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真實故事 天上來的女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是發生在河北省深州市的一個真實故事

珍珍(化名)來到這個世界上,活了二十四歲匆匆就走了,整整二十四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她出生後,基本是一個全癱,有腳不能走路,有手不能拿東西,吃喝拉撒全靠別人伺候。十幾歲時才學會了用臀部在地上慢慢挪動。說話勉強能聽懂。生下她十個月時,當發現孩子發音不正常,就開始了尋醫問藥。小醫院查不出病因,到大醫院一查才確診為先天發音不全,因沒錢醫治,只好養在家裡靠人照顧。

父母需要工作養家,就托姥姥喂養照顧。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她去世前兩個月,說出了很多令人難以置信的話,以下是她說的一些有關她的一些事情:

「我來在這個世上是因為自己在天上誤傷了人命才被打下來的。我在天上也有個家,有父親、母親,上面三個姐姐,我排行老四,叫崔玉蘭,我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叫衛衛。把我打下來後,家裡人就一直在找我,現在總算找到我了,知道我在人間受罪,也知道了我被打下來的原因,就想辦法搭救我,讓我回去。

從他們找到我那一天開始,我白天在人間這個家,晚上就去天上那個家,他們對我都非常熱情,心疼我,為我受這麼多年人間罪而難過。給我好多好吃的,都是人間沒有的,單說葡萄,天上比地上的個頭又大又甜。自己去天上那個家大多都是菩薩的丫鬟帶著鶴或老虎讓我騎著去的。時間長了他們教我練武,並誇我學得快,練得好。我參加過一次比武,還得了一個第二名。別看我在人間是個癱子,手腳都不會動,在天上胳膊、腿都是好好的。他們還都說我長得漂亮呢!」說到這,珍珍咧著嘴直笑。

有一天,珍珍望著天線桿傻樂,我問她,看什麼哪?她說來了兩個丫鬟又來接她了。我什麼也看不見。又過了幾天,她自己慢慢挪到陽台的東頭,仰望著,一邊笑一邊用腳像要抓東西似的,並叫我去看,她說:「在我頭頂上空飛舞的都是錢,就是抓不著」。她還說了很多很多,這些話別人聽了都不相信。

可是後來的一些事情就不由人不相信了。首先說在二十多天的一段時間裡,前後七八次在我們家院裡撿到錢,有十元的,有五元的,前後共計110元。地點有時在陽台的一頭;有時在院的一角;有時在大門裡;有時在大門外。就說大門外那一次,她從沒有去過大門外,也許是鬼使神差吧!那一天她去大門外,偏偏就在門框外面看到一張十元的錢,用腳丫夾了回來。開始我並沒有在意,分析可能是串門人不小心丟下的。可是大門裡邊那一次二十元錢是放在磚堆縫裡邊的,如果是串門人丟的,不可能掉在磚縫裡呀!有人可能會說,是她自己做的假象吧!那是絕對不會的,她是一個殘疾人,我們從來沒有給過她錢。

還有一次,前一天她邊笑邊告訴我:「明天菩薩要給我送錢來。」我沒理她。第二天中午,人們正在午睡時,她和姥姥在屋裡同時聽「啪」一聲,像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低頭一看,是一張十元的人民幣,隨即把我叫了去,我把錢拾起來,票面有點發潮,我親眼目睹了這一情況,當時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覺得太玄了,太神了。

有一次,一天早上我發現她被化了妝,臉上塗脂抹粉,連兩道眉毛都瞄了,還塗了紅嘴唇。我問她是怎麼回事,誰給畫的。她說:「昨天晚上參加比武,是丫鬟給我化的。」真是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一個連吃飯都需要別人喂的殘疾人,她怎麼能自己化得了妝?而且化的如此好,再說我們家裡也從沒有人買過化妝品,真是不由你不相信。

還有一件事,因為經常停電,各家各戶都備有蠟燭,我沒有給她買插蠟的蠟盤,她卻不聲不響的自制了兩個,底面是罐頭瓶蓋兒,上面是泥土。就說這土,非常堅硬。她去不了大門外,我家院子裡又沒有這樣的土,問她哪來的,她光笑不答,問誰給她做的,她也說是丫鬟給她做的,這東西至今我還保留著一個。後來讓開了天目的人看,人家一看就很驚訝的問,這東西是哪來的。當告知詳情後,對方說這土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是另外空間的。

女兒的故事就講到這,講這些的目地是要說明神是真實存在的,善惡有報是真實存在的。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李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