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依法治國破滅 殘疾老人躺槍青島峰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15日訊】 絕境中,近80歲殘疾的我再次冒死進京欲為兒子討說法,中途不幸躺槍青島上合峰會,又遭地方政府非法截訪,依法治國奢望再次破滅

我是11年上訪無果的陝西省咸陽王英強,日前坐長途汽車計畫進京找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級單位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討說法。2018年6月8日早上8點多車行駛到山東省德州市武城縣老城公安檢查站,上來三名警察檢查車上每個人的身份證,查出我是訪民,就把我扣在檢查站,由當地兩名警察看著不讓走。對我說:公安部有規定,不准訪民進京上訪。同時,他們和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聯繫要求來截訪。我要求他們出示公安部不准訪民進京上訪的書面文件,他們拿不出來。

一直等到當天晚上11點左右,轄區渭城街道辦維穩人員任彪、李沛翰、及轄區金旭路派出所民警崔斌等共計4人,一起開著一輛車號為陝DXL623的小車趕到了檢查站。當晚在德州市賓館住下。

2018年6月9日開車往回走,一路磨磨蹭蹭,開到鄭州後又找賓館住下,2018年6月10日又接著開車往回走,直到下午4點多才送到家。原本12個小時就能回家的路程4名維穩人員開了3天3夜才返回。

我被他們從德州公安檢查站接走後,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人員任彪以住賓館要用身份證登記為藉口把我的身份證騙走,說到家後就還給我,到家後問他們要身份證,他們還是不給,無奈之下,我的家人給渭城街道辦事處主管信訪工作的黨委副書記杜興鵬打電話,問他為啥要非法扣押訪民身份證?並告訴他,如果仍然堅持不還身份證,我就找記者採訪他們。他才答應可以第二天下午歸還身份證,一直等到2018年6月11日下午3點多,任彪才把身份證送過來,但是身份證外面的塑料保護套看起來比從垃圾堆裡撿出來還髒,看樣子很像是有人用腳反覆踩跺過多次,明顯有泄私憤的嫌疑。

回到家中,我聽家人講,渭城街道辦事處的領導們說我和一幫訪民租了一輛車打算去青島峰會找國家領導人上訪,途經德州被檢查站攔下。出發前,我並不知道青島在開峰會,我所乘坐的長途汽車也不路過青島,車上的乘客我也均素不相識,我不明白,咋會突然被扣上這樣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狗咬人成大案,上訪11年,三任公安廳長處理不了,四口之家變一死兩殘,暴力維穩仍在持續

由於我兒王小剛2007年2月在工作時間因工作被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三公司)同事程文才兩次惡意放值班狼狗咬傷,事後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王小剛嚴重精神病。多年工資及其它應得收入至今未補發,養老金也暗中停繳。

上訪11年,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部門至今仍堅持違法辦案不糾正,還組建了多家基層政府眾多在職官員,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非法24小時監控、監聽、跟蹤,多次上門打砸;我無數次被截訪、戴手銬,多次遭毆打。我和我的家人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脅、謾罵、羞辱、軟禁、關押、不准吃喝、斷電、剪電話線、焊門、砸門砸窗、暴力截訪、上訪銷號刪記錄、微博強行銷號幾十個、多次上報虛假黑材料、私造偽證、造假低保等多項暴力維穩手段的殘酷迫害。已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

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明曾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24日,我全家仍處在其轄區渭城街道辦上百名在職維穩人員的非法24小時監控和強制看管迫害中,不允許我外出上訪和正常生活。十九大期間,我的女兒王小琴遭非法拘留七天,未給開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拘留證》、《解除拘留證》等相關書面法律手續。

為保烏紗帽,地方政府官員單方私定非法霸王條款,限制訪民人身自由,自己不遵守

十九大期間,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張亞紅等領導對我約法三章:每逢國家兩會及陝西省兩會等敏感期,絕不允許我和我的家人外出。非敏感期需要進京上訪,必須提前找街道辦相關領導提出申請,未獲同意期間,不得私自行動。獲批准後,必須由街道辦事處領導指定時間並派人陪訪才可以。

2018年3月中央兩會結束後,我曾多次向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副書記杜興鵬提出申請,要求去北京找涉案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上級單位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上訪。杜興鵬找種種藉口進行拖延。

