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飢餓的遮羞布:二號病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3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百年紅禍。從1959年,到1961年。中國陷入了,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大飢荒。不同的統計和調查,都認為有數千萬中國人在饑荒中死亡。如今有大量調查顯示,這3年中,並沒有顯著的自然災害。更鮮為人知的是,在大饑荒中,中共曾用「二號病」的說法,來掩蓋百姓死於飢餓

1960年春天,湖南澧縣農民劉家遠,在極度飢餓中,殺死自己的兒子煮熟充飢,被抓住現行逮捕。這血淋淋的現場照,曾經公布在澧縣檔案局的官網上。

這場滅絕人倫的大饑荒,是從1959年開始席捲中國。如今,大饑荒的原因,被簡單歸結為「一低一高」。低,指從1959年開始糧食減產超過15%。高,指中共1958年發起大躍進後,各地官員在政治壓力下虛報糧食產量,並根據浮誇的產量定下超高的徵糧指標,強行向農民徵收。農民交不出,連口糧和種子都被強行收走。

大躍進和公社食堂施行不到一年,負面效果就開始浮現。據前四川省長李大章之女李亞丹回憶,從1959年春天開始,四川已開始出現飢餓導致的水腫病。

1960年2月,僅江蘇省就向周恩來報告,全省浮腫病患者12萬多。

但據着有多部歷史著作的上海史學家「海巴子」,引述「中國衞生年鑑」3卷1985版的內容:1960年4月26日,經周恩來批准(中共)衞生部當天發密級通知,令各地衞生部門,今後對因飢荒造成的浮腫患者,診斷書中一律只能寫為「二號病」。

二號病,在中國特指霍亂。當時卻成為掩蓋飢荒的代名詞。

郭國汀:「中共則一開始就封鎖信息,比如密特朗(法國社會黨領袖)1961年訪問中國,毛澤東對他說,「我再重複一遍,中國沒有飢荒」。騙國際社會,斷絕外國人援助中國的任何可能。中共明知大躍進導致極為嚴重的大饑荒,但是中共卻開足馬力向全世界宣傳大躍進的豐功偉 ,讓他們學習中國道路,組織公社大規模化,農業集體化。

據「新發現的周恩來」一書記載,中共高層對大饑荒完全知情。僅1959年4月6號,中共國務院秘書廳就報告5省缺糧,4月9號,再次報告15省缺糧, 2517萬人無糧可吃。

1959年冬季到1960年春季,青黃不接,大饑荒進入最嚴重階段。農民吃土,吃草根樹皮,吃糞便,吃餓死者的遺體,甚至直接殺人食肉的報告也大量出現。

而中共控制的國家糧倉裡有大量庫存。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調查中共糧食部資料,顯示1959年11月,中國糧食庫存887億斤,1960年4月,庫存403億斤。但中共沒有開倉全面救災。1959 – 1960年大量糧食被用來出口,在千萬中國人被餓死的59年和60年,中國糧食淨出口竟達到680萬噸。

蕭宏:「農民的口糧被高徵。出口到社會主義國家東歐這裏去換軍工產品,工業化。

郭國汀:700萬噸糧食已足夠向3,800萬人每人每天提供840熱卡;所以如果不出口糧食,中國一個人都不會餓死。但是中共中央有令,由軍隊和民兵把守,餓死不開倉;在人類歷史上,在中國兩千年的君主帝制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只有在中共,包括蘇聯和其他共產黨國家,在飢荒期間餓死不開倉。所以中共是蓄意謀殺性的大饑荒。

唐靖遠:「如果再進一步,是因為共產主義的特性造成的。它反自然,不承認自然界的規律,所以要戰天鬥地。它反人類,所以漠視人的生命,可以拿千萬計的人命來進行共產主義實驗,同時還反傳統,不承認人類社會已有的治理經驗和教訓,它要拍腦袋制定一種完全反常識的路線。"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披露,1961年底,中共糧食部辦公室周伯萍等3人曾統計飢荒死亡人數,得知有「幾千萬」,但被周恩來下令銷毀。

雖然周伯萍不肯透露確切數字,但楊繼繩通過大量調查得出,至少有3600萬中國人,在歷經餓死前自我消耗,自我分解,這種人體內部的千刀萬剮後死亡。時至今日,大饑荒的制度根源,仍然是被中共禁止調查的禁區。

新唐人記者林瀾紐約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