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能否保7?學者:北京進退兩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30日訊】近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釋放放緩加息的信號,緩解了人民幣匯率走軟的短期壓力。不過有學者認為,從基本面來看,人民幣在2019年仍將承受一定的貶值壓力,「保7」將是兩難的任務。

據大陸媒體「界面新聞」報導稱,中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認為,2018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貶值,很大程度上由基本面決定:

一方面,今年以來,美國經濟增速持續上升,而中國的經濟增速卻持續下滑,兩國的經濟增速已經顯著縮小;第二方面,美聯儲今年已經加息3次,而中共央行卻是降準4次,完全相反的貨幣政策導致中美利差無論在貨幣市場還是債券市場,均顯著縮小;另外在股市表現方面,美國的道瓊斯工業指數年初至今上漲了約2.8%,而上證綜指則下跌了19%,使得中國面臨的短期資本外流壓力再度上升,造成新的匯率貶值壓力。

張明表示,從2019年人民幣匯率的長期走勢看,在經濟下滑壓力、中美貿易摩擦,以及地緣政治影響等因素的影響下,人民幣仍將承受一定貶值壓力。如果中共央行不干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會破7;但官方若干預匯率,將在人民幣國際化等方面造成負面影響,「保7」是兩難任務。

他預測,中國的GDP增速將由2018年的6.5%至6.6%左右,下降至2019年的6.2%至6.3%,而美國的經濟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仍將保持強勁成長。同時,中美兩國央行貨幣行動上的分歧將繼續。

張明認為,為了穩住投資者信心和緩和中美貿易衝突,北京仍有通過外匯買賣、加強資本管制、干預離岸市場等手段來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動機。不過,這些工具均會導致一系列負面效應,如外匯存底縮水、影響中國企業的海外投資、對人民幣國際化造成負面影響、降低市場供求對匯率中間價的影響程度,並削弱離岸市場的價格發現功能等。

此外,如果人為抑制人民幣匯率貶值,還會衝擊出口,不利於宏觀經濟增速的穩定,也會降低中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記者陳遠輝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