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前导师公布邮件:我曾阻止但他不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4月18日讯】中国学者贺建奎编辑婴儿基因事件,被疑背后有中共官方参与。但中方事后要求美国斯坦福大学调查该校教授、贺建奎留学时的导师。该教授日前公布与贺建奎的电邮称,他对该实验知情但没有参与,还曾阻止贺建奎的行动。

《纽约时报》4月16日报导,贺建奎攻读博士后时的学术导师、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明星生物工程师斯蒂芬·奎克(Stephen Quake),目前正面临斯坦福大学对他与贺建奎的往来所做的调查。这项调查开始于贺建奎所在中国大学的校长致信斯坦福大学校长,称奎克对贺建奎的基因编辑项目提供了帮助。

《纽约时报》报导说,奎克向该报展示了过去几年他与贺建奎的电子邮件往来。这些邮件显示,贺建奎曾向奎克通报项目的重大进展,包括基因编辑婴儿母亲的怀孕与分娩,奎克也曾有对贺建奎表示礼貌性的鼓励,但是从中看不出奎克参与了该项目的研究工作。

报导说,奎克是一名学者兼企业家,他的发明包括用于检测妊娠期唐氏综合症以及避免器官移植排异的血液检测。但他的研究领域不包括基因编辑。

奎克表示,当贺建奎在2016年访问斯坦福期间告诉他,自己想成为“创建基因编辑婴儿的第一人”时,奎克感到很惊讶。

奎克回忆说,他当时告诉贺建奎这是一个“糟糕的主意”,但对方有点反驳的意思,显然不打算听从他的建议。于是奎克改变了策略,建议贺建奎如果一定要坚持这条路往下走,就需要正确对待它,要尊重参与其中的人和这个领域。

奎克建议称,贺建奎要获得相当于美国机构审查委员会(IRB)的伦理审批,以及获得参与夫妇的知情同意,并且编辑基因只是以满足一项严重的医疗需求为目的。

“我当时没觉得他会把这事当真,”奎克说,他以为贺建奎不会获得伦理审批,“很可能他会罢休。”

但事实正好相反,没过多久,贺建奎就发来邮件称,某医院伦理委员会已通过了他的项目。他还在邮件中夸口称他的计划堪比诺贝尔奖研究。

奎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获得伦理审批和管理这个项目,那是贺建奎的责任。奎克说,如果他在跟贺建奎互动过程中发现对方有不端的迹象,“那么我的处理方式会完全不同。”

去年10月中旬,在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后,贺建奎曾飞往斯坦福,就如何宣布结果、以及公关和道德规范方面的事务向奎克寻求帮助。

奎克回忆说,他当时继续向贺建奎施压,要求他获得伦理许可。他告诉贺建奎,此事将会受到非常严格的审查,“你确定你做的每件事都是对的吗”?贺建奎向他坦承,他们团队在两家医院开展实验,只得到了其中一家的批准。奎克告诉他,“你最好把这个解决好。”

回到中国后,贺建奎来信说,另一家医院也签字认可了前一家医院的伦理材料。

随后,奎克建议贺建奎把研究结果提交给同行评审期刊,贺建奎照做了。因为期刊评审需要时间,奎克建议贺建奎不要在11月的香港基因编辑会议期间公布这件事。但是,贺建奎没有被说服,他坚持在香港公布结果。

当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传出后,奎克给贺建奎发邮件说,“祝你即将到来的演讲一切顺利”,但补充说,“请把我的名字”从幻灯片的致谢名单上删去。

“他是在围绕这件事大肆炒作,”奎克受访时说。“我真的不知道结果是好还是坏。但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不想让我的名字出现在上面。”

报导引述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生物伦理学家、2017年全国人类胚胎编辑委员会领导人之一R·奥塔·查洛(R. Alta Charo)表示,很多人都希望那些事先知情或怀疑过的人呼声能再大一些。但她也表示,如果科学家没有能阻止胡作非为的实验者,只是建议对方遵循伦理和研究标准,那么不见得他们就是同谋。

贺建奎去年11月公布了基因编辑婴儿出生的消息,迅速引起全世界科学家的强烈谴责。中共官方被迫对贺建奎团队进行了处理,还宣称要“完善医学伦理立法”,并将贺建奎移送司法,不过至今没有任何相关动作。

事件曝光后,多家陆媒揭露,贺建奎是中共通过“千人计划”从美国挖回的“人才”,贺的基因编辑项目也得到了他所在学校南方科技大学和所在地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的资金支持,贺建奎和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三者还同时持股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

有分析认为,贺建奎争抢“基因编辑婴儿第一人”,可能和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有关。而中共将注意力引向美国大学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似有推卸责任之嫌。

(记者栗捷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