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香港太陽花攻占立法會 北京趁機干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04日訊】香港主權移轉22週年,55萬名香港民眾再度擠爆街頭,並且要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臺等訴求。7月1號晚間,有多名示威者破門進入立法會大樓。隨即港府譴責這些抗議者是極端分子,中共當局也聲稱,這個問題必須得到解決。外界質疑,這是一場有計劃性的預謀,刻意製造暴力、運用暴力,讓北京有一個合理化干預的機會。

香港人民反對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抗議潮持續來到7月1號晚間。當晚,在警察莫名的離開立法會之後,示威民眾隨即衝進立法會,「視死如歸」地占領立法會。

示威民眾晚間9點闖入立法會議場後,香港警務處隨即發表短片譴責,緊接著特區首長林鄭月娥在凌晨4點召開記者會,譴責示威者闖進立法會大樓是「極端暴力」行為,強調將會追究暴力行為。

有民眾質疑,港府是否刻意設局讓警察先行離開,再縱容所謂「暴力分子」闖進立法會,以此來扭轉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

還有人質疑:7月1號白天,衝擊香港立法大樓玻璃門的那批人,到底是什麼人?

香港教育大學講師 黎明:「我不敢說一定是有空城計,但是這些疑點放在一起,也讓人不得不去懷疑,這個做法是有點奇怪的。大家在推測這個原因,也許就是為了打一個輿論戰,把這些可能對公眾來說,比較容易被理解為示威者很暴力,肆意破壞,這樣的一種畫面呈現給公眾,使得運動比較失去民心,或者失去輿論的支持。」

從6月初以來,港府沒有積極回應港人的訴求,也沒有撤回修例,群眾示威衝突一再爆發,外界質疑,中共是否刻意冷眼旁觀。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軍網聲稱,中共軍隊駐香港部隊6月26號出動陸海空三軍部分兵力,在香港海空域舉行聯合巡邏及搜救演習,重點考驗提升緊急出動、臨機處置、聯合行動等作戰能力。有分析認為,這是對港人的「武嚇」安排。

網路自媒體《天亮時分》主講人章天亮認為,香港「反送中」運動,如果出現暴力,在政治上,對中共政權有利。群眾占領立法會,給了北京一個合理化干預的機會。

網路自媒體《天亮時分》主講人 章天亮:「因為當這個暴力出現的時候,政府就可以合法的動用相應的暴力予以回擊,而由於民眾和政府掌握的暴力是不對稱的,所以它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民間傷害,當然政府那邊也會有損失。」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靜對德國之聲說,雖然7月1號晚上示威者在立法會的行為十分暴力,但各界也應該試圖了解他們為何會有如此絕望的表現。

毛孟靜表示,年輕人試圖指出問題,但香港政府卻輕易地忽略這些問題,並試圖扭轉社會對整個反《逃犯條例》示威遊行的論述,將責任都歸咎於這些年輕的示威者。

黎明:「那些年輕人進去以後,他們的破壞也是有選擇性的,並非無差別的破壞,他們主要針對的是具有象徵性的對象,比如立法會當中某些他們非常不認同的人的畫像。其實他也是為表達這種對於政權漠視民意的憤怒。」

一位在立法會的採訪記者在網路社交群組臉書上,分享她當天晚上在現場看到的情況。她說,這些被政府形容為暴徒的學生,儘管攻占立法會,但他們不忘自我克制,不但張貼紙條要大家保護文物,圖書室也是完好無缺。拿走餐廳冰箱的飲料留下鈔票,並寫上「我們不是賊人,不會不問自取」。

這名記者認為,雖然年輕學生使用了武力,破壞了建築物,犯了法。但他們沒有肆意破壞。所有的破壞,都在展示他們對世道、對制度、對政權漠視他們聲音的不滿。

黎明:「我還是要強調一點,整個過程當中,所謂的暴力,可能就是要看它的程度是怎麼樣,而且它的使用暴力的目的是什麼。」

臺灣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接受臺灣中央社採訪時表示,香港「雨傘運動」後,香港年輕人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舉例說:從年輕議員被取消資格、「占中九子」被判刑,再到香港本土派「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被當局以「暴動罪」判重刑。面對年輕人爭取民主,北京和香港政府的回應卻是將他們判刑,和剝奪他們的政治權利。對他們來說,「官逼民反」也許就是他們最後的一條路。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