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

【今日點擊】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獲十國承認

北京時間:2019-01-25 8:12 上午
點擊下載觀看

【新唐人2019年01月24日訊】【今日點擊】(3371-1)

提要
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獲十國承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早上過來拍節目外面下冰雪,說不上來,那地面上呢出了這麼厚的雪,那個又黏又濘,打雪仗最好使。兩天前當時的溫度,白天的溫度零下23℃,感覺呢,不同的地方報的不一樣,感覺它說起碼有零下27℃,甚至我聽到有報的說零下32℃,那冷的一蹋糊塗兩天前。到昨天中午零上6℃,而在這期間下了大雪,下這麼厚的雪,零上6℃,等到今天早上呢它說零下1℃到0℃。經常說鬧天人會得病,通常是這麼說,但是整個今年的冬天到現在,截止到現在,應該講那一天是唯一的一次,我認為那是冬天。

我們住的這個地方很偏北,很偏美國的東北部,這個時候通常的溫度,應該是零下10℃左右,通常的溫度。那極冷的天氣我遇到過零下36℃,這是我個人明確遇到過,我印象都是挺深的,那時候在外面照相,那個相機就像給凍碎了似,凍碎了就給我的感覺是這樣,只有這地方出去是暖的。但是像這種天氣就很少見了,這個待的地方最早的下雪是,我待了20多年了,頭一年的10月18日19日第一場雪,那通常11月分就下雪了。可是今年是到了兩天前,兩天前21日22日,那是正經八百建立一場大雪,所以暖冬,暖冬。

有期節目跟大家說了,說大年三十2月4日,2月4日立春,豬年沒立春,豬年的立春給跑到頭一年的大年三十,沒立春。秋不去春已到,人不信全來到,十幾年前師父說的,自己的師父說的。所以不會,我跟你說真正,師父告訴你天機你都看不懂,其實就是這麼回事。有朋友說你這話說的,姜子牙去拿封神榜,而去拿封神榜的時候呢,他是求師父去了,找元始天尊說師父,我現在麻煩了我要死了我過不去,那個太厲害我打不過了。師父沒理他,說誒 這兒有個封神榜,你到時候回去你建個台,你給它立好嘍,就給他轟出去了。姜子牙也沒敢問師父,他拿出來之後他嘀咕,書就這麼寫的,我現在都過不去了你給我這麼一個。他這一嘀咕師父給他叫回去了,誰叫你也別回頭,你走吧,他還回頭了。所以這就是我說,在真正修行中 在環境中,在真正理解的這個氛圍中,取決於你怎麼認識。

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獲十國承認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事變的就跟這天一樣,習近平21日把所有的這個黨政軍高官,都叫到中央黨校,應該是習交兵管撐不下了,叫到中央黨校進行叫防止變天,力保中共生死攸關大會。剛提出了七個,七點哪,在七方面中國社會會遭遇到,它還是七個,我跟你說有時候邪了門了,真的,它是七方面,七面遭遇黑天鵝或者是灰犀牛。什麼意思?共產黨隨時死掉。委內瑞拉臨時政府獲得十國承認。習近平講完這個,他那沒什麼反應,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委內瑞拉灰犀牛加上黑天鵝一塊來了。

在星期一委內瑞拉全國,來抗議現在的習近平的朋友,習近平的好朋友,他的第二任任期,認為他是偷竊剽竊而非法的,上街遊行,上街抗議遊行。結果它變化很快,到了第二天星期二,到了星期二星期三的時候,就整個委內瑞拉出現了動盪。那到了星期三的時候,星期三中午大概是,委內瑞拉的執政黨的反對黨,國民議會的議長直接說,他要接替總統的職務。現在總統自宣為總統的,習近平的朋友是不合法的,所以他就自我宣布說作為臨時總統,委內瑞拉臨時總統。他宣布之後大概十幾分鐘,川普就正式聲明,認可反對派的臨時總統,認可。在美國的帶動下,加拿大以及整個中美洲地區,所有的很多國家都承認了臨時政府。

而委內瑞拉是世界上著名的產油國家,產石油的,它的油的儲存量只比沙特少,非常富有的國家。今天正在被趕下台的總統,執政了一期,就把整個委內瑞拉完全帶入了赤貧,而他秉承的是社會主義奔向共產主義的康莊大道,跟中共結盟成為良好的朋友,習近平給了他幾百億。一個富的、流油的國家,用了幾年的時間就給幹掉了。那誰幹掉了?你看看中共的官現在都用支付寶,現金沒得花了怎麼辦,家裡囤起來。

反對黨的領袖瓜伊多,選在委內瑞拉獨裁統治者,倒台61的周年紀念日裡面,發起全國性的遊行示威,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承諾組成過渡政府,再次進行總統大選。他說這是把委內瑞拉從獨裁裡,拯救出來的唯一的辦法,隨後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先後承認他,而川普即刻呼籲叫馬杜羅辭職。馬杜羅,習近平的朋友,而馬杜羅即刻宣布跟美國斷交,限制美國的大使館,72小時離開委內瑞拉。

結果他宣布之後,美國國務卿即刻宣布,說你不是一個合法的總統,你沒有權力趕,下這種命令跟美國斷交關係,我們美國根本不接受。而馬杜羅在總統府前說,不要相信那些外國佬,你看,這話跟習近平說的一樣,他們沒有朋友,沒有所謂的忠誠,你看,完全一樣,他們只有為了奪取委內瑞拉的石油、天然氣、黃金,會派上用場的算計跟野心。你看華春瑩都是這樣,基本都是這樣。美國不接受這種驅逐的說法,他們不會召回委內瑞拉的外交官,智利、宏都拉斯、巴拉圭、祕魯、哥斯大黎加、危地馬拉,也隨後宣布了承認臨時大總統,那些都是他周圍的國家啦,周圍的國家。

35歲的伊瓜多,原本是默默無聞的律師,他卻翻轉了過去反對黨虛弱窘困的局面,點燃了希望。數百萬委內瑞拉人在逃亡中,他把他們聚集起來,以國會最大黨魁,最大黨的黨魁的身分,按照委內瑞拉憲法的兩個條文,有權組織過渡政府臨時總統,直到大選為止,他獲得了回應。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昨天發生的事情,2017年委內瑞拉出現了動盪,反對者已經要求馬杜羅下台,而目前3名委內瑞拉的律師,要求美洲人權組織給予反對派領袖,予保護性措施。

去年馬杜羅在大選中再次獲勝,在僅有32%的投票率中,取得68%的選票連任。所以這個問題是在這兒,完全是他的虛假跟操控,所以你可以看成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當時的委內瑞拉人是拒絕投票。因為面對暴政、面對獨裁,他沒辦法選擇,所以作為個體的人沒辦法,拒絕投票。當過低的投票率,低過了1/3,在黃金分隔線上你起碼33%你還可以,他32.3%,那根本不是。就是沉默拒絕投票的人,占67.7%,這是國際社會正常社會,不接受他的理由對吧,理由。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出現今天的場面,但是在我的眼睛裡,89年在東歐地區出現的類似場面,再現今天。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