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才子佳人的意外结局 证明姻缘真乃上天注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9年04月21日讯】中国自古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天命观,意指人的一生乃上天注定,男女之间的姻缘也是如此。在古籍中,有一段关于才子佳人的记载,意想不到的结局,让人不禁感叹,姻缘真乃上天注定,“佳偶天成”天命不可违

古人云男子重才,女子重貌,男女和谐。清代沈起凤所著的《谐铎》记载了一对才子佳人的故事。太仓地方的蒋生,弱冠年纪就能文了。有一回,他跟着一群商人乘船泛海,最后随着海浪飘流至一处。那里环山排列如屏风,河川澄澈若画图。没有市镇、城郭,只有数万株桃树。

当时正值仲春季节,香风飘拂,数万株桃花都含苞吐蕊,仿佛织锦的围屏、绣花的帷幄一般,左右排列。蒋生见此景大喜,带着一位马姓商人,顺着花径缓步走去。

忽然瞧见数十队小绣车,蜂拥而来。都是平民妇女的服饰,但浓妆艳抹,美丑程度不一。其中有一个女的,面凹塌耳,兔唇暴齿,可全身珠宝围绕、翠玉包裹,好像是富贵人家女儿。飘着丝巾、甩着衣袖,故作妖娆、娇媚的姿态。蒋生与马都失笑不已。

最后有一车,车上坐着个豆蔻年华的女郎,廉价的荆钗压住发鬓,身上只有得体的粗布衣饰。而一种天然姿态,似天宫的玉蕊、仙界的琼英般散发,美的没有言词可以比喻。蒋生心中诧异极了,与马二人尾随其后而行。

这一群小绣车风驰电掣,一会儿就驶至一个公署,车上的人纷纷下车而入。蒋生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明白,只得询问当地土著。回答说:“此地名为桃夭村。每当仲春适龄男女婚嫁之时,此地的地方官,会先收录当年适龄的民间女子,以面目容貌定其等第高下。”

“再记录民间适龄男子,试其文艺高低优劣,定为次序,然后合并男女两案,以甲配甲,以乙配乙,所以女貌男才,相当登对。今日是女科场,明日即为男性闱场啦。先生倘若尚无妻室,何不一登闱场,随喜一下?”

蒋生一想,反正没事,于是颔首答应,与马赁屋住了下来。想起末车中的女郎,其面貌当居第一;又想自己的文才一向卓越,闱试首选,除自己之外,岂有第二人呢?倘若有这种天缘存在,真是不辜负自己四海求凰的一番夙愿哪。

而那马姓商人也心仪那末车女郎,很想赶赴闱场试一下。于是跑来跟蒋生商量。蒋生笑道:“你素来就不熟悉科考为文之道,何必硬要轧上一脚、赔钱一博呢?”可马却执意参加,蒋生劝阻无效。

隔天,入闱场考试,蒋生下笔如神、文不加点,顷刻而成,可马只能草草涂鸦了事。

考完之后回归寓所,就有一人传来消息,说主试者有命,私底下索贿青蚨钱三百贯,即刻稳拿试场冠军。蒋生怒极,说:“即使我黄金满屋,我也不会用这种不当行径干扰天意。也不会让我的文章蒙羞!”那个传话的人羞惭而退。可是姓马的商人却偷偷的跟踪其后,把金子塞给了他。

试榜揭晓,马竟然得了冠军,而蒋生忝居末座。蒋生叹息说:“正气浩然的文字不被看重,固不足惜,可失去了佳人而获得丑妇,奈何啊奈何!”

不久,主试者以男女分别评定后的次序配合,命那适龄女位居最末者,招赘蒋生于自家。蒋生意料中,新娘必是先前所见到的那个凹面塌耳,兔唇暴齿者哪。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等到揭开盖头一瞅,天姿国色,容光闪耀,就是那魂牵梦萦的豆蔻年华女郎呢。

蒋生详细诘问缘由。她说:“妾家贫困,卖珠贝贴补家用,每日里尚且不够,而主试者派人向妾求索重赂,应许我名列第一,被妾叱责离去,因此怀恨在心,排名末尾。”

蒋生笑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假使我以三百贯钱行贿而列名第一等,哪有机会得到今晚与心目中的玉人婚配成对呢?”女也笑说:“如今是非不明、黑白倒置,世态炎凉、举目尽是。惟有固守传统品德者,终究能邀来天赐的福分哪。”蒋生一听,大为叹服。

隔日,蒋就到马那儿道贺。只见马形神沮丧,绝口不答一句。因为他所娶的冠军之女,即是先前所见到的那个飘着丝巾、甩着衣袖,故作妖娆、娇媚的姿态者。

蒋笑问原因。得知此女以千金献给主试者,因而列名第一,而马本人也因行贿而位列案首。所以就配上了这位宝贝。蒋生笑道:“为了得名而失去了人忠厚老实的本性,那是你自作孽呀,你还怪谁呢?”

马郁郁寡欢不得意,居住了半年就渡海而归了。而蒋生却伉俪情深,竟然长久居于海外,不想再返回故乡啦。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钱神弄人,是非颠倒。可人哪知,上天造化弄人的权炳与功效,比那钱神是非颠倒来得更神奇更高明哪!这蒋生和女郎,均不屑于出千金买名位,风骨意气自是不凡,当然得天独厚,于是他们就注定“佳偶天成”。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