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10到退黨 郝鳳軍:良知指引下的救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3月31日訊】天津市前610辦公室警察郝鳳軍,在2005年公開宣布退出中共。1990年代,郝鳳軍帶著「除暴安良」「懲惡揚善」的理想,加入了中共的公安隊伍,他為什麼,最終選擇了拋棄中共?一起來,聽聽他的故事。

郝鳳軍:「我叫郝鳳軍,來自天津市。」

現年45歲的郝鳳軍,1991年考入南開大學法學系,畢業後進入天津市公安局任治安刑警。曾偵破多起毒品和搶劫案,獲個人三等功。1998年,他競聘為一級警司。

郝鳳軍:「從一個普通的民警,到下基層,再到機關,(發展)還挺好。」

1999年江澤民為鎮壓法輪功,成立了法外機構「610」系統。2000年,天津市公安局開始組建「610辦公室」,但公開招聘只有1人報名,最後只能隨機抽調。郝鳳軍被抽中。

郝鳳軍透露,610每年都有任務指標。其中天津被分派,每年要打壓當地10%的法輪功學員。他負責指揮協調天津市塘沽、漢沽及大港3個公安分局的610辦公室,完成打壓任務等。日復一日打壓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讓他備感壓抑。

郝鳳軍:「我要是還是一名刑警的話,我會為老百姓服務,保護他們的平安。但是我在『610』這種工作環境讓我感覺到很壓抑,做了許多不願意做的事情。」

2000年10月3日,郝鳳軍在天津市公安局南開分局,目睹610辦公室二隊隊長穆瑞利,用螺紋鋼棍毒打女法輪功學員孫媞,進一步激起他對這個崗位正當性的懷疑。

郝鳳軍:「我們去後,女民警看到她的後背都是黑紫色,還有兩道20多厘米長的裂口。通過這件事對我的人生是一個重大轉變。我認為一個民警只能去抓真正的壞人,地痞流氓,而不是這些手無寸鐵的人。並且孫堤還有一個孩子14歲,致使孩子無家可歸,流離失所。」

無法承受內心煎熬,郝鳳軍申請調離迫害法輪功的610一大隊,調往四大隊當司機。

但2003年,他又親眼目睹,天津610抓捕一名法輪功學員、副廳級官員景佔義後,央視《焦點訪談》威脅景佔義按官方口徑污衊法輪功。郝鳳軍脫口而出「這不是造假嗎?」,因此被關禁閉20多天,在北方寒冷的2月天,手耳都被凍壞。這使他下定決心,逃離中共控制。

2005年2月,他輾轉到達澳洲。6月8日,他公開宣布退黨

郝鳳軍:「在澳洲之前,我已經接觸過《九評共產黨》,並且來到澳洲之後,看到更多對共產黨的一些,正確的事實的評價。讓我更加認識到共產黨的本質。」

三退人數,今年3月突破三億。郝鳳軍說,體制內很多人早已與中共離心離德。

郝鳳軍:「包括我在澳大利亞以後,一些體制內的我的同事,讓我幫他們在我們(澳洲)的一些三退的點上,幫他們退黨、退團、退少先隊。」

走過生活的艱辛,熬過中共株連家人的心理煎熬,13年過去了,現在,郝鳳軍在澳洲過著平淡生活。

而他原先的頂頭上司,原中央610小組組長周永康,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公安部610主任張越等人,雖然曾權傾一時,但如今都因各種原因成為階下囚。

郝鳳軍:「澳洲這邊的朋友問我,有沒有後悔,有沒有壓力。我說,我做的事情,我認為是對的,我就不會後悔,我也會一直這樣走下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