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黨警告?習近平:動搖根基危險無處不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26日訊】正當中美貿易談判功敗垂成、前途晦暗不明之際,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爆發再次對北京造成巨大衝擊。日前,身為中共總書記的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一次內部會議上直言,中共經過長期執政後,各種「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有觀點認為,習近平近期遭遇的內憂外患正迅速升級,無論貿易戰還是香港問題,處理不好都可能成為中共黨內反對派問責習的導火索,習將面臨執政以來最為嚴峻的權力危機。

據陸媒報導,中共中央6月24日上午召開政治局會議後,在當天下午又舉行了本屆政治局的第15次「集體學習」。習近平在主持這場集體學習時警告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千萬不能陷入「安於現狀、不思進取、貪圖享樂」的狀態。

習更罕見直言,中共執政已有70年,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各種「違背初心和使命、動搖黨的根基」的危險無處不在。如果不嚴加防範、及時整治,久而久之必將積重難返,「小問題就會變成大問題、小管湧就會淪為大塌方」。

有海外觀察人士指出,習近平的上述言論可視為一種變相的「亡黨警告」。現在習本人的處境可謂被各種「內憂外患」所包圍。其執政前期靠反腐運動獲得的民心與支持,在其中共十九大後由於整個執政風格陡然左轉已喪失殆盡,現在習的黨內政敵都在趁勢蠢蠢欲動,習近平本人面臨的保位壓力劇增,無論貿易戰還是香港問題,處理不好都可能成為黨內對他進行問責的導火索。習的這番警告,恰恰反映出他自身現在面臨的嚴峻處境。

毋庸質疑,近期發生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引發的香港政治危機正在加深,而且有繼續蔓延升級的趨勢。不但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進退兩難,北京當局要想收拾這個爛攤子也是困難重重。雖然直接主管香港問題的是江澤民派系在中共高層的前台代表人物韓正,但已經被王滬寧主管的宣傳系統塑造為「大權獨攬」形象的習近平,仍然在黨內外被認為應對這次的香港危機負責。《紐約時報》的網站甚至一度在頭版頭條發文,直言不諱指稱香港危機是強勢的習近平政權「最大的政治挫敗」。(紐時的文章原題為《香港領導人如何為習統治下的中國做出最大的政治挫敗》)

香港危機持續加深,已經引發了中港之間、兩岸三地和國際社會的一系列連鎖反應,這場香港民眾拒絕中共司法黑手伸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所產生的後續影響,顯然超出了北京當局的預估。現在港人的訴求正在從單純的反對修改《逃犯條例》升級為追究警方濫用武力鎮壓和平示威民眾、林鄭下台,甚至有演變為重提香港「真普選」政治訴求的趨勢。在貿易戰和香港危機的雙重陰影下,北京當局將如何應對,是外界正密切關注的一個焦點。

在6.16香港2百萬人大遊行後,台灣民進黨的下一屆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聲望直線上升。一個明顯的原因就是,香港的抗爭運動和中共以及港府的應對方式,給台灣人提供了一次嚴厲的教訓,許多過去對蔡英文有意見的台灣人因為擔心台灣將來會淪為下一個「香港」而轉變態度支持綠營。

針對上述情況,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之所以香港問題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最大的挫敗,是因為習近平「在錯誤的道路上走得太遠」。而蔡英文的支持率上升,表明香港的危機已經對台灣政局造成影響。他說:「如果民進黨和蔡英文在九合一選舉一敗塗地之後能東山再起,那麼北京和習近平將成為最大的輸家,意味著一國兩制不但在香港遇到麻煩,而且在台灣將輸得一乾二淨。」

胡平還進一步指出,這次美國通過兩岸人權和民主法,對中共來說不是一件小事,有可能美國會停止香港的特殊關稅區的待遇。他表示:「總的來說,中共這次推動修例,等於是進入地雷陣,還把之前一些潛伏的地雷也引爆了。這次事件的影響之大,超出港府和中央的預料,恐怕也超出發起反送中運動的組織者的預料。這次對習近平的權力打擊確實是非同小可的。」

就在6月25日,英國外交大臣亨特( Jeremy Hunt )剛剛在英國議會上表示,香港的基本自由是香港能夠取得「如此驚人成功的根本原因」,任何違背保護基本法文字和精神的事情都不該發生。他說:「香港正在發生的一切,是對中國未來走向的試金石」。

事實上,自中共十九大以來,中南海亂像叢生,使本已經大權在握的習近平日益陷入處處被動,焦頭爛額的困境。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有香港媒體發文分析說,習近平在美中新冷戰中進退失據,已喪失黨內部份高官的信任,許多人在消極抵制,或伺機反撲。中共中央政治局7個常委也立場分裂。其中王滬寧和韓正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布下的「暗器」角色,被指正在利用貿易戰和香港事件攪局。

除了黨內慘烈的內鬥,近年來,北京政策不斷左轉,已經引起巨大的民憤。加之經濟惡化,股市、匯市、債市全出問題,還有失業問題和官民衝突等,最後都可能形成政治挑戰。

今年6月16日,署名諸葛高參的作者在大紀元刊發題為《習老兄,再不回頭,萬事皆休!》一文指出,習前5年執政原本打一手好牌,打虎一路順暢,民心快速聚攏。但在十九大後,早就摸透了習個人好惡的王滬寧上位後,利用他主管意識形態的權力和機會,「一次次把習抬上雲端,再摔下」,用那些莫名其妙的「高級黑低級紅」,正一波波做着毀習不倦的大事,硬是把習捧成了一個「昏君」,把習打虎反貪獲得的「民心紅利」清零,官心民心盡失,讓習如今「裏外不是人」。

文章稱,習原本打了一手好牌,現在卻被打得稀爛,「讓人深感遺憾」。習近平本有機會成為中華民族新的「千古一帝」,如果他能「上順天意下撫民心」,不僅可能讓中國社會從共產暴政平穩過度到太平盛世,還能讓習繼續掌權去實現他的中國夢。

《大紀元》不久前發表的系列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曾為北京當權者指出了一條出路。文章指出:「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中國的執政者和其他掌握權柄的人,如果有意解體中共,神為其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包括未來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相反,如果死抱中共不放,必定會在最後的過程中遭遇中共解體所帶來的一切災禍、魔難。順天則昌,逆天則亡。」中國的執政者最終何去何從?就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