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述】歐洲對華態度轉硬 習近平訪意簽約難有轉機(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9年03月22日訊】【今日點擊】【石濤評述】(3420-2)

提要
歐洲對華態度轉硬 習近平訪意簽約難有轉機(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又是星期日,那現在這個時間,應該是習近平歐洲,主要是法國、義大利,其實主要是義大利和摩洛哥。在義大利簽署了,一帶一路的備忘錄協議,沒有法律約束,但是國內認為呢,國內把他推崇成是習近平思想的,進入歐洲絲綢之路,馬可波羅故鄉的一大功績。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習近平訪問義大利,簽的是備忘錄。備忘錄就是雙方有進有退,可是在今天中國呢,目前走到這份上包括習近平呢,同樣是他知道難,所以能走一步算一步。

整個大的氛圍和環境,造成了對整個中共體制本身的對壘、衝突。那對壘和衝突,跟習近平的整個對外政策,什麼韜光養晦拋棄了,而是一種強勢對外的政策。其實為什麼叫強勢對外,而他強勢對外就是用錢買,全都是用錢買。為什麼?自卑。他從9歲一直自卑到去年宣誓就職,9歲文革開始他們家遭到了打擊對吧,9歲當成現行反革命,他是現行反革命,被批鬥過;13歲送到北京,它不叫北京少觀所,那時候不叫,就是北京什麼什麼監獄,少年監獄。

13歲被母親出賣,15歲跑到梁家河,待了7年,他住在梁家河他住炕那是土炕,他下面放的全是六六粉。現在國內肯定沒有六六粉了,六六粉就是白粉麵,一小包基本就能死了,沒嚐過。我們那時候認為,固體的白麵麵就是六六粉,液體的就是敵敵畏,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那敵敵畏做假毛台,用敵敵畏,據說味道很像,沒喝過。他的生活是這樣的,所以在他16、7歲,17、8歲的時候,他自己的弟弟就是現在的弟弟習遠平,到梁家河看他,在他床上,哥倆嘛小哥倆一晚上下來,他弟弟身上燒得全是泡,那東西太厲害了,燒得全是泡。

如果家裡長蝨子,馬路上就那大蝨喔,長了蝨子實在沒招,特別是衣服啊,你的好衣服啊,尼的毛的如果真走了蝨子,那一點辦法都沒有。唯一的辦法,拿敵敵畏裹,在羊絨大衣上撒了敵敵畏,那後面能不能穿咱就不知道。撒上敵敵畏,拿個大垃圾袋,凡是有蝨子有蚧的,就你看動物園的那個猴子崽的就那個,拿個大口袋往裡裝,你把敵敵畏,不是六六粉弄裡頭,把蓋一封,往那一扔,扔三天那蝨子全死了。所以他弟弟曾經經歷過,一個晚上就身上搔的都是泡,他沒事,皮糙肉厚不是,他是太苦了。人在那環境中,所以他是自卑,一路走到他權力奪完了,天下是我的,沒有第二個,王岐山就靠邊站了,王滬寧甘當孫子,所以就可以這樣。

王滬寧得誰都是孫子對吧,三朝元老江澤民下他是孫子,胡錦濤下他也是孫子。我不管你主子是誰,這是他生活的方式,能夠活下來的方式,都在苟且偷生,沒有對錯。我沒說他個人,其實說這些都是中共的體制的邪惡,很多朋友以為說我說個人,你也在中共黨文化中的影響,把什麼東西都放在個人上去攻擊個人,我講的是道理,他們都是受害者,習近平也是。所以當他起來的時候,驟然拋棄韜光養晦,一個自卑的人驟然獲得權力,他要以最短的時間,展現出他的人生之魅力,人格之魅力,就是自負。都是故事啦,我跟大家講都是故事。

所以這裡講說,習近平在地緣政治上,改了原來的韜光養晦錯了,不再掩蓋鋒芒和自信。他也用了自信,不是,自卑,他在借助這個環境和他的權力,去宣洩自己內心的憤恨。沒有什麼國家不國家的,他知道不知道騙人呢?他真實的那一面他知道,這東西都沒用,但是我才不管那個呢,我爺痛過,我都六十多了,我知道哪天我死啊,他做一代主啊。

