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13日訊】【今日點擊】(3513-2)

石濤評述

提要
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是否空穴來風?(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三峽大壩是否變形,成為了網絡上討論比較熱門的話題,而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沒有意義。有的朋友可能說濤哥淨說的,跟別人說的不一樣,沒有意義是什麼?三峽大壩最大的邪惡,切斷了中華民族的龍脈,這是真正最大的意義。

這期節目一開始我們討論了,天地人、三魂七魄之間的故事,那個東西是不能動的對吧。把你嗓子眼打個結,說中間拿針穿個孔還能喝水,是不是,說有人放屁不好聽,把直腸子打個結,一個道理。只能順應不能以自己的私利,去幹這種事情,這就我說沒意義。它真正含意的概念背景含意的概念,你可以看到共產黨人的貪婪、無知,那種權力本身彰顯出來那一份,超越正常人的那一份邪惡,我覺得這是真正的意義。

時事大家談:「三峽大壩扭曲變形」 是否空穴來風?

因為人有三魂七魄,人是不死的靈魂,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王維洛是水利專家,三峽大壩建造的初期他在現場,黃萬里是堅決反對三峽大壩的。我們上大學的時候,就看過黃萬里的東西,那是專業課。所以黃萬里的女兒說,看過照片不好一定下結論,中共的消息他覺得就無所謂了。照片在不同時間、不同氣流、不同角度的拍攝,那不能做對比,精確度不一樣。人說得非常的到位,這是合情合理的,但三峽大壩的問題,遲早是一個特大的災難。

王維洛說我不用看照片,我就知道是變形的,他是水利專家,三峽大壩是叫重力壩,是幾十個水泥塊放在基石之上,靠自身的重力來維持大壩的穩定。人家是專業的話術,做的大水泥塊,把大水泥塊放,他選壩址選在了花崗岩的基地上壩址上,他給囤上頭了,囤上了,你們家發大水弄幾個石頭在那兒囤一樣的,囤上頭了,靠水泥塊的重量,去頂那水的壓力。

水有多大?120米高,117米應該是還是123米,120米左右高,它做地做起來了把水,長度大概100公里。水的重量多大?1個立方米1噸,你大家算去,這事兒不好算,因為山體的下面三峽山體下面,它不是直上直下的喔,你就說個大概嘍。120米高往前推應該是100多公里,如果這個大壩潰掉,120米高的水牆,水牆的厚度100公里,往下推,人是不可想像的,人可以造出來,但人永遠想像不出來是什麼樣,說什麼樣的災難都沒用的。

一立方米一噸水,那它破壞力有多大?沒人經歷過對不對,這是關鍵的問題,沒有任何可經歷可解釋的,這是今天大壩帶來的威脅。而長江,我剛才講帝京景物略也好,這些明朝清朝留下來的書,講述了天地人合一的。那這個做法,就像毀掉了人的三魂是一樣的,否定了人的三魂的概念是一樣,從根本上給整個中華,就是中華大地帶來了根本上的這種威脅和傷害,因為它是一體的對吧。

如果那個天地人你能看出來,完全是活的話,跟人的三魂七魄,都是完完整整的扣在一起的話,人只能順應天,這是人定勝天的最大的表現之一。為什麼?為了李鵬給他兒子跟女兒掙點錢。有人說他這個那個,你不掙錢嗎?他用他的方法掙錢。當你不相信有神的時候,當你是無神論的時候,你說他的任何話都是妒忌,所以就瞎掰了,這是今天的大劫難。

最早發出推文的叫冷山,說發現大壩變形了,王維洛同意他的陳述,三峽大壩的可行論證的報告中出現過。周嘉華說不會發生災難性後果,周嘉華當年是國務委員,國務委員還是水利部部長,不知道。他說不會發生災難性後果,前提是三峽水庫裡面沒有水,然後解釋了彈性狀態。王維洛的解釋說,彈性狀態很簡單,因為水泥塊裡面是鋼筋來的,所以鋼筋就具有彈性,同時把水泥聚集在一起,不會碎掉對吧。鋼筋活那是,那是鋼筋活,這個東西它是有彈性的。

就像我們建的橋,你看那水泥橋,大一點的水泥橋它,你開車的時候它就咯噹咯噹,中間一定是用鋼板給它切出縫來。冷縮熱漲,氣候的變化,水泥自身是承受不了的會拉斷,道理一樣。在這個三峽大壩上,它也是這麼做的,但是呢,它水泥塊本身之間,它有著彈性,但是一個一個水泥塊中間它沒連上。沒讓他兒子尿尿,和點泥給它堵上,他沒尿尿當時,這事整的,你說這李鵬整的。沒尿尿這幾十個水泥塊,都一個是一個。所以彈性的問題,只是水泥塊本身,而不是幾十個水泥塊一塊彈性,不是那麼回事兒,所以它是變形的,不是彈性,結論就這麼回事,很簡單其實。

黃萬里的女兒根本不同意他的說法,她就講自己的父親6次寫信,三峽高壩絕不能修,這是他當時的說法絕對不能做。絕對不能做,講了環境、講了周圍的一切,他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的,他講的一切就是當初黃萬里講的就是天地人。三峽大壩傳出變形之後,人們發現百果樹瀑布景點已經關閉了,對谷歌的懷疑如何如何,我覺得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是另外一回事。但他講出直接會受到影響的6億人,根本不是什麼中下游的居民如何,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它要崩了,我不知道中國就得回去幾百年,就像說的那個,沒人經歷過120米高的水牆,水牆長達120公里130公里,所以超過今天很多人的想像,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能夠知道在一百多年前,大概190幾年,在墨西哥灣附近一個小的水灣,發生過龍捲風。現在龍捲風來了,發生過龍捲風人都跑了,但是當這件事情結束第二天早上看到的,是120米到130米,整個山坡全都是石頭。

山上的所有東西全捲在水灣裡面,三個人合抱著樹木沒有樹皮,它的樹幹完全是這麼擰碎的。樹幹的韌性這天地間可能,能夠超過它的韌性、超過它的強度,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那是能夠知道的,在今天百年的歷史中,能夠知道的有紀錄的,就說發生這麼個事情,但當時水流有多大、風有多大不知道,那人進去就碎了都是沫了。那僅僅是一個小的水灣120米高,這是我們當初上大學時,在學天文地理的時候,曾經從香港那邊拿過來的小薄本的書,這是很清楚很清楚。

所以根本不是今天人想像的,大壩裂著口子啐口唾沫糊上不是那麼回事,它是真正切斷了中國人的龍脈。受到影響應該採取什麼自救措施,我覺得這就是記者問的很荒唐的一句話。民眾有知情權,黃萬里的女兒說,自救是可以的如何如何。那就我個人來講就是移民吧,跑吧,離開吧,沒有什麼別的招了。怎麼自救那水來之後,你知道水的速度有多快,這是我們能夠知道的故事對吧。就像在日本幾年前出現地震引起的海嘯,它是33米高,你看看現在什麼樣。人定勝天是人各自的不自量力,和男人做夢般的愚蠢的說法。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