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特別報導-2】20年時光 見證中共殘酷迫害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20日訊】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20年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證實有431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由於中共執意鎮壓法輪功,1999年的7月20號成為很多中國人的人生轉折點。很多原本身體健康的修煉人,因為不肯放棄信仰,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他們經歷了外界無法想像的身心折磨。

美國法輪功學員謝戈:「當灌食的橡皮管插入鼻腔的時候,我的整個鼻腔像燒著了火一樣,拔出來後,管子上都是血。我現在仍然清楚的記得,一個警察頭目站在我面前,獰笑著說:『你不是覺得很難受嗎?那我們就用這種方法折磨你,直到你向我們屈服為止』。」

中共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謝戈是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在隨後的幾年裡,他因為不放棄信仰,被北京市洗腦班、團河勞教所酷刑折磨──僅野蠻灌食就超過200次。

而張國良,則是失去了令人羨慕的「飛行員」的工作。

張國良:「720後之後,公司里主管政治的一名上級領導,直接就收走了我的飛行員駕照,停止了我飛行員的工作。這意味著我未來的人生面臨一個很大的轉折,不但沒有了可觀的收入,甚至還要受到中共各級部門的監管和審查。」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就是江澤民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滅絕政策。全中國像謝戈,和張國良一樣,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殘酷的迫害。

張國良:「2002年上半年,我再次被綁架到廣州的黃浦洗腦班洗腦。每逢夜晚,經常可以聽到有法輪功修煉者被折磨的聲音。白天,也經常看到有的人鼻青臉腫,有的人頭髮一片一片的沒有,有的人身體上留著傷痕。廣州大學教師李曉今在這裡被迫害至死,洗腦班說她是自殺。當時中共主席胡錦濤的同學張孟業被關在我的隔壁囚室,我夜晚經常聽到他被折磨的慘叫聲,老人家被折磨的非常慘。」

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種類繁多,慘烈程度也駭人聽聞。謝戈經歷過的還有背銬、膠皮鐵棒毆打、坐二十釐米高塑料凳,以及被稱為「熬鷹」、「死人床」的酷刑。

謝戈:「『熬鷹』酷刑是連續三天,整夜不讓我睡覺,三天後我嘔吐中出現血塊。『死人床』是把我的雙手銬在鐵床的一端,雙腳用布條綁在床的另一端,整個人抻成『大』字形,24小時不能動,大小便都在床上,非常痛苦。這種『死人床』酷刑,他們給我從2002年4月直到2002年10月,綁了長達八個月之久。導致我的身體極度虛弱,四肢肌肉嚴重萎縮,血壓只有40/70,已經瀕臨死亡。」

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20年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證實有431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而由於中共的消息封鎖,真實的數字目前難以得知。

2006年之後,多位證人在海外曝光,中共長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已經形成巨大血腥的產業鏈。這一消息衝擊著人類文明的底線。

2009年警衛的證詞:「2002年4月9日,下午5點開始解剖。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女的。30多歲吧……不打任何麻藥,先摘的是心臟,再摘的是腎。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那個女人就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

人權律師和獨立調查團體積纍了大量證據,證實這一指控真實存在。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指控是真實的。我們發現發生的時間是在從2000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直到今天,發生的地點是遍及全中國。指控的內容和我們的發現是駭人聽聞的。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我們在這個星球上還沒見過的邪惡。」

張國良:「720過去二十年了,中共還在迫害法輪功。中共的謊言已經被數億中國人識破,他們聲明退黨,我希望每一個中國人都能真正的了解真相,不要為它背黑鍋。」

謝戈:「做為被中共迫害的親身經歷者,我希望每一位中國人都能夠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早日三退保平安,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採訪/拍攝/新唐人亞特蘭大記者站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鏈接:【720特別報導-3】前軍醫實習生回憶參與活摘器官過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