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省老人飽受公安迫害 生命垂危仍被監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0月06日訊】黑龍江佳木斯的齊敬甫夫妻,清晨到市場買菜途中,被六七個自稱東風分局的警察綁架,並查抄了他們的家。期間齊敬甫出現腦出血,警方向家屬索要2萬元「保金」後,將齊敬甫送到醫院做了開顱手術,但警方仍拒不放人。最新消息,警察見齊敬甫生命體徵危急,剛剛撤走了門口的監視。

突遭綁架

事發於2017年9月30日清晨6點半左右。齊敬甫和老伴去菜市場買菜途中,走到陽光綠洲小區附近,突然竄出六七個警察,不由分說將齊敬甫和老伴綁架。齊敬甫老伴問他們「你們是哪兒的?」,其自稱「佳木斯東風公安分局的。」隨後兩人被綁架到了佳木斯市安慶派出所。

齊敬甫的老伴從派出所回到家時,發現有兩個警察早就在把守,他們隨著也進了屋。不一會,又有六七個警察闖進來,翻箱倒櫃開始抄家。五個多小時,一張紙片都沒有放過。這些人折騰完,把抄走的東西列了一份清單,強迫家屬在上面簽字。

腦出血仍不放人

第二天(10月1日)上午10點,齊敬甫被拘留15天,要送到佳木斯市湯原拘留所。老伴要求陪著齊敬甫,被警察拒絕。警察向其「承諾」「拘留所要是不收,就給送回來。」後來得知消息,齊敬甫被送到拘留所時,所內醫生測得她的血壓高壓200,擔心出現危險,因此拒絕收留。警察又將齊敬甫送到醫院檢查,測得高壓180。

齊敬甫血壓高是事實,但警察卻撕毀了前面的「承諾」,要求家屬交2萬元「保金」。為了齊敬甫儘快回家,家屬被逼無奈,交了2萬元給警察。但事情並不像家屬希望的那樣花錢了事,警察辦理手續的過程延誤了很長時間。就在這個期間,齊敬甫出現了腦出血的症狀。氣憤的家屬將警察大罵一通,要回了「保金」。

隨後齊敬甫被送進了佳木斯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了開顱手術後,齊敬甫被留在醫院八樓的重症監護室,目前仍未脫離危險。在這種情況下,監護室的門口卻有三個警察一直在把守著。

據家屬稱,齊敬甫目前生命體徵表象十分危急,醫院通知可以進入重症監護室去看齊敬甫一眼。門口監視的警察也剛剛撤走。

被迫害因由

據瞭解,齊敬甫是「建三江案」當事人王燕欣的授權委託人之一,曾代表王燕欣到各個相關的部門進行交涉和投訴控告,並在「建三江案」庭審中旁聽。據悉齊敬甫與王燕欣沒有直系親屬關係,所以被當局成立的「10.28專案組」列為重點迫害的對像之一。

據介紹,齊敬甫為了免遭迫害,曾一度流離失所。當局為了追查齊敬甫的下落,不斷騷擾、盤問其家屬和朋友,監聽電話,在居所附近蹲坑等。

10.28專案組

影響廣泛的「建三江案」中,法輪功學員石孟昌、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家屬和親朋好友,聯名舉報江澤民犯下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並刑事控告青龍山洗腦班違法濫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他們將訴狀和被青龍山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自述光碟送交到黑龍江省檢察院、黑龍江省高級法院、黑龍江省人大等部門。

此舉引起了中共政法系統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人員的惶恐,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指使下,黑龍江省公安廳成立了「10.28專案組」,專案組的名稱即以遞交訴狀的日期命名。

其實當局在成立專案組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又一次騷擾。從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始,警察在佳木斯、建三江、前進農場等地綁架、騷擾了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法輪功學員陳靜曾遭酷刑迫害,被強制坐鐵椅子、吊刑逼供等。

據介紹,一直在佳木斯、建三江等地行惡者,有三個被稱為「專案組專家」的特務,其中之一的是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處副處長楊波,還有一個自稱「姓邵」,另一個不詳。

據悉這三人身高均在172-175cm左右,戴着厚厚的眼鏡,頭上戴着皮帽,背一個單肩皮兜。據曾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介紹,這三個人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連續進行審訊,不許法輪功學員休息,搞疲勞戰術和精神折磨,並詆譭法輪大法明慧網。據稱這三人每天都有200元補助,迫害十分賣力。

2016年1月末,針對「10.28專案」,黑龍江省人大主任、省委書記王憲魁專程到佳木斯,據稱那段時間佳木斯市警局天天開會。「10.28案」中「取保」回家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在11月初相繼受到警方電話騷擾,逼迫他們繼續走所謂的程序,配合「10.28案」。

據當地法輪功學員介紹,佳木斯市警局610成員李忠義是10.28專案組的主要責任人之一。他在10.28案中,不斷收集迫害線索,試圖安插「內線」,對法輪功學員挑撥離間。同時他對法輪功學員聘請的律師惡意詆譭,脅迫誘騙當事人和家屬解聘律師,接受當局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師。據稱「法律援助」律師並不是為法輪功學員真心辯護,而是走形式,配合中共將法輪功學員判罪。

法輪功學員還指出,李忠義還向家屬勒索錢財,自稱會插手案件的全過程,從警方偵查、檢察院審查起訴和法院審判,他可以左右案件的結果。

(記者李若愚報導/責任編輯:秦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