵大會。被捕人員講述了事情的經過,還展示了滿身傷痕,控訴毛澤東和以他為代表的政治路線,「殺害了許多在東固地區的共產黨領導人」。憤怒的士兵們喊出「打倒毛澤東,擁護朱(德)、彭(德懷)、黃(公略)」的口號。他們公開打出反毛澤東的旗幟,到處張貼「打倒毛澤東,擁護朱彭黃」和「毛澤東勾引白軍反水」的標語。張貼的《告同志和民眾書》中,指責毛澤東有「皇帝思想」,宣稱「黨內大難到了」。江西省委發出通告,稱毛「極其奸猾,個人意識極差,英雄思想充滿了腦筋,對同志素來是命令主義、恐嚇手段、懲辦制度」,經常慣用政治手段來打擊同志,「把黨組織作為他個人工具利用」。通告稱毛想做「黨皇帝」。

當紅一方面軍一部趕來鎮壓時,紅二十軍3000多人,帶上1000多件武器過了贛江。(未完待續)

注釋:

[1]逢先知主編《毛澤東年譜》上卷,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3年,第314、315、319頁。

[2]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第9集、第10集,北京:中共黨史出版社,2007年。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轉自《大紀元》

(編輯:桓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