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探望江天勇 大陸律師遭警察噴辣椒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03日訊】在中共「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中的律師江天勇,雖然今年2月28號刑滿獲釋,但他一直被當局軟禁在河南羅山縣父母家中。6月30號中午11點左右,大陸三位律師前往江家探望江天勇,出來後遭到國保攔查,三人被帶進派出所。其中任全牛律師國保近距離噴射催淚噴霧,右眼嚴重受傷。

任全牛律師7月1號告訴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江家附近有一群人疑似便衣,他們一見三名律師,就圍上來阻攔,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三位律師認為這些身份不明的人隨意查看別人的身份證,屬於違法,因此沒有出示。

大陸人權律師任全牛:「我們聊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出來準備去吃飯。然後走到那個街邊上,有當地派出所的好些人,然後也要求查身份證。讓他出示證件(他)不願意出示,一晃過去了。我們說沒看清,提出這樣的質疑。他們就認為我們不配合,就把我們強行帶到派出所。」

任全牛、常伯陽、馬連順三位律師被當地派出所帶走,在不同的房間問訊。任全牛律師表示,問訊他的警察「杜勝」,態度非常蠻橫無理,收走他隨身帶的包,仍要他出示身份證。任全牛律師拒絕出示,杜勝突然動手。

任全牛:「我背著手和他說話,這樣我兩不到一米。然後他就突然拿過那個催淚噴霧的東西,就是辣椒水吧,噴得我滿臉、上身都是。瞬間,我要不是很堅持自己保持一個動作,意志力堅定的話,我肯定就摔倒了,那已經是很難忍受。」

大約半小時後,在馬連順律師的要求下,警方才允許任全牛律師去清洗。

任全牛:「這中間十分痛苦,它有一種灼燒的那種灼熱感、刺激,中間還大量的出汗,很嚴重。當然,就是清洗過以後更嚴重、更難受。我看了一下時間,至少在一個半小時左右,我的眼睛逐漸的敢睜開了,但是也不是說能夠看得很清楚。」

當天,三位律師被非法限制自由七個多小時才獲釋。任全牛律師的雙耳、雙臂、雙手直到晚間,仍然有灼熱感。在他接受採訪時,右眼仍然紅腫,疼痛。

任全牛律師說,他們只是和江天勇律師寒暄聊天,但警察卻表現出任意執法,沒有法律和規則意識。

任全牛:「中國內地現在風聲鶴唳的感覺。因為他們覺得江律師可能是一個比較有影響力的人,所以說把他要嚴格看起來。還有一個方面的問題,可能是北京那邊的一個安排,但不見得會有多麼細節性的管控那麼嚴,但是專制體制下,越到下邊,他就做得更過。」

江天勇出獄近四個月以來,一直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連他的小腿、雙腳出現嚴重水腫,準備去信陽醫院看病,也遭到二十多名國保的圍堵,沒能成行。

任全牛:「這跟那個嚴格的法律上那個監視居住也沒啥區別了。但是就是他這個身體狀況確實是有很大的問題。他也說了,就是自己在(監獄)裡面肯定是有瘦了,後來怎麼又突然就是體重增上來了,然後就是身體出現這種浮腫,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也說了準備北京去看病,但是還不知道當地會不會放行。」

江天勇剛出獄時,腰椎受傷而且記憶力嚴重衰退,旅美法學學者滕彪曾表示,這明顯是酷刑帶來的後遺症。從「709律師」被釋放之後透露出來的這些情況來看,基本上都受到了酷刑,包括不讓睡覺、毆打、強制餵藥等。

大陸前人權律師覃永沛:「江天勇在坐牢期間可能給他吃了那些慢性毒藥的可能性還比較高。他不給江天勇去外面看病、體檢。那說明江天勇的身體可能存在重大問題。如果給江天勇去外面看病,檢查出什麼問題出來,那可能給他們的打擊太大了。」

江天勇律師6月30號也在維權網發表文章,譴責羅山縣公安局的這群身份不明人員濫權,並指出,他們長期非法對自己軟禁、跟蹤、騷擾,是知法犯法、執法犯法。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