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建奎前導師公布郵件:我曾阻止但他不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4月18日訊】中國學者賀建奎編輯嬰兒基因事件,被疑背後有中共官方參與。但中方事後要求美國斯坦福大學調查該校教授、賀建奎留學時的導師。該教授日前公布與賀建奎的電郵稱,他對該實驗知情但沒有參與,還曾阻止賀建奎的行動。

《紐約時報》4月16日報導,賀建奎攻讀博士後時的學術導師、斯坦福大學(Stanford)的明星生物工程師斯蒂芬·奎克(Stephen Quake),目前正面臨斯坦福大學對他與賀建奎的往來所做的調查。這項調查開始於賀建奎所在中國大學的校長致信斯坦福大學校長,稱奎克對賀建奎的基因編輯項目提供了幫助。

《紐約時報》報導說,奎克向該報展示了過去幾年他與賀建奎的電子郵件往來。這些郵件顯示,賀建奎曾向奎克通報項目的重大進展,包括基因編輯嬰兒母親的懷孕與分娩,奎克也曾有對賀建奎表示禮貌性的鼓勵,但是從中看不出奎克參與了該項目的研究工作。

報導說,奎克是一名學者兼企業家,他的發明包括用於檢測妊娠期唐氏綜合症以及避免器官移植排異的血液檢測。但他的研究領域不包括基因編輯。

奎克表示,當賀建奎在2016年訪問斯坦福期間告訴他,自己想成為「創建基因編輯嬰兒的第一人」時,奎克感到很驚訝。

奎克回憶說,他當時告訴賀建奎這是一個「糟糕的主意」,但對方有點反駁的意思,顯然不打算聽從他的建議。於是奎克改變了策略,建議賀建奎如果一定要堅持這條路往下走,就需要正確對待它,要尊重參與其中的人和這個領域。

奎克建議稱,賀建奎要獲得相當於美國機構審查委員會(IRB)的倫理審批,以及獲得參與夫婦的知情同意,並且編輯基因只是以滿足一項嚴重的醫療需求為目的。

「我當時沒覺得他會把這事當真,」奎克說,他以為賀建奎不會獲得倫理審批,「很可能他會罷休。」

但事實正好相反,沒過多久,賀建奎就發來郵件稱,某醫院倫理委員會已通過了他的項目。他還在郵件中誇口稱他的計劃堪比諾貝爾獎研究。

奎克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獲得倫理審批和管理這個項目,那是賀建奎的責任。奎克說,如果他在跟賀建奎互動過程中發現對方有不端的跡象,「那麼我的處理方式會完全不同。」

去年10月中旬,在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後,賀建奎曾飛往斯坦福,就如何宣布結果、以及公關和道德規範方面的事務向奎克尋求幫助。

奎克回憶說,他當時繼續向賀建奎施壓,要求他獲得倫理許可。他告訴賀建奎,此事將會受到非常嚴格的審查,「你確定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對的嗎」?賀建奎向他坦承,他們團隊在兩家醫院開展實驗,只得到了其中一家的批准。奎克告訴他,「你最好把這個解決好。」

回到中國後,賀建奎來信說,另一家醫院也簽字認可了前一家醫院的倫理材料。

隨後,奎克建議賀建奎把研究結果提交給同行評審期刊,賀建奎照做了。因為期刊評審需要時間,奎克建議賀建奎不要在11月的香港基因編輯會議期間公布這件事。但是,賀建奎沒有被說服,他堅持在香港公布結果。

當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傳出後,奎克給賀建奎發郵件說,「祝你即將到來的演講一切順利」,但補充說,「請把我的名字」從幻燈片的致謝名單上刪去。

「他是在圍繞這件事大肆炒作,」奎克受訪時說。「我真的不知道結果是好還是壞。但這件事與我無關,我不想讓我的名字出現在上面。」

報導引述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生物倫理學家、2017年全國人類胚胎編輯委員會領導人之一R·奧塔·查洛(R. Alta Charo)表示,很多人都希望那些事先知情或懷疑過的人呼聲能再大一些。但她也表示,如果科學家沒有能阻止胡作非為的實驗者,只是建議對方遵循倫理和研究標準,那麼不見得他們就是同謀。

賀建奎去年11月公布了基因編輯嬰兒出生的消息,迅速引起全世界科學家的強烈譴責。中共官方被迫對賀建奎團隊進行了處理,還宣稱要「完善醫學倫理立法」,並將賀建奎移送司法,不過至今沒有任何相關動作。

事件曝光後,多家陸媒揭露,賀建奎是中共通過「千人計劃」從美國挖回的「人才」,賀的基因編輯項目也得到了他所在學校南方科技大學和所在地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的資金支持,賀建奎和南方科技大學、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三者還同時持股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

有分析認為,賀建奎爭搶「基因編輯嬰兒第一人」,可能和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有關。而中共將注意力引向美國大學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似有推卸責任之嫌。

(記者栗捷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