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9歲女失聯 兩租客自殺現8疑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2日訊】浙江淳安9歲女童租客帶走後失聯,兩租客跳湖自殺,謎團待解,該新聞成為近幾天的社會熱點。結合事件時間線和相關報導,有大陸自媒體梳理了8大疑點。

7月9日,浙江淳安章子欣家人貼出尋人啟事。章子欣的父親章軍稱,一對男女將孩子騙走,此後失聯。10日,淳安警方通報稱,男女已自殺,對章子欣的搜尋仍在進行。

章子欣的父親章軍告訴陸媒,章子欣的爺爺奶奶帶著章子欣在淳安縣千島湖鎮清溪村居住,在一家連鎖酒店旁賣水果。

章子欣奶奶說,6月初,她與丈夫遇到一對廣東口音的男女,對方稱住在該酒店,兩人經常在其攤位上買水果,兩人在酒店住了大約半個月,原本準備7月6日乘飛機離開當地,後來見到章子欣,便退掉了機票,並提出以每月500元的價格在她家租房。

7月2日晚,租客稱,要在4日帶章子欣做花童,當天早上,兩人帶孩子離開。

章子欣的奶奶說,4日中午和晚上,都跟章子欣通過電話,章子欣說玩得很開心。租客承諾6日將章子欣帶回,此後章軍多次催促對方。7日傍晚,章軍警告對方「今晚我一定要見到我女兒」,否則將會報警。隨後兩人失聯「電話也打不通,微信也不回」。

章軍隨即報警。9日,章子欣家屬發布尋人啟事。10日警方通報,兩人8日已自殺身亡。女童至今下落不明。

事件引發廣泛關注後,眾多疑問湧現。 結合事件時間線和相關報導,有大陸自媒體封面新聞梳理了8大疑點。

一是,兩名租客是誰?

經警方證實,事件中兩名租客為:梁某華(男、43歲、廣東省化州市人)和謝某芬(女、46歲、廣東省化州市人)。

梁某華老家為廣東省化州市官橋鎮六堆村,十幾年前已經離開村子;謝某芳出生地為廣東化州市某村,離家多年;兩人打工時認識共同生活多年。

二是,兩租客為什麼會自殺?

據象山縣公安局通報:經核查,梁、謝兩人於7月8日0時許在寧波東錢湖一起跳湖自殺(兩人衣服系在一起)。而從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到東錢湖一共有70公里遠。 兩租客為什麼要打車跑那麼遠自殺?為什麼要自殺?

三是,為什麼選擇淳安章家村?

6月20日前後,這對租客在攜程上預定了村裡酒店房間,入住了酒店7、8天。工作人員說,這兩人住店期間不怎麼出去,白天晚上都在房間。

從地圖上看,章家村位於千島湖景區內,但從梁、謝兩人的行為上看,兩人並不像是去旅遊的。兩個廣東人,為什麼要跋涉到千島湖來作案呢?

四是,為什麼是章家?

章家兩位老人以種植、販賣水果為生,為人熱情好客。兩租客說住酒店貴,6月29日,老人讓兩人住進了自家二樓。

在有關的網友評論中,對章家兩位老人的批評聲浪最大。老人是否跟租客透露過自己的家庭情況?兩名租客是因此才鎖定了章子欣?

五是,兩位老人為什麼會同意租客帶走孫女?

7月3號中午,兩個租客提出來女孩長得可愛,想請她去上海做花童。章爸爸電話裡反對,結果到了4號早上,女童還是跟這對租客走了。

為什麼老人要讓租客帶走孩子?兩位老人解釋稱,讓租客帶走孩子是因為信任,而且孩子跟他們相處非常好。

六是,租客帶女童去了哪?

兩租客帶走女童承諾6日將帶回。女童父親和女童通電話後,發現租客開始刪朋友圈,在詢問租客位置時,「一會兒說在廈門,一會說在寧波,一會又說溫州。」租客在帶走女孩後,顯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地。他們是想把女孩帶去哪裡?是否在找買家將女孩賣掉?

章先生明知道自己的女兒沒有被帶去上海,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報警?

七是,章子欣的父母為何選在此時辦理離婚?

根據報導,2009年,章爸爸和妻子是在杭州打工時認識的,2010年生下了章子欣。當時,章爸爸只有18歲,脾氣有些暴躁。2015年,兩人感情出現了問題。孩子媽媽離家出走。

就在一個多月前,妻子主動加了章爸爸的微信,提出離婚,8日兩人在淳安辦理了離婚手續。之後,孩子媽媽回到了重慶老家,10日才知道孩子出事的消息。章爸爸報警當天,章媽媽就在淳安,怎麼沒告訴她呢?

八是,孩子在哪?

依據監控攝像頭:7日19點18分,女童最後一次出現,在象山縣松蘭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10日傍晚,救援人員在搜救海域旁的一個涼亭內,發現了孩子的市民卡。目前,多個部門及周邊群眾仍在女孩失蹤區域全面尋找。

事實上,近年來,拐騙兒童的案件在中國各地層出不窮,不少孩子被拐騙後被非法販賣流落各地。關於失蹤人口,目前中國大陸官方尚沒有全國性的統計數字,亦沒有全國性的失蹤人口信息系統。曾有報導,中國大陸失蹤兒童每年達20萬人,平均每天大約有550名兒童失蹤。將近80%的失蹤兒童被拐賣,被找回的概率只有1‰。

對於失蹤兒童的去向,深圳失蹤兒童家長孫海洋說,被人斬斷手腳當乞丐、被人摘取器官、被賣給沒有兒子的家庭繼承香火、被賣到黑工廠做奴工的都有,自己這些年來都見到過。尤其是活摘器官,最讓家長們接受不了。我現在最恨政府,什麼樣的惡事都有,這還是一個國家嗎?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