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研究真氣 用科學從新審視「迷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06日訊】中科院院士朱清時早前在京舉辦講座討論「修煉真氣」,挑起爭議。一些人不解,一位擁有中國科學界最高榮譽的學者,為何轉而研究真氣。近日,朱清時回應說,應該用科學的方法重新審視所謂「迷信」的東西。

朱清時是化學家和自然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曾擔任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第七任校長,南方科技大學創校校長。

10月5日,陸媒報導說,退休後的朱清時每天埋在辦公室看書寫文章,研究他心愛的古玩。5個月前的6月10日,朱清時在北京中醫藥大學舉辦名為《用身體觀察真氣和氣脈》講座。

在講座中,朱清時展示了關於真氣的實驗效果,並用親身實踐證實了「真氣」的真實存在。

據陸媒報導,現場座無虛席,人滿為患。

6月11日,朱清時在上海出席「木魚論壇」時,作了題為《如何用科學語言講佛法》的主旨研究。

此前,朱清時還曾發表諸如《物理學步入禪境——緣起性空》《量子意識——現代科學與佛學的匯合處?》等文章,探討現代科學和佛學之間的聯繫。

朱清時的報告在大陸各界引發熱議。許多人支持他為恢復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所做的努力,但也有反對者攻擊他宣揚「偽科學」。

如今5個月過去了,談到當時的心情,朱清時說,那個時候在風口浪尖上。我其實很平靜。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重要的事,只不過我說的事情有些人不理解而已。

他說:「我遇到那樣的圍攻,也有科學界的專家私下來跟我說,他們很理解我在做什麼。我聽了他們的話,就知道其實我做的、思考的事情沒有錯。一定要從科學角度讓大家意識到,這個東西是有道理的,然後人們才會把我們的傳統文化重新找回來。」

他說自己小時候,母親和長輩的人說哪件事做得不好,都說那人「作孽」。這就是當時社會上的觀念:人不能做壞事,做壞事是有業報的。當社會上還有這種觀念時,每個人自我約束就有基礎。在民間,這個基礎已經延伸了幾千年。後來人們沒有了這種自我約束,社會問題越來越多。

「我一直在想:如果每個人都利己,沒有業報的觀念,沒有底線了,社會就會出問題,這怎麼辦?」朱清時說。現代人認為佛學是迷信,這個道德底線就沒有了。科技讓人認為佛學的業力、業報思想是迷信,大家都不相信它了、把它拋棄了。

他表示:佛學的很多思想不被科學認可,並不是因為佛學的說法都與科學矛盾,而是因為科學不需要它。因為無法證明它,所以不需要它。

他舉例說:比如人為什麼要善良、慈悲、共享?科學無法證明這些。好人拿科學做好事,壞人拿科學做壞事。而且科學本身力量有限,它能證明的東西很有限。如果把它不能證明的都否定掉,這本身就不科學。

他說自己現在已經老了,也不需要項目、經費、成果。很願意用科學的思維方法來看佛學中的道理。這個問題如此重要,探索一下總是值得的。

朱清時說自己讀高中的時候就崇拜愛因斯坦。當時還把「做中國的愛因斯坦」作為志向。後來才知道,「我們這樣的普通科研人員,一生無非就是理解和觀察他理論中的一些細節,只能仰視他」。

他說,最近他突然見到了這個他終身崇拜的偶像——愛因斯坦的親筆信,很激動。「感覺在和愛因斯坦對話。這是我一生中最奇妙也最美好的時候。」

愛因斯坦和牛頓都是歷史上公認的最偉大科學家。當他們窮盡了物理世界的客觀規律之後,發現關於宇宙問題的最終答案,只能指向神。因此,在晚年時期都走入了宗教。

愛因斯坦曾說:「人生最後的領域,只能在宗教中才能找到答案。」

牛頓表示:「從諸天文系的奇妙安排,我們不能不承認這必是全知全能的神在掌管、統治。在望遠鏡的末端,我看到了神的蹤跡。」

多年前,聯合國曾經用世界著名的蓋洛普民意測驗方法進行了一項調查,調查最近300年間的300位最著名的科學家是否相信神。其中除38位因無法查明其信仰而不計以外,其餘262位科學家中,不信神者僅20人,占總數的7.6%;信神者則有 242人,佔92.4%。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鏈接: 中科院院士敏感日宣講:修煉真氣獲得極大快樂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