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亦有道 義賊做了兩件事 成了一方富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盜亦有道,出自《莊子》,說的是昔日有一名大盜名叫盜跖。

有一天,盜跖的門徒向他請教,盜賊是否也有規矩。盜跖說:「幹哪一行沒有規矩?比如,能揣度出誰家有寶、有多少、藏在哪兒,那就是聖;行盜時能甘冒風險,搶先入室,這叫勇;得手後撤離,能走在眾人之後,這是義;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這叫智;有了贓物,能平均分配,這叫仁。不具備這五條,就做不成大盜。」

於是亂世之時,「盜亦有道」也成了綠林好漢的座右銘。

水滸英雄劫富濟貧,重情重義,打的是「替天行道」的名號;在古典小說和現代影視中,不乏行俠仗義的義賊和俠客;或許這也是「盜亦有道」的另類註解吧!

義救孕婦 保其子嗣

清朝時,有一名盜賊,也可謂盜亦有道。我們姑且稱他為某甲。某甲早年行竊,卻也不忘行義,因為做了兩件事,因緣際會成為富豪,富甲一方。

某甲年輕時,有一天夜裡,他潛入一戶有錢人家,這個富戶家裡原本有妯娌三人,丈夫不幸都死了,只有排行最小的太太懷有遺腹子,當天另外兩人去掃墓,只有那個孕婦跟一個老婢女在家。某甲打算等她們都睡覺後,再去行竊。這時,忽然看到一個衣冠楚楚的年輕人,溜進孕婦房中。某甲一開始以為他是同道中人。

不料,年輕人抱起孕婦,企圖非禮。孕婦大聲疾呼,卻不見婢女來相助。年輕人見孕婦不從,就拿出刀威脅她。

這一幕某甲看在眼裡。他雖是偷兒,但稟性剛烈,嫉惡如仇,於是跳了下來,一把奪下對方的刀,將他擊倒在地,並開門大聲疾呼:「捉賊啊!捉賊啊!」左鄰右舍聞訊,持著火把趕來,問他:「賊在哪兒呢?什麼人?」

某甲迫於義憤救助那名孕婦,一時忘了自己本身就是賊。聽人們一問,他才明白過來,笑著說:「哎,我就是賊。但是,還有比賊更可惡的人。」說著,帶人進入孕婦的屋中,人們看到地上躺著一個人,雖然那人流了很多血,所幸傷得不重。眾人將此事報到官府,不料到了官府,那名年輕人反而誣陷某甲和孕婦有姦情。

某甲說:「我是賊,誰不知道?那名孕婦是忠貞的女子,怎麼肯跟盜賊有姦情?」接著,他詳細敘述事情的經過,並親口招供多年來行竊的案子,以證明自己是真正的賊。後來官府查清原來那個年輕人對孕婦有意,趁其他家人不在,賄賂了老婢女,才登門入室。官府法辦了年輕人和老婢女,嘉獎孕婦堅貞守節,並無罪釋放了某甲。

偷兒義行 夢見神明嘉獎

此後,某甲還是行竊如故。一天晚上,他到鄉鎮行竊,不料被人發現,眾人追趕他,某甲倉促逃跑,躲進了一座破廟,黑暗中撞倒一尊泥塑神像。

某甲忽然看到那尊神像跳起來持刀喝斥他:「你怎麼敢撞我?」說著就要拿刀刺他。

這時殿上有個長官厲聲喝道:「他是義人,保全了孕婦貞節,還保全了那家子嗣。此事陰德浩大,上天已經賜他厚福,你怎麼還敢作祟?」說著下令棒打那個泥像數百下。

長官喚某甲上前,對他說:「臺階上有巨額黃金賜給你。」某甲一看,臺階上果然堆滿了金銀,他拜伏叩謝,卻跌倒醒了過來,發現原來只是做了一場夢。回憶夢中所言,循著臺階走下去,只找到一個康熙大錢,以為鬼神之言是虛妄的,也就姑且先把錢撿起來。

見財不忘義

出去後,某甲走到村落裡,看到有人賣熟山芋,於是用那個錢買山芋來吃。這時,也有一個老翁來買山芋,和某甲並肩而坐。老翁吃完後,起身離去,卻落下一個搭連(長形布包)。

老翁離開後,某甲發現了身旁的搭連,打開一看,發現裡面有巨額的黃金白銀,還有四本帳簿,上面寫著還有數十萬錢沒有收回。

某甲怕人看見,趕緊包起來。他想:「難道這是神賜我的嗎?不過老翁遺失帳簿,以後怎麼去收帳呢?雖然是神明所賜,我也不能接受。」於是坐下來,靜靜地等待老翁。

不久,老翁倉皇而來,汗流如雨。他看到某甲還在,就問:「你還沒走,我剛在這兒丟了一個搭連,你看見沒有?」

某甲將搭連還給他,笑著說:「如果不是為了等您,我早就走了。」老翁沒有開包檢查,也沒有致謝,只是說:「我家離這兒不遠,請跟我來吧。」

善行結善緣 偷兒成巨富

他們走了幾里路,進入一座豪華的深宅大院。老翁對他說:「我是楚地人,在此地經營木材生意。因為常年賒貸,借出去數十萬錢,都記在帳簿上。幸虧你還給了我,否則真是有大麻煩了。」

老翁想以千兩白銀酬謝某甲,但他堅辭不受。於是老翁問他做什麼營生?某甲如實回答:「不敢欺瞞您,我是一名盜賊。」

老翁詳細問了他的姓名,驚訝地說:「難道你就是襲擊浪子保全孕婦子嗣的那位義賊嗎?」某甲只好承認。老翁說:「只救人這一件事,就足以感動神明。今天,你又見利不取,行事磊落,本身就是個君子啊!」

老翁想到自己有百萬家業,卻沒有值得信賴的人可以託付家產,於是就勸某甲,跟他改做正當經營,勝過做梁上君子。

從此,某甲就協助老翁管理帳目,代替他出去收帳。老翁膝下無子,就收某甲為義子,帶他一同回歸故里。老翁死後,某甲繼承了全部家產,成為楚地巨富。他的子孫有做官至郡守的。

清朝坐花主人汪道鼎說:「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某甲雖然幹著盜賊這種卑賤的行當,卻有士大夫一樣的心地。他保全孕婦子嗣,見財利不忘義。儘管是盜賊,上天也會厚報他的義德,沒有因為他是賊,就吝嗇賜福。」

(事據《坐花志果.偷兒福報》上卷 九)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