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揭大陸民營企業家命運:在通往監獄的路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17日訊】有人調侃說:「中國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通往監獄的路上」,道出了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可悲的現實處境。

經濟衰退 政府「關愛」民企

近期,由於美中貿易戰的衝擊,中國經濟出現大衰退,陷入重重危機。作為中國經濟支柱的民營企業,也罕見受到政府的「關愛」。

去年11月,習近平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表示要支持民營經濟繼續壯大、不能弱化。隨後,中共最高法院發布了《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法治環境的通知》。高院和高檢也先後表示,要平反一批民營企業家冤案,慎抓民營企業家,慎封其財產。

不過,現居美國的中國民營企業家馬永田認為,中共所謂的「平反」,以及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並不是真心的。「當局現在當然還是要扶持民營企業家,緩解社會經濟蕭條,還有緩解就業問題。但這種緩解,不可能是發自內心的。」

貿易戰開打後不久,中國就爆發民企「倒閉潮」。中國門戶網站網易2018年10月刊文稱,去年上半年,國內有504萬家企業倒閉,失業人數超過200萬。這些企業中多數為民營企業。

剛剛進入2019年,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又爆出「註銷潮」,每天在媒體登記註銷的中小微企業超過2000家。

經濟蕭條導致就業市場惡化,中共官方的數據顯示,去年有740萬農民工返鄉,外界指這些農民工都是因失業被迫從城市返回家鄉。

日媒披露,迄今為止,中國實際失業人數高達2000萬。

而且,隨著貿易戰導致產業鏈從中國遷出,外企陸續撤資,這股失業潮會愈演愈烈。北京目前已公開把「穩就業」作為首要任務。

與此同時,民營企業的利潤也在嚴重下降。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民營企業利潤總額佔工業企業利潤總額的比重,從2015年的1/3,下降至2018年的1/4。

中國經濟陷入危機,政府開始鬆綁民企。近期,中共從中央到地方,從多部委到官媒,密集發聲「紓困」民營企業政策。外媒稱,中國民企似乎與國企一同成了政府的「親兒子」。

但評論人士認為這只是中共慣用的花招,中共對民營企業就像割韭菜一樣,一旦民營企業家暴富,都難免成為中共公有制砧板上待宰的肥豬。

中共三招吞噬民企

《大紀元》曾分析說,中共利用「明槍」(將企業家入罪)、「暗箭」(用各種行政手段讓民企倒閉)和「軟刀子」(加重民企稅務和社保支出的經濟政策)三大手段,吞噬民營經濟。

有財經人士批評,中共對民營企業就像割韭菜一樣,民企實在是被收割得夠嗆,稅務稽查風暴,社保檢查浪潮,環保一刀切,股票質押爆倉,銀行收縮貸款等等等等諸如此類,還要疊加供給側改革帶來的原材料價格暴漲,民企壓根連生存空間都沒有。

更讓中國民營企業雪上加霜的是,近年來,北京正在推行「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中共體制內多名學者公開批評,「國企混改」實質就是變相的用國企吞併民企。

時評人士文昭分析說,一旦中共財政走向匱乏,政府錢越來越不夠花,就會對私營企業下手,大規模地「殺豬拔毛」。

平反政策是「空頭支票」

身在加州的民營企業家肖運軍認為,中國經濟大蕭條是「平反政策」的真實背景。但他對這些政策完全不信任,「其實它就是一張空頭支票,當局沒有落實受害者的合法權益。企業家的資產就是得到平反,也沒法還給他們;還有,製造冤假錯案的法官、公安,當局都沒有追究。」

中國經濟學家盛洪發表文章指出,在保護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方面,多少文件都不如一個案例。近來的一些案例表明,中國民營企業家所處的法治環境,並沒有改善。

甘肅民營企業家趙守帥在被錯誤關押11年、上億資產被非法剝奪後,去年7月被法院判為無罪。去年年底,他向政府提交的21億元國家賠償申請,除了人身自由賠償外,大部分財產損失賠償被駁回。

