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四千萬人為何餓死:合作化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0月13日訊】在沒有顯著自然災害的年份,為甚麼會出現如此嚴重的飢荒?我們專訪了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的裴毅然教授,他認為,造成大飢荒的第一個原因,就是「合作化」的錯誤決策。

在長期「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武裝奪權過程中,農民是中共依靠和爭取的對象。但在49年中共奪權以後,中國廣大的農民卻很快陷入了「合作化」的噩夢。

1950年開始的血腥土改,沒收了富裕農民的田地和財產,讓貧困農民嚐到了一點均分土地的甜頭,有了私產的貧農希望自主經營致富,不願意再帶上財產搞互助組織。1951年4月,中共山西省委向中共中央報告,農村互助組織普遍渙散,並提出打消農民「單幹」的念頭。毛澤東也已然在腦中構思起了蘇聯式的集體農業。

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裴毅然:「毛澤東共產黨希望要證明自己革命的價值和意義,所以他要把私有制變成公有制。所以53年6月15號,他在政治局就吹響『合作化』的號角。這個是符合馬克思主義的教條,因為馬克思主義的教條就是要搞公有制,那麼就要廢除私有制,這是邏輯偏出去的第一步。」

全國各地普遍開始建立農業生產合作社,到1955年4月,合作社已經勢頭過猛的發展到65萬個。但現實中的合作社並不像中共描述的那麼美妙。

裴毅然:「農民憑直覺就認為合作化是走不通的,因為是強迫入社。有一個大隊有生豬300多口,但是合作化以後只剩下9口,因為它不屬於自己,誰都殺、搶、吃。全國的牲畜從200萬頭以上一下子銳減下來。因為農民不再惜乎自己的財產了,因為財產不是歸他了。所以船漂出去30多里也沒人管,耕牛走出30多里也沒人找。」

沒有了利益驅動,幹多幹少都一樣,全國懶漢一天天增多,即使願意勞動的農民也不得不按生產隊長的安排,無法自由合理的安排勞動時間。全國農民生產積極性遭到極大破壞。

裴毅然:「更現實的是甚麼呢?就是某一個生產隊從58年60年,年均收入從37塊降到只有10塊、5塊,每天的勞動工分值只有5分錢。浙江有一個大隊,一個壯勞力工作一天也只有3毛多,還不如一個母雞,母雞下一個蛋有5毛。『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勞動力身價完全被壓到不能設想的地步。」

中共高層對「合作化」的惡果並非沒有認識。根據薄一波提供的數據,1960年農牧業產品的產量,大多退到了1951年水平,油料作物產量僅有1951年的一半。全國富裕中農人數在一億以上,他們通過勞動致富的積極性被嚴重挫傷。

而「合作化」的失敗也並非沒有先例。斯大林1930年在蘇聯強行推行農業集體化,到了1933年,蘇聯的牲畜總量將近損失了50%,導致當時有「歐洲糧倉」之稱的烏克蘭出現嚴重飢荒,甚至發生過吃人肉的事件。

然而中共仍然繼續推進合作化,到1956年底,中共宣佈基本上完成了由農民個體所有制,到社會主義集體所有制的轉變。而裴毅然教授指出,這正是造成大飢荒的第一步原因。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