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香港示威延燒台灣:紅色媒體現原形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25日訊】【今日點擊】(3498-2)

提要
今日點擊】香港示威延燒台灣:紅色媒體現原形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應該是在星期日,在台灣台北應該台北的總統府前面,我看起來是那個路,說法不一啦,有說出來蘋果日報報說有十萬人,其他的媒體報有六、七萬的,有三、五萬的,報多少人都有。那咱看不出來它,絕對比香港那是比不了的,但是呢他確實出來幾萬人肯定是有,幾萬人肯定有。

他是台灣一個比較有名的網絡紅人,這個人呢做健身的,自己又學格鬥,然後在台灣開了一些健身房,大家通常管他叫館長。他當然有自己的名字啦,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他是宜蘭他的籍貫是在宜蘭,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那他跟另外一位姓黃的立法院的議員,所舉辦的這個活動,拒絕紅色媒體,拒絕紅色媒體,保護台灣的價值觀,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價值觀。應該講沒想到出來這麼多人,它的起因是6月9日在香港,爆發了百萬人的大遊行,6月16日是兩百萬人。

但在台灣呢有一家媒體叫中國時報,是被旺旺集團以個人的名義,老闆姓蔡以個人名義,08年是09年買走的。那他自己講說要堅持核心價值觀,道德價值觀, 那是他自己說的。旺旺在中國大陸可能很多朋友,已經吃他的東西吃過多少年了,結果在面對香港的百萬人大遊行的時候,中國時報和他的中時電子報是它網上的,那同時它有電視啦,隻字不提香港百萬人大遊行。

而且就在6月初,六四期間,把它報紙內部的網絡上存儲的,有關89六四的內容全都給清空了。而當年,中國時報是成立很早了,1950年大概就有了。而當年它的很多 ,它的記者在天安門廣場,整個記述了當時屠殺的過程,所以這就叫紅色媒體嘍。這樣的紅色媒體同樣去集中精力,只推一個人,所謂的總統候選人,那做得非常的赤裸裸,對不對,就連個尿布濕都沒貼,那這個是前後起因在這裡。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故事,能夠超越自己現實利益上的,這種情感跟憤恨,能夠從善與惡的角度去考慮。善惡是生命屬性,善,就轉向對生命的珍惜,那自然神佛在你背後;惡,利益上的取向,那地獄的門向你打開了。

台灣上萬民眾集會訴求:拒絕紅色媒體 守護台灣民主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館長陳之漢和時代力量的立委黃國昌,發起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的集會。對這個媒體的滲透呢,特別是中文媒體,中共不是今天,不是現在今天做的。我自己的例子,20年前1999年,當1999年4月25日 ,爆發了所謂,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的事件之後,我已經在外面了。那當地的,我住的當地的明報的,後來可能是人家總編、副總編,可能是啊,當地的明報要找事情真相,就找到我和另外7位朋友,我們去了8個人,了解法論功是什麼,了解為什麼包圍著中南海。

前後起因說了一遍,大概說了不到2個小時,等第二天媒體登出來的東西,他把人家的話給切了你知道,他把我們說的話給切了,東西正好是反的,東西正好是反的。後來他打電話給我的意思,文章登了,我在電話裡問他,我說,喂,你是人啊還是高級動物啊。明報,明報。大概再過了兩年到三年,大概是,大概是那個時候,可能是圍繞著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又找過來,又打電話來了。這個事對我影響比較大嘍,所以當他再打電話來的時候,我就問,我說到底是人在打電話,還是高級動物在打電話。