無奈之下,我於2018年4月23日自己購買進京火車票,計畫去找中國能建集團上訪。結果被咸陽火車站、K1364次列車的列車長及多名列車員、乘警配合渭城街道辦事處任彪等維穩人員將我強行從火車上攔截回來。事後,我又向渭城街道辦事處主任林軍提出進京找中國能建集團上訪的要求,林軍批准,說等到五月份可以派人陪我進京找中國能建集團上訪。等到五月份,黨委副書記杜興鵬又告知我,先別急著進京找企業上級上訪,咱們找陝西能建集團信訪主任王英博再溝通一下,如果情況不理想,再進京找中國能建集團上訪也不遲。定於2018年5月8日由渭城街道辦事處派人派車陪我去西安找陝西能建集團上訪。

2018年5月8日一大早,不到8點,社區保衛科長吳國榮領著多名物業幹部就堵在了我家門口,揚言不論誰說破天也准我外出,閑逛也不行。敢不聽話,就採取強制措施。最終,我被吳國榮等人非法堵在家中,他們的非法行為未得到相關地方政府部門的依法追究。

截止目前,我要求進京找企業上級部門上訪,由渭城街道辦事處陪訪的要求,最終在街道辦事處各位領導的拖、哄、騙等手段的使用下變成了遙不可及的中國白日夢。

我不明白,西咸新區政府、秦漢新城管委會、渭城街道辦事處這上下三級政府不讓我自己去北京找公安部等相關政府部門上訪,怕我揭開陝西公安廳違法辦案黑幕,追究相關涉案官員責任及屬地維穩責任。那麼,我找企業上級部門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上訪,不會對任何政府部門造成任何影響,為啥他們也要用盡各種手段,千方百計攔卡堵截,不讓我進京找企業上級部門上訪,這背後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黑幕?

中央明文規定不准攔卡堵截上訪群眾,為啥我家這個連律師都說鐵證如山,一目瞭然的涉法涉訴案子,陝西省各級政府要不惜一切代價,365天拼著老命進行攔卡堵截,不准我邁進北京半步?甚至連找企業上級單位上訪的權力也被剝奪了。

涉案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三公司)的上級單位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簡稱:陝西能建),公然包庇犯罪份子,多次上報造假終結黑材料,欺騙對抗上級單位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信訪領導的督辦處理指示

2018年5月15日上午,我終於在渭城街道辦事處杜興鵬、任彪等人的陪訪下來到陝西能建集團信訪處,就我兒王小剛的工資及工傷等問題和信訪主任王英博再次進行溝通。王英博仍堅持包庇三公司、拒不處理任何問題的態度,理由是,時間太久,無法說清楚當年的事情真相了。我當場提出要求見當年涉案的程文才、張小兵等五名犯罪嫌疑人,當場對質,還原案發經過。王英博當場答覆我說,這五個人願不願意和你家見面還是兩碼事,就算能見面,也不可能推翻當年的結論。

談話過程中,王英博無意中提到,北京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信訪領導王健曾於2018年4月27日來陝西能建集團視察工作,期間,提到要求陝西能建集團盡快處理王小剛一案。

奇怪的是,我當場質疑王英博,既然北京中國能建集團信訪王健處長這樣重視王小剛一案,為啥從中央開兩會到現在,我家一直沒見到三公司或省能建主動來找我家溝通如何妥善處理王小剛一案?甚至連個電話或書面處理材料也沒有。相反,我主動來省能建找你多次,你除了包庇三公司的論調不變之外,也未見執行上級督辦指示。

王英博:「我和三公司的領導一直在和你們街道辦領導杜興鵬聯繫,沒必要直接和你家溝通。」我當場詢問杜興鵬,王英博說的上述情況是否屬實,杜興鵬當場否認,隨後遭到王英博威脅。

5月28日,三公司信訪幹部徐紅兵打來電話,不停的追問我家要求見程文才等五名當事人有啥目地?想幹啥?並找種種藉口說這些人都聯繫不上了,人也找不到了,也沒有這些人的有效聯繫方式等等,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並將所有涉案犯罪份子嚴密保護起來。

案發至今11年,我曾多次向涉案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提出希望見見程文才、張小兵等五名涉案人員,心平氣和的找他們瞭解一些當年案發的情況,每次都遭到三公司相關部門領導的堅絕拒絕。我也曾私下到三公司社區打聽這五人的家庭住址,希望能私下和他們溝通一下,每次都被保安攔在社區大門外,不准我邁進小區大門半步。11年來,我一直見不到這五名涉案人員,我不明白,既然三公司自稱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為啥如何懼怕我和這五名涉案人員當面溝通?

