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女孩從中國色情直播網站的逃離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22日訊】從古至今,逃亡之路總是充滿坎坷和風險,那些無法忍受繼續在朝鮮活下去的脫北者,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一段心酸和痛苦的經歷,尤其是年輕的朝鮮女子尋求自由的逃亡之路往往更為艱難。她們當中有些人從朝鮮逃到中國後,便陷入了色情網站的陷阱。日前,兩位脫北女向BBC朝鮮語編輯黄素敏(Su-Min Hwang)講述了她們充滿艱辛的逃脫之路。

年輕的朝鮮女孩美華(Mira,音譯)和智允(Jiyun,音譯)分別在5年及8年前就從朝鮮逃到了中國,但那些把她們帶離朝鮮的中間人,卻把她們販賣到色情行業。她們被困在中國延吉市一幢住宅大廈裡,被迫成為色情主播。她們經常要在鏡頭前進行挑逗性的色情表演。

美華逃出朝鮮時22歲,她的父親是前軍人兼黨員,對她十分嚴格,家中大小事均由父親安排,父親不允許她看外國電影,要求女兒在指定的時間起床和睡覺,有時候甚至會打她,這讓美華感到很受「壓迫」。她原本想做醫生,但父親不同意,令她感到氣餒。

隨着朝鮮地下市場(Jangmadang)變得活躍,美華也有機會可以接觸到化妝品、名牌衣服的仿製品、DVD和非法進入朝鮮的外國電影。美華說:「我真的很喜歡中國電影,我以為中國男人都是像戲中那樣子,我希望嫁給一個中國男人,花了幾年時間找方法離開朝鮮。」

幾經周折,她找到了能夠幫她躲開邊境管制渡過圖們江的人。正如許多脫北者一樣,她沒有足夠的錢去支付這筆偷渡費用,便表示願意在離開朝鮮後工作還債,起初她以為自己會在餐廳工作。

但當她抵達延吉市後就被交到一位朝鮮族的中國男子手中,那個人被稱為「董事」。「董事」把她帶到一棟公寓,讓另一位資深的「導師」與她同住一間房,隨後讓她觀看、學習和練習如何當色情直播主。

「簡直難以置信,要在他人面前脫衣服,對女性而言,是一大恥辱,我痛哭了起來,但他們卻問我,是否因思鄉而哭。」每當美華有所猶豫或顯露恐懼,「董事」就會威脅她,說要把她送回朝鮮。

美華知道,一旦被送回去基本就是死路一條,她說:「我的家人都在政府工作,一旦回到朝鮮,我可能會因為弄污家族的名聲而被消失和死亡。」

有一天,最初帶美華一起做色情主播的室友與另一名女性逃走了,然後智允被帶到了美華的身邊。

智允在2010年脫北,當時年僅16歲。她出生於一個貧困的家庭,11歲便不得不輟學工作養家,她原本希望到中國賺一年錢,把錢寄回家,但她並不知道來到延吉自己會被迫成為色情直播主。雖面對的是她討厭的工作,但冒着生命危險來到中國的她也不想空手而回。

智允說:「我希望我祖父母離開這世界前,能夠有一點米飯,所以我可以忍受任何事情,我要賺錢寄回家。」

智允十分賣力地工作,她希望通過好的表演獲得「董事」的獎勵。當時她比公寓內其他女孩都賺得多,「董事」那些人答應她可以與她在朝鮮的家人聯繫,幫她寄錢回家。

「我想得到認同,我想聯絡我的家人,我以為只要我表演最好,我將會是第一個女生獲釋。」

智允回憶說,她和美華被完全囚禁在這套公寓裡,「董事」一家人嚴密地把守這所公寓,他的父母會睡在客廳,並緊鎖入口的大門。平時由「董事」送食物給她們,他住在附近的兄弟每天早上會過來清理垃圾。

