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 李文足信沒寄出 獄中丈夫收到且回了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13日訊】近日,709案中被失蹤4年的律師王全璋,從山東臨沂監獄寄出一封給妻子李文足的信。李文足說,她11日給丈夫回的信,但丈夫10日就收到了,而且回了信。她嘲諷: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

5月10日,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發布一封「丈夫」從山東臨忻監獄的來信,信中的「王全璋」用完全陌生的語氣,稱「正在獄中反思犯下的錯誤」,還要求李文足近期不要探視!

李文足在推特貼出自己給王全璋的回信。她說,早上收到你從臨沂監獄的信,坐在路邊仔細的讀著信,眼淚像斷線的珠子,灑落在手機上。可是讀著讀著,眼淚就收回去了。猛一看很熟悉的字體,越來越陌生了。

她質疑:難道丈夫練了4年書法嗎?猛一看很親密的情書,卻越看越疏遠了。丈夫好像變成了隔壁老王。連寄過去的兒子的照片都不感興趣!

李文足表示,看信的內容,丈夫好像不是被失蹤、被酷刑、與外界隔絕了4年,倒像是去中共黨校進修了4年!她說,自己必須去見丈夫,不親眼看見丈夫,她絕不罷休!

詭異的是李文足這封信還沒寄出王全璋就收到了。

5月12日,李文足在推特表示,她11日寄出的信,在臨沂監獄的丈夫10日就收到了,而且回了信,王全璋在信中說,自己「正在獄中反思犯下的錯誤」,告訴李文足先不要前往山東臨沂監獄看望他,讓他的姐姐王全秀去探望。

李文足公開自己給丈夫的第三封回信,嘲諷道:「親愛的全璋:今天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沒哭,我高興的笑起來!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

李文足說:「這4年,我分分秒秒擔憂著你的身體,時時刻刻想見到你。你不要擔心我『辛苦』,為了你,多少困苦我都會克服!信中說你比在天津看守所的日子好一些。這個我也相信,我覺得臨沂監獄不應該給709專案組當打手吧。」

關於讓姐姐先去看望你的問題,我仔細想了想,你說的有道理,全秀姐離你近一些,方便,我這邊一出門就有峭嶺姐、珊珊姐、二敏姐等人陪伴著,一些人出門的確囉嗦一些。

所以,這次我就聽你的了,讓全秀姐先去見你。但是,我也跟全秀姐說了,如果3天之內見不到你,我就立刻去臨沂監獄。

最後,李文足又叮嚀王全璋說:「下次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要忘了簽名字寫時間啊!」

李文足(左三)表示,自己必須去見丈夫,不親眼看見丈夫,她絕不罷休!(合成圖片)

網友熱議:
「厲害,是AI技術?還是未卜先知?」
「在中共控制的這塊土地上,什麼怪事都有可能發生,你懂的。」
「一個國家,一個政府,偽造信件,下流無恥到沒有底線了。」
「很明顯是造假信,就連崔永元那封認罪信都有可能是造假的。」

709案律師謝燕益律師對王全璋的信,談了自己的看法:

謝燕益寫道:通過書信的方式給外邊親屬寫信,這是它們慣用的一種做法。如果這個信件揭露了它們的罪惡,那就不可能傳遞出來,除非信件內容符合它們維穩的要求,符合它們消聲、掩蓋罪惡的目的。

現在它們利用山東監獄的所謂「教育」,讓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寫信,表達所謂「反思」等等;然後設置障礙,不讓家屬去會見,剝奪家屬會見權,都是它們為掩蓋罪行而不擇手段,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犯罪行為。

違背當事人的本意,讓他們寫出所謂「反思」,幫助它們維穩的背後,它們用一個犯罪行為去掩蓋另一個犯罪,不斷地繼續犯罪,根源還是因為它們對王全璋實施了酷刑,它們3年不讓律師會見,不讓家屬會見,剝奪王全璋的訴訟權,最後祕密開庭、祕密審判。

天津高院檢察院包括現在的山東監獄,為了配合「709」案的製造者,千方百計掩蓋它們前期虐待被監管人、刑訊逼供等反人類罪行,搞這個來掩蓋它們的罪行,就是害怕它們的罪行曝光,它們就是心虛,就是恐懼。

這種做法加重了它們的罪行。本來可以棄惡從善,將功折罪,但它們執迷不悟。大家都不再相信它,體制內但凡有些常識和廉恥之心的司法工作人員,也都知道它作惡,所以無論從法律上,還是因果報應上,它們沒有好下場。

少數人為了自己的安全,想綁架更多體制內人員,想綁架整個體制,綁架整個社會、整個國家作惡,實際上是自欺欺人的,它們達不到目的,反而欲蓋彌彰。

王全璋案或遲或早要大白於天下,作惡的這些邪惡分子們,早晚要受到歷史的審判,這一天是越來越迫近了。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