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港府指令不當 港警親屬致信林鄭提3大訴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21日訊】在過去的一個多月時間裏,香港民眾各種方式的「反送中」 抗議活動已常態化。在此過程中,香港警方維護法紀、保護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職責,正被異化為充當中共暴政的維穩工具,導致警民關係急速惡化。日前,一位港警的親屬給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寫了一封公開信,為那些被迫夾在港府與民眾之間左右為難、被迫承擔政府施政失誤的普通一線港警叫屈。

這封港警親屬的公開信指出,前線警員必須服從高層一些「不合邏輯與常理的指令」,被迫「出生入死」,一旦出了事高層那些下達不正當指令的人都不被咎責,反而是前線警員長期受社會的嚴厲責罵,導致他們的身心狀況也受到傷害。為此,寫信人向港府提出3大訴求,強調「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警員親屬公開信全文如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我們是一群現役警務人員親屬。自6月12日金鐘衝突以來,當我們每次聞看示威現埸消息,均感百般憤怒和心酸!

我們憤怒:

前線警員在因政治爭議而起的遊行示威中首當其衝,且必須服從高層一些不合邏輯與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線警員被迫承擔政府施政失誤的後果,導致警民關係急速惡化,已臨無法挽回地步。

我們心酸:

指令危險且行動頻密,惟指令者即使犯錯,目前為止卻無人須問責!前線警員長時間受社會嚴厲責罵、排斥,壓力爆煲,身心健康已出問題,更因長期執勤或候命而影響家庭關係。當前線警員因種種原因有口難言,我們作為親人只能默默承受。

前線警員之所以能堅持至今,全因他們恪守對社會和警隊的承諾,與同僚甘苦與共,唯容忍總有極限。

作為警員親屬,同時身為熱愛這片土地的香港人,我們向閣下提出以下三大訴求:

1)絕不能繼續將警員當作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人盾。請閣下立即以政治方式回應社會訴求,聆聽各界聲音,努力收窄而非再加劇社會矛盾,以解救我們面前困境,減低對警員及其親屬的整體傷害。

2)儘快成立由法官主持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公眾認同的方式找回社會公義,亦可防止警隊高層無理兼失當的指令再出現。

3)保證警隊高層從此不再下達不當指令,以免激起前線警員與示威者衝突。

希望閣下從善如流,聆聽並接納我們一眾儘忠職守警員的家屬心聲!

這封簡短的公開信在網絡上曝光後,迅速引發民間輿論的關注與熱議。許多網民紛紛在網絡社交媒體上留言,稱讚這封公開信提出的都是「很真切的訴求」;許多網友表態支持香港警隊不做港府「磨心」,不必為林鄭政府做無謂的犧牲。

也有不少網民勸諭一線警員,在執行命令的時候要保持理智,做真正的人民公僕,而不是被慫恿著去充當暴政的家奴;還有網友建議港警的家屬們多與任職警務的家人溝通,勸喻他們儘量控制自己情緒,避免和示威者衝突,以期在警方內部形成「溫和的制衡力量」。

有觀點認為,近日香港警員及其家屬陸續公開的發聲,表明香港一線警員不願再繼續當中共打手的苗頭已經出現。

據了解,自從香港爆發民眾大規模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警方與示威者之間已經先後爆發了數次嚴重衝突。素有「亞洲最佳」警隊之稱的香港警察,如今因涉嫌濫用武力鎮壓民眾而飽受國際社會輿論的批評,更成為了香港市民唾罵責難的對象。許多警員在不執勤的時候,甚至都不敢在公眾場合暴露自己是警察的身份。

在7月14日爆發沙田衝突之前,一名香港警察以「陳先生」的身份接受了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的採訪。在這次受訪過程中,陳先生除了為普通一線警員在執勤時左右為難動輒得咎的困難處境鳴冤叫屈,還坦言由於香港政府的無能,讓警察夾在政府和民眾之間左右為難。

他抱怨說:「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

香港警察隊員員佐級協會日前則公開聲明,促請警務處長盧偉聰及管理層,除非能保障前線執勤警員在行動中的安全,「否則不應該指派人員執行可能引致受傷的任務或危險的地方執勤。」被外界視為港警內部團隊有所分裂。

事實上,在過去這一個多月中連續爆發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與警民衝突中,不斷有人流血受傷。7月14日沙田商場內,更出現了強行清場的警員摳挖示威者眼睛被咬斷手指、示威者手腕被扭斷,以及憤怒的示威者圍毆落單的警員等嚴重傷害事件。而這場警民暴力衝突導致至少28人受傷被送院治療,其中4人傷勢嚴重,2人危殆,警方則抓捕了約40名示威者。

在沙田衝突發生後,翻查當晚視頻,發現事情急促惡化的關鍵點,是警方突然衝進原本沒有事情發生的商場,與示威者作困獸斗。

一時間,香港各界高度質疑:警方先四面包圍並封堵地鐵入口,然後再清場的做法,是否刻意製造暴力衝突。還有聲音質疑,港警是否已由中聯辦警務部接管指揮,讓港首也成為了機械執行中聯辦旨意的提線木偶?

為此,香港民眾強烈要求港府同意成立獨立的委員會,徹底調查警方高層的指揮是否得當,以及對警民衝突事件中發生的暴力行為者追究刑責。社會輿論認為,調查應秉持公平、公開透明的原則,既不單獨針對警方也不單獨針對示威者,而是對涉嫌應該為發生嚴重暴力事件承擔責任的人,都進行徹底的調查。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