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新作引發的中國效應

近日,中國國內一家「新興主流媒體」報導了一則來自日本的消息:著名作家村上春樹在其新作中,「第一次對外公布了其父親曾是『侵華日軍』,殺害中國俘虜的殘忍往事」。

村上春樹在這篇長達28頁的隨筆文章中寫道,「父親幾乎從來就不跟我講自己的戰爭經歷,唯一一次講自己殘殺中國戰俘的事是在我小學低年級的時候」;「用軍刀砍下人頭的殘忍光景,不言而喻地沉重印刻在幼年的我的心上」。當然,「這樣殘酷的經歷必然在父親的靈魂深處留下很沉重的疙瘩」;因此「每天早上村上的父親都要在佛壇前祈禱好久,村上問因何祈禱,他回答,為了死在戰場上的人,無論是敵方還是友方」。

從這些文字不難看出,村上春樹所公開的不僅是父親「參與了多場侵華戰爭」的事實,還有曾作為士兵、進行過殺戮的父親對這段歷史進行反思與懺悔的態度。如今,村上春樹「敢於直視並繼承家族負面歷史」、「再次公開呼籲『繼承歷史』、『不能忘掉過去』」,焉知不是因為受到父親的影響所致?可見,日本社會對於侵華的這段歷史,並不僅僅停留在一、兩個人的反思上,而是將其視為一個家庭、兩代人都敢去觸碰的「精神創傷」。

作為「日本80年代的文學旗手」,「每年諾貝爾文學獎呼聲最高的候選人」,村上春樹近年來敢於讓自己的寫作風格發生巨大的變化,甚至公開批評政府、一有機會便站出來呼籲「日本應該為過去的侵略戰爭真誠道歉」,不恰恰反映出,日本民間對侵華的這段歷史早已形成了廣泛的共識嗎?否則,作為一個原動力終究來自於讀者的作家,他的底氣又從何而來?假如他的呼籲不能引發讀者的共鳴,甚至還可能被政府噤聲,那麼他傾盡心血、寫出佳作的意義又怎能實現呢?

許多被徹底洗腦的中國人恐怕不以為然。對於村上春樹的新作,不少評論寫道,「有這樣的覺悟和認清真相的日本人真的不多」、「日本需要有這樣正視歷史的人」、「不是說多憎惡現在的日本人,就是討厭日本不能正視這段歷史這種態度」……我們無從知曉,這些結論到底是依據什麼判斷出來的?但僅是下面的兩項調查結果,就足以推翻中國人當前這種自以為是的認知。

其一、2015年,針對「如果你的國家被捲入戰爭,你是否會主動為國參戰」的問題,來自65個國家和地區的民調結果顯示,日本只有10%的國民表示「願意」,是民眾參戰意願最低的國家;而中國的這一比例卻高達71%。看來,對於戰爭所帶來的傷痛,中國人作為直接的受害者,所進行的反思倒還不如日本人了。

其二、日媒在2015年公布了這樣一項民調:46%的日本受訪民眾認為,在「二戰」中,日本發動的既是「侵略戰爭」,也是「自衛戰爭」;另有三成民眾認為,就是「侵略戰爭」。可見,直接否認日本「侵略」的不到三成。實際上,65%的日本民眾都承認,對戰爭的清算「仍不充分」。因此,認為「日本與受害鄰國實現了和解」的日本人只有46%;認為「很好的實現了和解」的日本人,甚至只有1%。

儘管日本媒體不時揭批「在日本政府(製造的)壓力下,不少教科書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再現倒退」,但資料顯示,日本國內各個版本的歷史教材都不曾否認過南京大屠殺的事實,「因為這是日本政府公開承認的歷史,若公開否認,就無法通過文部科學省的審定」。

為了捍衛這個「不否認」的底線,針對「日本右翼出版的教科書沒有明確提到南京大屠殺的死亡人數」一事,日本國民所表現出的強烈反應是:老師、PTA(家長與老師的聯合組織)、歷史學者、司法界以及市民團體多次聯名呼籲,要求各學校和教育委員會不要採用這些教科書,不要將「被歪曲了的歷史教科書」發放到學生手中。

不提具體的死亡數字,就是「歪曲」,可見日本民間對侵華戰爭的反思力度,決不遜於村上春樹這位作家。那麼,日本政府又是否真如村上所說,沒有「真誠」、「認真」的道過歉呢?根據史料記載,1964年,日本訪華代表團負責人表示,要對日本侵華戰爭向中國人民道歉;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於日本建交之際訪問中國時,再次提出要跟中國道歉。此外,日本官方還數次提到要對戰爭中造成的損傷進行賠償。

然而,據《中共黨史資料﹒第七十四輯》刊載的《中國共產黨對日政策的形成與演變(40年代後期——50年代中期)》一文介紹,1955年11月,周恩來在接見日本訪華團時指出,「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在50年代就決定,……放棄向日本索取戰爭賠款」;1957年10月,周恩來向前來道歉的日本日中友協第一任會長松本治一郎明確表示,「日本人民是無罪的,中國根本沒有向日本要求賠償的意思」;1972年,經毛澤東同意的《中日聯合聲明》「明確宣布放棄一切政府層面的對日索賠」。

毛澤東不僅拒絕日本的賠款以及任何道歉,甚至還十分「真誠」、「認真」的對日本表示感謝。僅根據中共早期的官方刊物記載,毛至少就有六次在正式場合感謝日本侵華。毛澤東對日本侵華所表現出的無法自控的感激和喜悅,顯然就是因其「藉助日本帝國主義的力量消滅中國的資產階級,實現由共產主義掌權的目標」實現了。在此過程中,「蘇聯間諜佐爾格和日本親共間諜尾崎秀實一直在為將戰爭控制在中國的範圍內作著努力」。這也正是發現自己被當成了棋子的日本軍部於1941年逮捕了包括這兩人在內的30名間諜,並於1944年將這二人施行了絞刑的原因。

儘管日本侵華不能簡單的、僅歸咎於侵略者一時不慎、慘遭利用,但共產國際的騙子們存心設局、內外勾結,顯然會讓所有人都難以招架、防不勝防的。更何況,這些陰毒的騙子躲在暗處,又擅長在背後搞陰謀詭計;他們的「獵物」儘管強大,卻在明處。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日本侵華早已在中共的算計之中。可見,中共才是中國人慘遭日本侵華戰爭荼毒的罪魁。

然而,從日本侵華的歷史細節到全貌,牆內的中國人又如何能知曉?那些在國內的網站上,衝著日本人叫囂「要正視歷史」、「正視歷史是一個國家發展自己的基礎條件」、「不敢正視歷史的人沒有未來」的大小五毛們,是否曾想過,到現在仍不敢公開歷史、正視歷史的中共會有未來嗎?在中共的隱瞞與篡改下,只能看到謊言與虛假歷史的中國人,又是否會有未來?

應該說,對於日本知名作家的公開反思,中國人最需要認清的一點是,在日本人所有的高貴品質中,反省自己國家的錯誤、揭批自己國家政府的惡行,才是當今中國人最應該學習的。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