此前,有知情者曾多次告訴我,陝西能建集團信訪主任王英博為包庇涉案單位三公司,曾多次和三公司合夥上報虛假終結材料給北京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信訪王健處長,據悉,為應付4月27日北京能源建設集團信訪王健處長來陝視察的督辦指示,王英博等人於2018年5月初,再次和三公司合夥上報了王小剛一案虛假處理終結材料。由於我之前幾次進京上訪揭穿了他們的陰謀,為逃脫法律追究,企業不惜一切代價,動用一切政府關係,阻我進京告狀。

上訪西咸新區信訪部門,巧遇自稱主管信訪工作的張局長

2018年6月4日上午,我和家人一起到西咸新區上訪。在信訪大廳巧遇一名姓張的自稱主管信訪工作的局長。我和他及其多名下屬進行了交流。

張局長等人剛開始對我說,你家的案子屬於三跨三分離和涉法涉訴的案子,國家有明文規定,這類的案子任何人不得參與和干涉。

我問他們,既然規定不准任何人干涉和參與,為啥每逢敏感期你們都要命令渭城街道辦事處和金旭路派出所等基層政府部門派出上百名維穩人員,24小時輪班對我全家進行非法監控和強行限制人身自由,不論我全家正常生活還是和任何人說話,維穩人員都要明裡暗裡拍照、錄像。你們這種行為合法嗎?

張局長等人:「本來你家的案子和我們西咸新區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因為你家的戶口劃歸了西咸新區,屬地管理,維穩任務不可能不執行。

我:「作為政府部門,你們只執行維穩任務,為什麼不執行習近平主席要求的依法治國指示,盡快協調處理我家案子呢?

張局長等人:「習近平主席提出依法治國雖然很好,但是地方政府離的太遠,沒有人來具體執行。你家的案子牽涉的部門和官員太多,有不少人都已經調離了原來的領導崗位,還有的已經退休了,有的還升了官,你想翻案,幾乎沒有可能性。」

我:「陝西省公安廳和三公司都是既不想承擔法律責任,也不願賠償一死二殘的各項經濟損失及精神損失,我已經快八十歲的人了,我精神病兒子王小剛後半輩子的活路在哪裡?誰來照看他?」

張局長等人:「我們可以給陝西省信聯辦打報告,具體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多長時間會有結果?我們也不清楚,你哪兒也別去,在家等消息就行了。」

依法治國遙遙無期,依法辦案變成中國夢,一死二殘之家11年冤情被地方政府合夥捂死

我家目前的上訪現狀是,不論我什麼時間到秦漢新城管委會、西咸新區政府、陝西省公安廳、陝西省人大、陝西省政府、陝西省委、等等任何政府部門上訪,都會被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和金旭路派出所的維穩人員強行截訪回來,就連正常登記也不行。我的身份證被列為重點黑名單,不論購買去哪裡的實名制車票,都會被地方政府強制攔截回來,哪也不准去。連通緝犯待遇都不如。

不論我走到哪裡,不論是企業信訪領導還是政府官員,都經常對我說,你家的案子拖的時間太長了,查不清了,沒辦法處理。

我不明白,我手裡鐵證如山,不用調查就一目瞭然,咋就查不清了?是不敢說清還是沒有工作能力,真的查不清了,這樣簡單的一個案子都查不清,納稅人豈不是養了一群豬?這樣的昏官,納稅人要他們有什麼用?

多年來,無形中,我家的案子變成了地方政府的搖錢樹,有知情者透露,每年花在我家身上的維穩經費保守數字就達數十萬,這些錢都去哪了?都幹了些什麼?請習近平主席派人好好調查和審計一下。

相關鏈接:經歷三任廳長陝西訪民11年冤情無果

http://cn.ntdtv.com/xtr/gb/2018/04/22/a1372633.html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