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三十年前的今天:六月六日(上)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07日訊】【今日點擊】(3483-1)

【石濤評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 :六月六日(上)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接著跟大家分享89六四30年紀念性節目。我們已經分享大概從2日,6月2日一直到6月5日,講到了開槍,講到了這個過程。每期節目的,就是每一組節目當中呢,前半部分幾乎都是我個人看到的,我在北京城看到的。北京城太大,看到的過程只是我侷限的一部分。在當時89六四當中之前,到5月分,4月分、5月分,主要是5月分,當時有一個北京城的摩托車啊摩托隊。摩托隊那是當時在80年代初,人們說在萬元戶的時候,你現在算應該是在83、84、85、86,大概這個前後,北京城開始有錢人買摩托車。

改革開放造成了一些普通人可以練攤做生意,其實那時候就賣個背心、褲衩,就賣這些東西。原來跟大家講過,我說在西單商場每天晚上六點鐘,夏天的時候每天晚上六點鐘有練攤的,就在馬路上,騎一個平板車,就賣針頭線腦,賣個糖葫蘆,不是糖葫蘆,夏天不是糖葫蘆,賣冰棍。人們晚上去遛彎兒到那邊去玩,花錢買東西,因而在馬路兩側馬路街頭就出現了。而在西單大街跟王府井大街的,對不起,跟這個長安街的把角處,現在肯定都沒了,那個時候是比較火爆的。

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個人騎個平板車,賣黃裙子,明黃的,女孩子穿的,這樣的兩個帶,就這樣的一個裙子,裙子下面到膝蓋,黃布,十元一個。他拉一車,大概圍了裡三層外三層搶啊,十元一個。那現在想起來,那是86年、87年,那一天他有多少賣多少,瘋了。是因為太窮了,第一個;第二個,文革太邪惡了,女孩子們根本就,她穿裙子美是一種天性,女人的天性,那根本沒機會美對吧。所以那個人咱們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但我只是跟大家介紹當時的背景。

這批人很多是下大獄上來的,在監獄裡,因為打架,因為偷,主要是因為打架因為偷,人們判了監獄了。兩年徒刑,三年徒刑,從大獄出來之後監獄出來之後沒有工廠要他,而絕大多數的工廠都是國營企業,有政治審查的,所以呢他們就沒有出路。也恰恰是這些人破罐破摔,因為他沒出路了嘛,活著吃飯都是問題,他們開始倒這些貨。倒貨的就比較簡單,賣花生米啊,賣五香花生米啊,賣這個。那能夠自己找地方加工的,那就腦子很靠前了。這批人起來之後就開始買摩托車,那時候摩托車可能隨便買,沒買過。便宜的一兩千元,後來貴的,好一點的四五千元。四五千元就是YAMAHA,我現在能記的YAMAHA,本田,日本的。

那在北京城能騎摩托車,那你就是最富有的人。有個鄰居是騎那個,所以那時候叫肉包鐵,我們管它叫肉包鐵。那肉包鐵的意思就是,那東西摔出去人不就摔死了嗎,車是鐵的,人在外頭,肉包鐵。到了89年,這個89六四之前,北京城已經有,大概這期間騎摩托車的很多人被打壓了,就是肉包鐵的概念。而且有些人死了,死了是摔死的,因為那時候有錢就瞎做嘛。在89六四的時候北京城,大概還剩200多輛300多輛摩托車。在四月底軍人就進了北京城之後,後來就傳, 從那開始之後,4月27日大遊行說軍人要開槍,後來這事就涼下來了,但是人們一直認為軍人有可能開槍。

在89六四前後,那這批人就圍著二環路轉,主要是在二環路上,東直門、西直門、德勝門、安定門,這邊宣武門其實比較長,主要是北邊跟西邊。他們向廣場學生講說北邊有什麼軍人行動,南邊有什麼軍人行動,學生去支援。那個時候是一摩托車嘩從那邊來了,說哎呀德勝門有軍車進來,有坦克過來。跟這個東直門,東直門遇到過坦克,我自己遇到過坦克,大概有七、八輛,它沒從正街過來,它從東直門小街過來。結果被老百姓攔了,攔在東直門立交橋上,立交橋的外面。

那個甭管是大娘大嫂的,就是跟那些軍人孩子們說,那些軍人都是孩子,那是我眼睜睜看見坦克車的。

所以在這批89六四之後,這批騎摩托車的因為他都有登記了,全北京城抓摩托車,89六四之後騎摩托車的人全都消失了,沒了。那我認識的人,他也住在府右街,是鄰居了。那個人當時從那時候跑到澳洲去了,他跑到澳洲應該他是從天安門廣場,澳大利亞大使館的人,他拿到了條,拿那個條登飛機就能跑。加拿大大使館當時也發條,在這個廣場。你只要有機會,你只要進入首都機場,你拿這條進入首都機場,你拿到加拿大的飛機你就能跑。所以這是當時的我們看到故事。

那在89六四我現在印象比較深的就是晚上開槍的時候,其中有一個鏡頭是一個騎板車,板爺,然後有三個人在護著另外一個人,那個人大腿打傷了,他往醫院跑。那張照片是美聯社還是路透社在30年前第一次拿出來的。讓我感嘆的是,拉板車的那個人跑出來了,北京板爺。他說濤哥啊,他說這張照片上是我啊,那是讓我非常感觸的。他說那是當時我拉那個人,那個人大概3、40歲,大概表面上是腿打傷了。而更加令我感觸的,被打傷的這個人,他的太太跑到了美國西部,竟然也在我節目上說,哎呀,那是我先生,6月30日死在了北京醫院,死在了協和醫院。而她先生被打傷,沒參加活動,是回家的路上給打的。他是什麼,應該是個文化人啦,因為他是在什麼研究機構工作的。所以被拉的,救人的人和被救的人親屬,在我們節目中匯總在一起。所以那個是,到現在呢板爺還在推特上說,濤歌還記著板爺嗎,我不會忘的,北京人,我印象他可能說是門頭溝的。世界奇大,世界極小,世界極小是緣分來的。世界奇大是我們今天站在肉身角度上看到的距離。

6月6日大概在下午的時候我從復興門過,往這個天安門廣場走。那時候北京人不說話,那時候開始燒軍車,去看場面。被燒的軍人,共產黨故意把那些屍首曝光,曝露於天下,沒人去收屍,它去激發仇恨,它給自己屠殺學生來創造理由。

在崇文門,崇文門外,崇文門大街,崇文門大街,崇文門外在便宜坊,便宜坊北京有烤鴨店,兩個比較有名的,當時,現在有很多啦,全聚德和便宜坊。全聚德是在前門,便宜坊在崇文門,賣烤鴨的。在便宜坊店的門口有一個過街天橋,就是人們走路的。距離南二環,那個二環路大概,就是崇文門的那個立交橋的話有2公里,不到2公里,2里地,1公里,大概就那麼。

它把那個人,它說是軍人,不知道,吊起來,吊在脖子上,吊起來,給點了燈了,吊在了過街橋的中間那兒,這個人懸空著,點了天燈給燒了。共產黨宣傳是,說是軍人。那我看到的時候,那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軍人。6日7日左右,大家當時,我身邊的,我們看到的人默不作聲,誰也不說話,就去看。就去看什麼意思,這是永遠不會再發生的。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