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逃犯條例:香港各行各業表憂慮 揭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1日訊】【今日點擊】(3486-2)

提要
逃犯條例:香港各行各業表憂慮 揭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昨天9日大遊行的時候,從一開始的時候,我個人看得有點稀哩馬虎的,說實在有點稀哩馬虎。上網上去找現場直播的一些媒體,有看到大紀元、有看到希望之聲,那做得比較到位的話,應該說是蘋果日報,蘋果日報設了很多點。在當時現場出來的場面呢,剛剛開始遊行的場面,原因就是在維園,維園是他的集合地。在六四的時候當天夜裡,進行六四燭光悼念的時候,維園去了18萬人,那是維園能夠承受的最大的人數。

我們每到6月4日,6月1日的時候,我個人都在休假,跟大家製作了89六四,當時我個人經歷了很多故事和場面。那在外面呢,當時跟人家拍過六四紀念節目。當時給我的體會在六四那天晚上,去了應該不下20萬人,因為有太多人進不了維園。那後來在香港看我節目的朋友們,很多人反饋說濤哥你說對,我們根本進不去了,所以是圍繞著維園四周。那道理很簡單,在大遊行的下午2點鐘,他準備出發的時間是3點鐘,到了下午2點鐘維園已經進不去了。通理說那時候的維園,已經接近18萬人,將近18萬人,他說是有6個足球場,包括它的籃球場。

那後來有人站在高處拍下來的片子,記述了很壯觀的場面,所以遊行是提前出行的,大概在2點20分。警察就要求組織者明證,說你必須要人疏散,要開始遊行了,你得提前,要不然這人受不了了,他就圍繞著維園四周的交通,全都給癱瘓了。那昨天出現的狀況,就是香港地鐵幾乎處於癱瘓,因為人太多。那後來很多人沒辦法,因為香港是一個島啦,所以很多人是透過海輪郵輪,半途插進遊行隊伍,那大家就各自想自己的辦法。但是在遊行開始的時候,更多的人選擇了都到維園去排隊,去從一開始走進。

我個人聽了挺感動的,所有人都認為,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將是香港最後一次大遊行,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這個話聽起來很悲劇,這話你要說兩頭呢,這次遊行完了之後,等下次再遊行的時候,是共產黨沒了。人們會站在人們的認為,會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去說的,會感覺到一種香港人的無力感。但在我個人的眼睛裡,這就是定數就這麼來的。在今天中國人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時候,人們會重心去喚醒自己對神的,對一種無形的精神的力量的一種追尋、一種祈禱。在任何民族、任何環境、任何時代,都是這樣。

所以不壓到底處絕不會,人們在現實利益誘惑中,人們很難去相信神的祈禱的力量,人們更相信自我抗爭的力量,相信拳頭。儘管一拳打在自己的牙掉了,這保不齊,但他也相信自己的拳頭,這是利益的,這是慾望的驅使,造成了人們在現實環境中,追求利益的過程。那神佛是慈悲的,人們當在現實利益中無力的時候,你會看到神佛背後的力量,在其人的背後的力量。所以當時給我個人在看那個環境中,我個人也蠻感觸的,與其說是香港人的覺醒,其實你也可以說,是給神明救度中國人,一個藉口、一個機會。就我個人來講,一個藉口、一個機會,但是凡事跟中共走的,凡是要綁著中共的,沒有一個會是好下場。

逃犯條例:香港各行各業表憂慮 揭示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還是BBC的,各行各業表現擔憂,揭示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可能這應該是BBC駐香港的記者啦,因為幾乎都是他一個人寫的。中國政府不叫政府叫政權,各行各業的擔憂,但所有有錢人都不出來,影藝人都不出來,唯一出來的是有錢人,蘋果日報的老闆,那他都是鳳毛麟角咧,其實就像太極圖一樣對吧,那魚眼圖白的點一個黑,黑的點一個白,相生相剋,習近平的方得始終。

習近平我跟你說他後腦了毀了,他當初在十九大說了這麼一句話,共產黨一定被他說死,這同樣是定數跟命運。這是一張很有名的照片,我在幾個不同的地方都看到了,無論香港內部或者歐美國家,都擔憂條例一旦通過,身在香港的任何人,都將面臨被移交到,人權與司法不完善的中國大陸的風險。這話說得多曖昧,什麼叫不完善,司法是中共政權的二奶,年輕、漂亮、誘人、齷齪、骯髒、下流,招之即來、揮之即去。

港府強調說移交安排有法庭把關,並稱不會移交涉及到,死刑或政治相關犯,但是起決定權的是香港特首。所以法律通過,林鄭月娥就是一個小習近平,法律是她。有朋友說,濤哥那你是不是有機會去香港,我個人就哈哈一樂。今天站出來的103萬人,各個都可以以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移交到深圳法庭,各個都可以。中小企業聯合主席接受BBC專訪,改革開放數十年裡,不斷鼓勵香港人到大陸投資,以前在大陸經商有很多潛規則,可能需要向個別人送煙送酒,或者付費把他們的子女送到外國讀書。在逼迫之下,作為中小企業聯合會的主席,自己承認自己的做法,來到那個環境中,只能隨波逐流。

而他隨波逐流的一切,為了請官,共產黨的官,能夠讓他有一個通行之路,今天卻成為被定罪的理由,其實他講的是這麼個道理對吧。共產黨不是魔鬼,能有這個。所以我覺得這些,他說了半天不就在利益上嗎,這些老闆現在跑回香港了,但是只要他在大陸有生意,大陸有個官,想要他的生意,他只要不給,這個官就可以動用當地的法院,就可以動用當地的法院,同樣可以買通林鄭月娥,把他引渡過去,10分鐘,從港澳深大橋就運過去。反正他身上沒有非洲豬瘟,到那兒就七哩喀啦給你切了,就這麼回事。

為了提高犯罪條例,早已剔除了與經濟什麼相關的條例,這都是港府自己的說法對吧,而那生意人也在以生意人的角度去討論。但是在昨天大遊行的時候,CNN採訪了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他問他:你這麼小,你為什麼出來?這男孩你知道竟然說什麼,這男孩說,我,就我個人來講,我很清楚,中共政權會以,他是講北京政府,會以各種理由,把任何一個香港人和途經香港的人,都抓到大陸去。但是任何理由都是欺騙,關鍵的問題是他們能夠認清,中共政權的邪惡時,這些人將是被抓的主體。連那個才,連那個問問題的那個CNN的記者,聽了都一愣,看樣子十三、四歲的小男孩。

媒體界談到了就是白色恐怖,那很簡單,我以為如果條例通過的話,蘋果日報怎麼生存,不開玩笑,蘋果日報怎麼生存?在香港的那些大律師,包括維權律師的協會的人,他們都將可能被引渡。記者協會形容說,只要一落案,那高懸在記者頭上的一把利劍,自我審查,新聞自由將倒退。沒什麼倒退啦,大家就全扯胡了。這篇文章主要是,它講了很長,主要是從利益的角度來講,香港可能如何,在各個界面,學術界。

研究題目或者受限,主要是人權、利益、自由、人性、宗教、信仰,都將直接受到衝擊。對司法界說,衝擊法治,寫得很文化,只要這個條例通過,只要香港特首成為了小習近平,那香港的司法獨立,就根本不存在。因為裡面牽扯到行政的問題,牽扯到香港特首能夠掌控的,任何一個人的生殺大權,任何過境香港的人的生殺大權。而這個人如果是個中共的走卒,中共邪惡生命的一部分的話,那代表的整個是共產黨。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