歐盟表示了巨大的擔憂,態度越來越強硬,外長曾經表示,歐盟不能再天真地看待,中國利用經濟政策,提高戰略影響力。這裡態度比較有趣的就是德國,德國已經開始拍賣5G。但是呢在5G的問題上,它不明令禁止華為和中興,可是它的包括默克爾,包括它的外長、內政部長,又發表很強硬的說法。所以它自己給我的感覺,就是德國在中國的生意太大,太大了,那因為它的精密儀器,跟它的高檔汽車、高檔消費品,主要是與機器有關,在中國的市場太大,那它不想去惹一個東西。我指名道姓說,我就不要你,你是孫子,它不這麼幹,它就低著頭,誰是孫子,誰知道,它這麼幹。

但是呢美國是想讓它明確說,你就得明明白白地切斷了,它不說這話,大概是這樣的嘍。所以德國帶動下,法國跟德國在這個問題上,越來越趨近。所以在整個歐盟呢,其實對中共的拒絕態度越來越明顯,德國已經開始加大,對外國投資的審查力度。是,中國不僅長期無視對它行為的批評,更表現出咄咄逼人的趨勢。咄咄逼人的趨勢,我覺得就是習近平個人,那國內對他的批評也在這。

所以批評都是從方法上批評,你沒看到他多年的自卑之壓抑,一旦擁有權力的爆發,他是自我的欣賞與宣洩,他目中無人的。你看他開兩會他這樣,根本不看,他目中無人的。因為他曾經被周圍所有這樣的氛圍批鬥過,他報復的是中共國下的這些,官、商、菁英所有的人,這個是沒有辦法的,這是命運所致。所以他的報復之心態的做法,把中共推到死路上。

華盛頓智庫的一個人雅各布,中共廣泛的政治走向偏離市場,更多國家干預,重心在國有企業,不進行市場化 ,顯然已經成為歐洲國家,對中共擔慮的源頭。華爾街日報昨天的報導,一帶一路義大利跟歐盟出現分歧,內部也有一些分歧。義大利自己希望在歐盟有更大的主動權 ,而強調與中國簽署的備忘錄不具法律約束,與歐盟的利益沒有衝突。所以很顯然義大利在利用習近平,讓自己的整個權力和空間充滿活力,它借助習近平打歐盟,而又沒有約束力,就在耍習近平,我沒有法律約束。

而耍習近平是為了我現在需要,我跟你簽了備忘錄,你是不是再給點錢那些 ,它要那一點錢,20億50億100億,它要這個錢。因為我現在沒錢,所以花錢買,花錢買它又謹慎,但是習近平而言,我才不管你什麼備忘錄不備忘錄,你現在只要做個頭,你說我好,行你就行,我給你一點錢各具需要,我個人覺得沒有什麼太深的東西,它就是各具需要,現實環境中走到這。所以當它不具備約束力的時候,那今天的備忘錄,跟我們看到中共在一些落後國家,簽署的一帶一路是兩回事的。

當年的馬來西亞,後來的什麼馬爾代夫,包括在巴基斯坦等地方 ,跟那個東西是不一樣的。另外德國的專家說 ,審視備忘錄中的內容,義大利內部有很大的分歧,在我看來最強勢的政治人物是,聯盟黨的黨魁,他還沒有表示支持簽署協議。而聯盟黨義大利,對義大利和加強聯繫,以及在一帶一路的決策中,沒有太大的興趣,他說或許對港口項目進行投資。但義大利和中國打算,結為類似同盟根本不可能,我沒看出他們手中有這個牌。其實沒什麼牌了,大家都裝著鬼對吧。但是在我眼睛裡確實有個概念,義大利是今天西方文化的根本,中共本身是最邪惡的東西。可是中共本身的邪惡,來自於馬克斯恩格斯,同樣是從歐洲的,所以這有一種回歸方得始終的故事。這個圈圓了能產生什麼作用?去應對著某種天象。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