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才子佳人的意外結局 證明姻緣真乃上天注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4月21日訊】中國自古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天命觀,意指人的一生乃上天注定,男女之間的姻緣也是如此。在古籍中,有一段關於才子佳人的記載,意想不到的結局,讓人不禁感嘆,姻緣真乃上天注定,「佳偶天成」天命不可違

古人雲男子重才,女子重貌,男女和諧。清代沈起鳳所著的《諧鐸》記載了一對才子佳人的故事。太倉地方的蔣生,弱冠年紀就能文了。有一回,他跟著一群商人乘船泛海,最後隨著海浪飄流至一處。那裡環山排列如屏風,河川澄澈若畫圖。沒有市鎮、城郭,只有數萬株桃樹。

當時正值仲春季節,香風飄拂,數萬株桃花都含苞吐蕊,彷彿織錦的圍屏、繡花的帷幄一般,左右排列。蔣生見此景大喜,帶著一位馬姓商人,順著花徑緩步走去。

忽然瞧見數十隊小繡車,蜂擁而來。都是平民婦女的服飾,但濃妝艷抹,美醜程度不一。其中有一個女的,面凹塌耳,兔唇暴齒,可全身珠寳圍繞、翠玉包裹,好像是富貴人家女兒。飄著絲巾、甩著衣袖,故作妖嬈、嬌媚的姿態。蔣生與馬都失笑不已。

最後有一車,車上坐著個豆蔻年華的女郎,廉價的荊釵壓住髮鬢,身上只有得體的粗布衣飾。而一種天然姿態,似天宮的玉蕊、仙界的瓊英般散發,美的沒有言詞可以比喻。蔣生心中詫異極了,與馬二人尾隨其後而行。

這一群小繡車風馳電掣,一會兒就駛至一個公署,車上的人紛紛下車而入。蔣生一頭霧水,實在搞不明白,只得詢問當地土著。回答說:「此地名為桃夭村。每當仲春適齡男女婚嫁之時,此地的地方官,會先收錄當年適齡的民間女子,以面目容貌定其等第高下。」

「再記錄民間適齡男子,試其文藝高低優劣,定為次序,然後合併男女兩案,以甲配甲,以乙配乙,所以女貌男才,相當登對。今日是女科場,明日即為男性闈場啦。先生倘若尚無妻室,何不一登闈場,隨喜一下?」

蔣生一想,反正沒事,於是頷首答應,與馬賃屋住了下來。想起末車中的女郎,其面貌當居第一;又想自己的文才一向卓越,闈試首選,除自己之外,豈有第二人呢?倘若有這種天緣存在,真是不辜負自己四海求凰的一番夙願哪。

而那馬姓商人也心儀那末車女郎,很想趕赴闈場試一下。於是跑來跟蔣生商量。蔣生笑道:「你素來就不熟悉科考為文之道,何必硬要軋上一腳、賠錢一博呢?」可馬卻執意參加,蔣生勸阻無效。

隔天,入闈場考試,蔣生下筆如神、文不加點,頃刻而成,可馬只能草草塗鴉了事。

考完之後回歸寓所,就有一人傳來消息,說主試者有命,私底下索賄青蚨錢三百貫,即刻穩拿試場冠軍。蔣生怒極,說:「即使我黃金滿屋,我也不會用這種不當行徑干擾天意。也不會讓我的文章蒙羞!」那個傳話的人羞慚而退。可是姓馬的商人卻偷偷的跟蹤其後,把金子塞給了他。

試榜揭曉,馬竟然得了冠軍,而蔣生忝居末座。蔣生嘆息說:「正氣浩然的文字不被看重,固不足惜,可失去了佳人而獲得醜婦,奈何啊奈何!」

不久,主試者以男女分別評定後的次序配合,命那適齡女位居最末者,招贅蔣生於自家。蔣生意料中,新娘必是先前所見到的那個凹面塌耳,兔唇暴齒者哪。想不到的事發生了,等到揭開蓋頭一瞅,天姿國色,容光閃耀,就是那魂牽夢縈的豆蔻年華女郎呢。

蔣生詳細詰問緣由。她說:「妾家貧困,賣珠貝貼補家用,每日裡尚且不夠,而主試者派人向妾求索重賂,應許我名列第一,被妾叱責離去,因此懷恨在心,排名末尾。」

蔣生笑答:「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假使我以三百貫錢行賄而列名第一等,哪有機會得到今晚與心目中的玉人婚配成對呢?」女也笑說:「如今是非不明、黑白倒置,世態炎涼、舉目儘是。惟有固守傳統品德者,終究能邀來天賜的福分哪。」蔣生一聽,大為嘆服。

隔日,蔣就到馬那兒道賀。只見馬形神沮喪,絕口不答一句。因為他所娶的冠軍之女,即是先前所見到的那個飄著絲巾、甩著衣袖,故作妖嬈、嬌媚的姿態者。

蔣笑問原因。得知此女以千金獻給主試者,因而列名第一,而馬本人也因行賄而位列案首。所以就配上了這位寳貝。蔣生笑道:「為了得名而失去了人忠厚老實的本性,那是你自作孽呀,你還怪誰呢?」

馬鬱鬱寡歡不得意,居住了半年就渡海而歸了。而蔣生卻伉儷情深,竟然長久居於海外,不想再返回故鄉啦。

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錢神弄人,是非顛倒。可人哪知,上天造化弄人的權炳與功效,比那錢神是非顛倒來得更神奇更高明哪!這蔣生和女郎,均不屑於出千金買名位,風骨意氣自是不凡,當然得天獨厚,於是他們就注定「佳偶天成」。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