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官辦研討班 為何點名維權律師出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8月30日訊】中共司法部和全國律師協會從8月27號開始,在北京舉辦為期4天的「刑事辯護與律師制度改革」專題研討班,一部分維權律師接到點名通知。有消息說,研討班的目地是向維權律師傳達高層指示、重申紀律和紅線,以及做出案例警示。維權人士認為,中共以這種相對柔性的方式,來建立所謂溝通的機制,是要用這種方式來影響律師。

中共司法部和全國律師協會從8月27號開始,在北京國家法官學院舉辦為期4天的「刑事辯護與律師制度改革」專題研討班。

據了解,往年的律師協會都有類似的活動,今年比較特別的是,有大批的維權律師被點名要求參加。據《美國之音》報導,劉正清、陳建剛、張重實、葛永喜、莫少平、李方平、常伯陽等十多位經常代理敏感案件,甚至遭受過關押和打壓的中國維權律師被指名要求參加上述研討班。

北京律師莫少平:「主要是刑事辯護律師的培訓班、研討班,刑事辯護律師和律師制度改革的這麼一個會,部長、副部長來講一講話,有些律師講一下律師刑事辯護的規範指引,然後講講律師體制的國外管理模式,在刑事辯護這方面,出台了幾個規定文件,他們還討論了一個倡議書,因為我是沒有發表任何說法,道不同不相為謀,有些理念不太一致,我也不便去發表提名意見。」

有律師表示,這次研討班的目地是向維權律師傳達高層指示、重申紀律和紅線,以及做出案例警示。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這些培訓班裡邊特別強調,就是不能夠觸犯法律,要尊重現在司法體制,和司法方面法律規定的那些原則、要求,反正就是不越紅線,它確實也把紅線描繪的清清楚楚的。」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為,研討會是混和型的,就是一些官派律師裡面參雜一些被認定的人權律師,然後對這些律師進行某種程度的意識形態灌輸和同化。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這裡邊陳建剛受到邀請,我還是覺得挺意外的,因為在謝陽案裡,陳建剛曾經公開謝陽受酷刑的長達萬字的會見筆錄,這個筆錄後來被翻譯成英文,然後各國的媒體、人權組織還有人權外交官都很重視這個報告。某種程度上,這個壓力就傳給了陳建剛了,我們都很擔心陳建剛本人會受到剝奪律師執照。」

因揭露湖南709律師謝陽慘遭酷刑而受到強力打壓的北京律師陳建剛,在8月初透露,他7歲的孩子因遭株連再次被受到當局壓力的學校拒絕入學,面臨無學校可上的局面。這次他也被點名要求參加研討班。

北京維權律師陳建剛:「我最近不能接受採訪,我被迫是叮囑過,現在電話都有被監聽,抱歉!我想沒多大的事,就是來上幾天的課。」

胡佳表示,這幾年中共對律師的限制是前所未有的,各種法律的編定,讓律師變成帶著鐐銬起舞的狀態,律師無法接受媒體採訪談案情,對於家屬也只能採用迂迴的方式報告案件進展。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我只能說,在這裡邊以一種相對柔性的方式來同化你,然後硬的那種威脅,什麼司法級的談話,律管處的施壓,這些之外,用這種方式來跟你建立起所謂溝通的機制,然後用這種方式來影響。」

北京律師劉曉原向香港媒體透露,參會的李方平律師向司法部長張軍提到鋒銳律師事務所問題。他說,「709」案中有很多人被捕,主任律師周世鋒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判囚7年,該所律師王全璋也沒有開庭消息。但是該律所中不涉及「709」案,或是已結案的律師一直無法執業。對此,張軍回答「這是個案」,「我們下來可以再說。」

劉曉原認為,張軍不可能不知道鋒銳所和「709」系列案件,這次的研討會沒有鋒銳的律師參加,相信是刻意迴避。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