他說你什麼意思?我說共產黨管人叫高級動物,你是人還是高級動物。07年08年大概在08年,在當地的一家電視台,它全國的中文電視台,中文電視台不多。那人家請我做客座的中國問題的評論,兩個星期一期節目。當年在加拿大是保守黨的政府,保守黨成為了執政黨,當時的這個保守黨的總理哈珀,大概在11月分,跟20國峰會,跟這個胡錦濤見不見面爭執很大,後來他們兩個人在廁所裡頭握了握手,真的,大家別樂,真的 報導的。在廁所裡頭兩人討論了2分鐘,說怎麼給見面呢,又不能有正式呢,所以下屬的人安排兩個老爺們,在同一個時間去,咱就不知道是解大手解小手啦,反正他們上廁所,然後握了握手。

當時人家請我去說,石濤先生你怎麼看這個問題,那個時候活摘器官,活摘器官的事情已經出來了,已經出來了。而在2006年的7、8月分,加拿大的大衛.麥塔斯跟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是加拿大國家勳章獲得者,賴昌星當年的辯護律師;大衛.喬高在加拿大的議會,做了32年的議員,曾經是主管中國事務的亞太司的司長。他們兩個人聯手開始進行調查,而到了07年08年,第一第二期的,有關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他們倆已經寫出來了。

所以我當時跟在這個新聞報導中說,哈珀接受了調查報告,但作為一個國家的這個政府的首腦,政府的這個一把手,他還不太敢直接了當,就是說完全以政府的角度,去證實去接受這樣的調查結果。如果一旦接受的話,我說那他只能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他沒有任何出路了。所以我當時那一集節目做完之後,它第一遍,新聞嘛它就播出去了,播出去了 。後來我在的這個分台的,這個新聞的這個主管,後來說石先生很抱歉 ,以後不得再請你了。我說為什麼?他說他老闆看了,老闆在北京看了,他就樂,他不說話,他說叫我們強行給拿下來。

所以在我看到,就是這樣的所謂的滲透的故事,對於我個人來講,我覺得就是個故事。2002、2003、2004當年溫家寶的年代,溫家寶作為總理的第二年,把海外的、北美的、歐洲的、澳大利亞的,所有中文媒體的老闆,我指的中文媒體, 小報嘍,一個星期發一回的報紙都算了,請他們到北京去,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他們。那肯定吃頓飯,我覺得那肯定咱們也吃頓飯,給多少錢咱們不知道。但我個人直接,咱們做這一行的,直接聽過所謂的同行人,他們有關如何進入,誰跟誰跟領事館的領事關係近,他們之間吃醋了,打起來了,這都是我個人親身經歷的。

所以那些中文的媒體基本都被蠶食掉了,它其實談不上蠶食掉,它就整你一把就行了,對不對。因為做中文媒體的人都是大陸人,那七親八姑的、牽扯掛掛的、在利益上追尋的、玩文字的,寫出報紙的都覺得自己是個知識分子,共產黨汙辱他的名字,他會很響噹噹的覺得很吹牛皮咧。所以人格的敗落、人性的敗落,在利益上是自然的。就像我們說的,人們記不住耶穌的十二門徒的名字,但所有人都能知道,這個當初出賣耶穌的猶大。人們都知道出賣者,人們卻不記住那些跟隨師父的人,這就是人。

黃國昌在集會上點名,旺旺集團的中國時報、中天電視台 ,餵台灣人吃毒藥。今天他們用紅色媒體,一手在中共那邊拿補貼,另外在台灣製造假新聞,破壞台灣的民主。希望台灣的主管機構能夠硬起來,立法院能夠通過相關法律,把紅色媒體趕出台灣。那中共這一手很划算,旺旺自己在中國大陸掙錢做買賣,然後那大陸的爺啊這些老闆就跟他說,你給我把台灣,你買個媒體幹掉,中南海一分錢都不花。那旺旺的老闆還得請那主管的人說,你真行,你看得起我旺旺,你看這麼大的事你交給我,你放心吧。爺你放心吧,孫子一定掏錢去,他之間的關係就這個。他自己把掙的錢 ,在大陸掙的錢他掏出來,去在台灣幹這個事對吧。王滬寧一分錢都不給他,他還得給王滬寧吃飯,他故事是這樣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