這些朝鮮女生每半年才可以出外一次,讓她們去購物、美髮,但不允許她們與任何人聊天。有時候賺錢賺得多了,也可以每個月有一次這樣外出的機會。

「董事與我們走得很貼近,走路走得像情侶一樣,他擔心我們會跑走。」美華說,「我希望到周圍逛一下,但我不能夠這樣做,我們不能與任何人攀談,連買一瓶水也不行,我就像一個笨蛋。」

「董事」答應美華,如果她努力工作,會讓她嫁一個好男人,又答應智允讓她聯絡家人。

當智允問他什麼時候會把她放走,他告訴她,她需要賺5.32萬美元,又說因為找不到其他中介,所以無法放她走。兩人愈來愈擔心自己的未來,可能一輩子也不會有自由。

直到有一天,美華在當主播時認識的一位客人因同情美華的遭遇,把她介紹給了千璂元牧師,這位虔誠的牧師在過去20年裡曾協助過約1200名脫北者逃往韓國。

這位客人遙距在美華的電腦安裝了聊天程式,讓她得以與牧師溝通。

千璂元牧師對BBC的記者說: 「我見過女孩被囚禁三年,但她們(指美華和智允)是我見過被囚禁最久的人,這令我很痛心。」

千璂元說,販賣女脫北者變得愈來愈有組織性,相信一些在邊境駐守的朝鮮士兵,也牽涉其中。這些女性的「售價」由幾百美元到幾千美元不等。

千璂元假扮成客人,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在色情直播網站與美華和智允接觸,伺機與她們暗中計劃她們的逃亡行動。

「一般情況,被囚禁的脫北者不知道他們身在何方,因為他們是被矇着雙眼,或是在晚上被帶走,幸運地是,她們知道自己在延吉市,因為她們見到了外面的酒店門牌,」 千璂元說。

透過谷歌地圖,千璂元牧師找到了美華和智允的確切位置,然後派Durihana一名志願者到公寓附近準備接走她們。

於是,有一天美華和智允找到了逃跑的機會。她們在三樓的單元內,把床單綁在窗上,再綁了一條繩索,慢慢爬出窗,再向下爬到地面。

「快一點,我們快沒時間了,」營救人員催促她們。

當她們一到地上,便立即跑到營救人員那兒,但她們仍然身在危機之中。

離開公寓後,在志願者的幫助下,兩個脫北女在中國展開了漫長的旅程。由於沒有身份證明文件,她們沒法入住酒店或民宿,只能在火車裡睡覺或是在餐廳度過無數無法入眠的夜晚。在這趟旅程的最後一天,他們花了5小時爬過一座荒山,穿過邊境進入了鄰近一個國家──出於安全的需要,她們現在仍不能公開這個國家與逃亡的具體路線。

12天後,兩個女子終於見到千璂元。

「我想我取得韓國公民身份後才是完全安全的,但當見到千璂元也讓我感到安全,我為能夠重獲自由而哭,」智允說。

之後,他們再坐了27小時的車,前往最近的韓國大使館。

千璂元說,許多朝鮮人覺得最後的旅程很難熬,特別是要經過長時間的車程。「脫北者會暈車,有時甚至會嘔吐和暈倒,要尋找天堂,便要熬過那段地獄般的道路。」

「我終於逃離地獄了,」智允說,「那時候百感交集,我一旦到了韓國就無法再見到家人,我感到很內疚,那不是我離開的原因。」

牧師帶着兩位年輕的女性進入了韓國大使館。之後,美華和智允將會直接飛到韓國,她們會接受國家情報部門嚴格的審查,以確保她們不是間諜,然後會在韓國政府的安置中心逗留至少三個月,在那裡學習一些在韓國生活的技能,包括如何購買、如何使用智能電話、接受正常的工作培訓等等,最後才能正式成為韓國公民。

當被問到想在韓國做什麼時,美華說:「我希望學中文或英文,成為一位導遊。」

「我希望過正常的生活,可以在咖啡廳與朋友聊天,」智允說:「有些人告訴我,雨總有一天會停下來,但對我來說,這個雨季太長久了,讓我一度忘記了太陽的存在。」

(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