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陝西學生被迫吃泔水 中共強制軍訓惹議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9月10日訊】中共強制學生軍訓,不時引發衝突。陝西一個學生軍訓營地,8月底發生教官強令學生吃泔水廚餘的事件。雖然軍訓教官被解聘,但事件引來外界對中國學生被迫接受軍訓等問題的思考。

這些身著迷彩服的高一新生,一個個排著隊走到餿水桶前,用手指沾泔水放進嘴裡。據說現場還有疑似教官的人喊:「胖子快點吃!」

據大陸媒體報導,洋縣二中委託位於城固的漢中學生國防教育軍訓基地進行高一新生軍訓。事發於8月31號,因部分學生午餐時浪費飯菜,被軍訓教官要求學生排隊沾泔水吃。事發後,涉事教官被解聘。

雖然有人說,教官的行為是專治浪費糧食的人,軍隊裡都這樣,沒毛病。但有網友反駁,學生不是軍人,誰給他這種野蠻權力?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哪有這樣教育學生的?吃豬食算了吧?這個根本沒有人性的。」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吃泔水這個,(教官)這個人可能也有類似的經歷,比如說他從軍的過程中可能在軍隊裡邊這種野蠻的行為他也感受到過,所以他很自然的把這種野蠻的訓練針對正在成長的青少年。實際上從文明社會來講,不管你怎麼去希望他去節約糧食,或者有一種吃苦的精神,那都是可以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你就要讓他明白道理,而你是以身作則的。不應該以這種野蠻的行為去做。」

有網友問:這些學生不反抗啊?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表示,這種侮辱人的行為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意見。但這些學生們並沒有反抗,這不正常。

李元華:「在中共體制下對這種不正確的事情習以為常了,或者說你任何對於專制極權暴政那種管束,你有異議的話,從你小到大根本就是不允許的。所以到這個時候他也就不去抗爭了。」

《新京報》發文稱,這類「野蠻軍訓」雖是個案,折射的問題卻不容小覷:有些學校教官並非現役軍人,而是由預備役人員乃至承訓公司充任。到頭來,任性而為之下的「野蠻軍訓」,給很多學生帶來了心理陰影。

文章重提2016年廣西某職業學校新生陳某因不願做一千個俯臥撐,被地方承訓公司的軍訓教官踢裂睪丸打穿耳膜一事,並稱逼學生「排隊吃泔水」同樣十分惡劣。

近年來發生過多起軍訓衝突事件,2014年湖南皇倉中學軍訓鬥毆事件中有40多人受傷。

有網友認為,中國的軍訓已然變成了產業,鍛練不了誰。

李元華:「像這個事件來講就是一個承包商了。軍訓來講,不由現役軍官去訓練,也不在軍營裡去訓練,而是建立一個所謂基地,由商人去運作這個事件,你就能看出來,它其實是在浪費納稅人的錢。」

1955年,中共頒布第一部《兵役法》,對大中學生作出法定軍訓規定。

八九六四事件之後,中共進一步加強控制,1990年入學的一代學子,被外界稱為「軍訓生」,軍訓時間長達一年。

伍凡:「第一個就是控制學生,給你學生洗腦。普遍的軍訓為它的徵兵、招兵做準備。中國的學生對軍訓很反感,浪費時間。以前更兇,六四之後,把他們送到軍隊裡去訓練一年,合格了你再回大學讀書,不合格的你就取消學生資格。現在到軍隊裡去訓練一年的方式可能改變了,現在就在中學裡邊開始派教官。」

李元華觀察,中共設立軍訓制度之初,就不像正常國家,是為了培養國民軍事素養,為國防安全做準備。中共的軍訓是讓學生變成馴服者,對專制極權絕對服從的工具。

他表示,澳洲學校沒有軍訓。澳洲是僱傭兵制,當兵是職業,而且工資很高,政府對復員軍人的安置很好。

在美國居住將近40年的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介紹,美國學校也沒有強制軍訓。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