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維權30人被拘 知情人:毛左混入佳士挑起工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01日訊】深圳佳士公司工人因為廠方不公待遇展開維權,事件在毛派聲援中持續發酵。知情人指,此次「工人運動」是毛派人士混入工廠發動的,組建工會也是毛派的主意。毛左積極介入各地維權,複製鬧革命模式,或與中共高層權鬥有關。

7月30日,自由亞洲電台獲悉,在佳士工運事件中,大約已有30名工友被拘留,甚至可能是刑事拘留。

另外,全國各地數十名毛派人士前往深圳抗議,當地官方已啟動聯動維穩。30日下午,15名聲援人士前往坪山區政府遞交公開信被拒,並被燕子嶺派出所扣留。此前一天,20多名聲援人士也在當地廣場遭不明身份的人暴力襲擊。

要求匿名的知情人陳先生透露,此次佳士工運發起前,有毛派人士混進工廠做工,藉此發動工人維權。但由於官方和工廠方面施壓,全廠1000多工人,最後走上街頭抗議的只有20多人,並很快遭鎮壓。

陳先生說,工人提出的訴求,就是組建工會,維護工人權利。毛派人覺得要團結工人,需要一個工會作為突破口。而且趕過來聲援的,90%都是毛派的人士,他們手持毛澤東語錄,舉著毛澤東的頭像。也有少數是自由派。這些自由派人士說,大家目標是一致的。

對於積極參與和組織聲援的工運領袖沈夢雨女士,民主人士任自元評論稱,她組織工人維護自身權益,非常難得,但她信毛澤東那一套,信共產主義,行動中以毛思想作為指導原則,讓人感到遺憾。

自7月中旬以來,部分佳士科技員工因抗議資方罰款及調休制度,開始爭取組織獨立工會,遭廠方打壓。7月20日,二十多人上街抗議被派出所抓捕。

這次運動從一開始就在各大毛左網站上得到特別關注和大力支持,兩者之間的關係令人起疑。

7月28日,毛派領袖吳敬堂在毛左大本營「烏有之鄉」網站上發文稱,吳敬堂以及毛左各派幹將古正華、范景剛、張耀祖、時邁等人攜聲援團1100多人,已趕往燕子嶺聲援佳士工友,並號召全國毛左加入,「為了工人階級的覺醒」,「支持佳士工人階級的正義鬥爭」,「共同打退資產階級的囂張氣焰」。

隨後,北大左派學生也發出聲援書,稱這次鬥爭揭開了「當代工人階級自覺反抗社會壓迫的新篇章」,並號召五四運動發源地(北京大學)更多學生加入,與「鬥爭性最強的工人階級」融為一體。文章使用近似文革的語言風格呼喊,「讓黑暗勢力去瑟瑟發抖」,「讓特權階級永遠淹沒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

這份北大聲援書的發起人,正是今年4月為北大性侵事件發聲而名噪一時的女學生岳昕。

跡象表明,毛左派近期正在積極介入各地的維權事件。當年的毛黨利用一些社會不公和單純善良的青年,煽動「鬧革命」奪權。如今的毛左似乎在複製這一模式。

不過,在中共極權統治下,毛左掌控武裝並奪權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與其說毛左想顛覆中共現政權,到不如說他們可能在配合中共內鬥,幫助黨內反對勢力推翻北京當局。

當年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復辟文革路線,一度得到毛左派的大力支持。薄熙來倒台後,部分毛左還在為其搖旗吶喊,試圖翻案,但其極端行動一直遭當局壓制。而薄熙來當年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用來替換習近平的首選。

目前,貿易戰導致中共內部對北京當局的不滿爆發,反對勢力正在躍躍欲試,準備針對習近平當局發難。在北戴河會議前夕,毛左派掀起深圳這場「工人階級鬥爭」,令人懷疑可能不是一個孤立事件。

而這場佳士工運在海內外得以迅速傳播,造成巨大輿論影響,其中主要是因為公眾對大陸維權人士的同情,但毛左「同路人」們的炒作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中共為實現全面控制社會,一直在各階層安插特務。而曾慶紅當年主掌情報系統時,更是擴大佈局,在大陸維權人士、海內外民運人士和海外媒體中大量摻入體制內人員。

北京當局近年來多次痛批黨內「陰謀家」、「野心家」。外界認為,其內涵所指可能並不限於薄熙來和郭伯雄等江家的前台馬仔。

(記者栗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