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口述探監會見王全璋全過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29日訊】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最後一位被判刑的律師王全璋,6月28日下午在其服刑的山東臨沂監獄,會見了他的姐姐王全秀、妻子李文足和六歲的兒子。

這是過去近四年來他首次得以與家人見面。

「709案」是指中共當局在2015年7月9日在全國各地大規模拘捕和傳喚律師、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的事件。曾多次代理政治敏感案件的王全璋在當年的那波打壓行動中被抓,今年早些時候被天津一家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

李文足在4年後首次見到丈夫之後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介紹了當天會見的情況。

記者:簡單講一下今天的情況。

李文足:很糟糕。精神非常非常的不好。在我剛被他們警察,剛到門口,他那個會見室,然後他是第一個,第一個靠門口, 在門口就有幾個獄警要搜身檢查,然後我就看到他了。就這麼掃了一眼,然後他就回過頭呆呆的坐在那。那要按照正常的情況下,他應該是很高興很激動,至少應該站起來往我們這邊張望,但他不是這樣的,他往我們這邊瞟了一眼就回去了,就呆呆的。

然後我搜身完就過去,就跟他交談。這個過程當中,他就表現出非常的暴躁,然後恐懼。看到我一些視頻了,說我這樣做不好,很危險,擔心我被抓,擔心對孩子不好。我告訴他我和孩子很好。

我也很好,孩子也很好。他就擔心孩子,就說他已經受到影響,受到傷害,是我沒有看出來。說你只是看不出來,你不知道。

然後就是,對,記憶力很明顯的很差,我就問他中午吃的什麼,他就想不起來,就很暴躁的,不停的去撓自己的頭。然後後來也想不起來。然後他說那我給你交代一些事,我怕我記不住,然後就先做了個提綱。寫在一張紙上。

他就寫了一個銀行卡號,他現在在裡面有一個銀行卡號,可以往裡面存錢。然後他又開始很暴躁,也說要交代幾個事兒,後來也就沒有了。

後來他又說要跟他的姐姐要說。他在跟他姐姐交談的過程中,他們倆交談又卡在那了,然後他又表現出很暴躁的樣子。

我看他們倆個不對勁,我就趕緊過來了。把電話從姐姐那邊拿過來,我就安撫他說,全璋你別着急,慢慢來,慢慢說,我們聽你說。然後他整個過程中他是那種好像沒有感情,很呆滯,呆呆的。

然後我說,我們愛你。然後,他很沒表情的說,我也愛你們。就是這樣子,完全不是個正常人的表現。

他就完全處於一個極度暴躁,焦慮,恐懼的狀態,一說就很急,完全沒有辦法跟他正常的、平靜的溝通。整個溝通就很困難。

記者:有沒有談到他在獄中的情況。

李文足:就是他說他很好,什麼都好,吃的也好,睡得也好。當我問他吃的什麼,他說記不起來了,中午。問詳細情況他就記不起來了。

還有在這個過程中,旁邊坐着個警察,戴着耳麥,監聽我們說的話,我們說的他就拿着本子記錄下來,還有一個拿着攝像機的,全程拍我們。我們後面,我們三個人,全秀姐還有孩子後面,也站着五六個警察。

記者:會見過程中是隔着玻璃是嗎?

李文足:對,隔着玻璃,我們打着電話。

記者:重點說了什麼呢?

李文足:重點就是反反覆復擔心我的安全,說我,看我做的視頻,說我那樣做不好,很危險,擔心我被捉了。擔心孩子上學,反反覆復問孩子有沒有上學。我說孩子上學,你放心。

但是不管我怎麼說,我說你看看這個情況,我說你要放心,你在裡面要保重。但是他還是不放心。這時間我們的孩子就感受到我們的談話,就說,爸爸我們真的很好。我就把電話給我兒子,讓兒子跟他說,但他對我們說的話,他就聽不進去。

他就表現出很焦躁、焦慮、恐懼。整個過程氣氛就是很緊張,就是這樣的。

記者:(會見)結束的時候他怎麼說呢?

李文足:結束的時候,因為還有不到一分鐘的時候,電話響了提示,他說,馬上時間就到了,然後,就還是說讓我什麼都別做了,把孩子帶好,就行了。好好帶孩子。就離開了。

記者:下次再去會見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李文足:下次會見的時間要跟監獄再去溝通。好像說每個月會見時間都不一樣。王全璋還說讓我不要再去會見他了,讓姐姐去,因為擔心我的安全。

記者:你現在還在(臨沂)那邊是吧?

李文足:對,我現在還在賓館休息,因為我丈夫這個情況讓我很難受,很痛苦,更加擔心。他現在這個精神狀態是不正常的。

(根據電話錄音整理,受訪者言論不代表美國之音)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