與趙守帥幾乎同時代的民營企業家左安一被錯誤關押5年,雖然被改判無罪,但他的40億資產至今沒有得到賠償。

企業家深陷法律「地雷陣」

目前,中國民營企業家仍然普遍感到不安。身在美國的經濟學者秦偉平認為,一個公平的法治環境對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非常重要,「如果市場缺少一個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特別是惡劣的司法,還有公權力老是介入市場運營,這樣的話,企業家根本就沒有安全感,這是很大的一個隱患。」

網路上曾有文章指出,中國民營企業家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表面上看,他們風光無限——擁有令人艷羨的財富、龐大的企業團隊、儘可能多的政治光環,還可能擁有一本或幾本外國護照;但是事實上他們中很多人都陷於日益強烈的焦慮之中。

在中國,很多企業家不得不依附於權貴,成為中共權貴官員的附庸,甚至成為現代「家奴」。他們卻往往因此被捲入中共官場權鬥的漩渦。一個官員倒下,便會隨之倒下一大批與之有關聯的民企,如薄熙來之徐明,劉鐵男之倪日濤,劉志軍之丁書苗。

大午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孫大午曾在一文中指出,在中國大陸做生意,企業家似乎身處法律的「地雷陣」中,「一不小心您就會鋃鐺入獄」。

他總結了中國民營企業家的十宗罪,1、虛報註冊資本;2、虛假出資罪;3、抽逃出資罪;4、徇私舞弊低價折股、出售國有資產罪;5、私分國有資產罪;6、集資詐騙罪;7、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8、高利轉貸罪;9、虛報破產罪;10、非法經營罪。

孫大午說:「一旦碰了政治穩定的高壓線,某些特權是可以先抓人後找罪名的,官貴民賤,在有些人那裡厲害著呢。」

中國著名律師陳有西去年曾對外界指出,如果不改變目前中國的法治狀況,中國民營企業家永遠都在通往監獄的路上。

「富豪榜」淪為「殺豬榜

中共改革開放40年來,一夜之間冒出了無數的富豪。然而,在一次次的經濟週期和政治運動過後,中國的這部分通過官商勾結、錢權交易而先富起來的紅頂商人們,很難安穩的渡過後半生或下半場,往往淪為中共權力鬥爭的犧牲品,猶如肥豬一樣頻頻被宰殺。因此,坊間常常把中國的「富豪榜」戲稱為「殺豬榜」。

南德集團原總裁牟其中,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中最具爭議的人物之一,自1971年至今曾三次入獄。

華晨中國汽車公司原董事長兼總裁仰融,曾打造出資產高達到300億人民幣的華晨系,在2001年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上,仰融以70億元的資產名列第三,被稱為中國資本市場的大鱷。2002年10月21日,仰融因涉嫌經濟犯罪被逮捕。

廣東汕頭人黃光裕,一手打造出中國最大的家電零售連鎖企業,位居全球商業連鎖22位。在2006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排名第一,身家最高達到430億。2010年,黃光裕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判刑14年。

原大連實德集團總裁徐明是典型官商勾結,錢權交易的例子。2005年,徐明在「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排名第八。2011年,在胡潤機構發布的首個《東北財富報告》中,徐明以130億元資產位列第五。但是,2012年,徐明因為薄熙來事件被判刑,並卒死獄中。

阿里巴巴總裁馬雲被指開啟了一個時代,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淘寶改變了人們的購物方式;支付寶改變了人們的支付習慣;餘額寶倒逼了銀行的改革。

然而,喊出「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的馬雲,在遭遇四大國有銀行聯合封殺後,也遭到高層持續不斷的打壓。螞蟻金服被央行約談;花唄借唄被關停;螞蟻基金被叫停;天弘基金利率一再突破新低……支付寶被上交給國家。

去年急流勇退,宣布將退職的馬雲曾在俄羅斯回答觀眾提問時表示:「我最大的錯誤是後悔創建了阿里巴巴。」

馬雲還曾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