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金「培訓」外國記者 內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24日訊】日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創辦的新聞學研究刊物《哥倫比亞新聞評論》(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發表了一篇題為「即使你認為與中國沒關係,但中國與你有很大的關係」的評論文章,披露中共通過對外國新聞機構的培訓項目,大規模收買亞洲和非洲國家記者,讓他們跟隨中共官方的口徑,所謂「正面」地講述中國故事。

文章介紹,中共國際新聞交流中心非洲、亞太分中心分別於2014年和2016年推出年度計劃,對訪華的亞非記者進行培訓。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區、歐亞大陸、南亞和中東也有類似的計劃。如2019年2月27日,就有來自49個非洲和亞洲國家的50名記者,到北京參加國際新聞交流中心非洲、亞太分中心2019年項目聯合開班儀式。

據悉,這些亞非記者們在接下來的10個月里,將參加包括中文、政治、經濟學等一系列培訓課程。他們將被安排與中共政府和公司高管進行面談,報導高調的活動,並參加選定的中國新聞媒體的實習。這些課程資金充足,記者將被安置在北京市中心的公寓里,每月獲得食物和娛樂津貼,並前往中國各地的熱門城市和景點。

去年11月,印度網站「ThePrint」前駐華記者阿南特·克里希南(Ananth Krishnan)也曾披露類似的信息:從2016年開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十幾個國家的亞洲記者,受到中共紅地毯式的待遇:除了免費住在豪華的外交公寓和每月5000元的補貼外,還有每月兩次機會免費各省旅遊,上漢語課程,並在課程結束獲得中國大學學位等。這些記者還得到其他外國駐華記者通常得不到的機會,訪問中共官員和部委。但是,這些記者在中國期間不能單獨旅行,必須有政府人員陪同,也不能報導人權、西藏、新疆等敏感議題。

據無國界記者組織報導,至少有146個國家的3,400多名媒體工作者接受了中共提供的某種形式的專業培訓。

評論文章引述專家說,中共當局的目標是控制事情的報導角度,和讓其權力和治理合法化,改善形象。從長遠來看,中共的這種做法將會威脅到西方的新聞規範。

文章舉例,一位2017年接受中共培訓後的菲律賓記者,在為菲律賓新聞社撰寫報導時,其稱讚北京的語調直接就是使用中共的宣傳語言。不過也不是每個參加這種培訓的記者,都會改變自己報導中國(中共)的原則。

來自肯亞內羅畢《商業日報》的記者Otieno,曾於2017年9月前往中國接受培訓。他介紹,記者的辦公桌上每個星期五都會出現一份《中國日報》,「我沒在那份瘋狂的報紙上看到過一個負面的故事。我會把它帶回家給我的朋友,用來包裹肉。我告訴那個送報紙的人,『夥計,再別把這份報紙帶給我了『。」

Otieno說,培訓計劃的協調人來自中共外交部。雖然表面上很友好,然而當你向他們提出他們感到被冒犯的問題,如「為何中國媒體不批評政府」時,他們的回答並不令人滿意,「當然,我們知道他們正試圖改變我們的看法,但他們不應該做得如此明顯」。

Otieno還描述,當他從中國回到肯亞時,他的主編問道:「Otieno,我希望你沒在中國被賄賂,回來寫塗脂抹粉的報導。」他回答:「當然不會,我不是那樣的人。肯亞公眾希望看到艱難獲取的,有調查性的新聞。「

另外,文章還披露中共近年來在新聞媒體的投入上花費了數十億美元,企圖影響西方媒體。如新華社計劃到2020年建立200個局(美聯社運營254個),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是為國際觀眾製作的CCTV,正在世界各地招聘。中共已經獲得了一些外國媒體公司的股份,在某些情況下直接購買它們。

如今,中共外交官能夠在外國報紙上撰寫專欄文章。《中國日報》的英語內容可以在印度《政治家報》上發表,也可以在美國愛荷華州的《得梅因紀事報》上開闢專頁。

不過,隨著中美角力的層面逐步擴大及深化,美國採取了阻止中共在海外擴展大外宣的措施。去年九月,美國司法部已經要求兩家中共官媒新華社和央視登記成為「外國代理人」。根據相關法律,這兩家機構在登記後,必須在播放和發表的材料中,披露真實的「外國代理人」身份;它們會失去參加美國國會新聞發布會資格,接觸美國國會議員和其他美國官員的權利亦會受到限制。

(記者陳遠輝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