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婦產科醫生的選擇

大陸大法弟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是一名婦產科醫生,會經常碰到患者要求流產的事,對常人醫生而言不算啥,可對修煉人就是天大的事,這是殺生。法輪大法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不能殺生,不管患者送紅包也好,還是領導安排也好,我就是不做這事。過程中需要苦口婆心的跟患者說,費時間,有的折騰幾個來回才完。

舉兩個例子:

一次,醫院來了個20歲左右女孩,是一個偏遠地區的,要求流產。我一看5個多月了,女孩是個學生,沒畢業,沒結婚。

我給她講流產是殺生的道理,告訴她不能這樣做,她很吃驚,又怕丟人,左右為難。我說:「你把你男朋友找來,咱們商量一下行嗎?」她想了想,說:「行。」

第二天,她的男朋友來了,也是個學生。我問他:「這孩子是你的嗎?」

他說:「是」。他很緊張樣子,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說:「你父母知道這事嗎?」

他說:「不知道。」

我把殺生的後果給他倆講了,我說:「你倆年紀輕輕,人生路剛開始,還有許多美好願望,可是這麼小的歲數就殺個人,以後會有好日子嗎?會有幸福嗎?不毀了自己嗎?」他倆不語。

我又說:「你看這樣好不好?把你家父母找來,咱們商量一下,想個法,別走這路。」

女孩母親來了,我又開導他們。她母親聽明白了,痛快的說:「聽你的,養著,我拉扯。」

如果是常人醫生,誰扯這事呀?我雖然費了幾天周折,但總算保住了一個生命,而且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孩子得救了,大人也被救度了。

又一次,一個農村婦女要流產,她跟我說:「已經生了兩個孩子了,家裡頭窮,再生養不起。」她一臉無奈和痛苦。

我說:「妹子,現在也沒指標限制了,有了就是奔你來的,天老爺餓不死瞎家鳥,上天給你這個生命,一定會有一生福祿安排,你不用愁,本來你日子就苦,再流產殺生,下輩子還想得好呀?」我這些話是真心為她好。之後,我又給她講大法真相和三退,她明白了真相後,沒有壓力了,一臉輕鬆。她高興的說:「聽你的,留著。」高高興興走了。

也有的患者硬要我給開綠燈,我說:「我是為你好,如果你硬要這樣,可以找別的醫生。」雖然我是幹這行的,但我清楚,什麼叫正一切不正的?告訴世人得福報的道理,而不是順著他們。我的工作得到同事和領導的好評,我調離醫院那天,給三個領導都講了大法真相和三退,他們說:「你是個很不錯的醫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