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慘烈的迫害在呼喚著人間正義(9)

——二十年來遭受中共慘絕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江錫清被害死六年多家人堅持伸冤遭追捕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報導:重慶市66歲法輪功學員江錫清,被西山坪勞教所迫害死後,家屬堅持伸冤,遭監控、綁架、關押威脅,親友不斷被迫害騷擾。兒媳鄒緒群不堪騷擾而離婚,近期又遭騷擾、恐嚇,日前被迫離家。江津國保支隊對她逼問江錫清妻子羅澤會、女兒江宏、兒子江宏斌的下落。

江錫清老人,原為江津區稅務退休幹部,修煉法輪大法後,辛勤工作、關心他人,樂於助人,身體一直很好。在二零零八年奧運之前幾天被劫持到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

午,家人去勞教所見他時,人還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時,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人突然接到勞教所電話聲稱人已去世。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退休幹部江錫清,被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警察打昏後,以「心肌梗塞」為由宣布死亡。江錫清的兒女及女婿江宏、江洪斌、江平、江莉、張大明、陳啟強等人,聞訊後趕到殯儀館。

在殯儀館打開冰櫃,將江錫清拉出來時,江宏一看父親,就用手去摸父親的臉,發現人中是熱的,驚呼道:「我爸沒死,還是活的!」警察們頓時目瞪口呆,相互張望不語。江洪斌聽到後趕到冰櫃前,把托父親的鐵板拉出一半,摸摸胸口發現也是熱的,也呼叫道:「我父親沒死,胸口還是熱的,若死了七個多小時,在冰櫃裡凍這麼久不可能還是熱的,你們來摸摸吧!」

勞教所的警察們驚醒過來,試圖把江錫清推進冰櫃裡關門。女兒們不讓,發生爭執。

孩子們合力將父親拉出冰櫃放在地上,大叫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沒死!」

江錫清的四女兒摸著爸爸的胸口喊打110。一個便衣警察說:「沒用,公安人員就在這裡。」江莉用手機打110報警,110接電話後問清情況說十分鐘到。江洪斌也打110,通話後對方問在什麼地方,答:重慶市公安局北碚分局儀容儀表殯儀館檢查站;報警內容:「我父親沒死,為什麼放在冰櫃裡凍著,我要呼叫110,快來人吧!」對方講:「喊他們不要凍了。」

可是,在場的公安人員仍然強行把江錫清的身體推進冰櫃,並強行架著江宏、江平、江莉、張大明等人,把他們推出冰庫大門。後來勞教所在家人拒絕簽字,人還活著的情況下將人火化掉……

江錫清的女兒江莉現居住在美國紐約,她回憶了當年見父親最後一面時的場景。父親的遺體從冰櫃裡拉出後,「我們摸一下父親的身體,是熱的,當時比我們的手溫還高。」家人當時都質疑父親沒有死,要求進行搶救,但是幾個彪形大漢很快將她們都拉走了。

江錫清的家屬一直找有關部門要求勞教所對此負責並嚴懲凶手。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江津區政法委和「610」妄圖逃脫他們的罪惡,通過地方的惡警、國安大隊和公安派出所對江家屬進行騷擾和威脅、派人監視和上門抄家、毆打正義律師等,阻撓江錫清子女替父親之死討回公道!

據江錫清的兒媳鄒緒群說:我公公江錫清被中共活摘器官,作了標本(中共人員自己說的,有會議錄音作證)。因為公公的死,當時由於壓力,我被迫與丈夫離婚,沒想到離婚後,中共依然不放過我們全家,重慶監獄、國保、「610」政法委、社區、警方一直在尋找和抓捕我婆婆羅澤會、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

江宏的丈夫被江津國保警察抓去審問、照相、錄音、手機都被收去做了處理,國保讓江宏的丈夫跟我大哥鄒緒祥傳話說:「江宏斌他們一家的事搞大了,中共中央那邊下達了文件要抓捕江宏斌一家人,文件下到重慶,重慶下到江津,你們出去都要把你們抓回去關起來,把小孩送到孤兒院,好的話給你留一個小孩,不好的話一個小孩都不留。」

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下午大約十五時,因為我休息,江津國保大隊就要求我所在單位領導王院長和李主任電話通知我回單位,整個過程沒有出示警察證;不報名姓,只說他們是江津國保大隊的,追問我婆婆羅澤會、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的行蹤,並且威脅我開除工作、知情不報、以窩藏給我定罪,要把我整的很慘。

七月一日,重慶市江津區國保兩名警察綁架了江宏的丈夫到江津國保支隊,威脅、軟禁辦法逼供,要求江宏的丈夫說出羅澤會、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處及現在情況,幾小時後才放回家,並提出要求江宏的丈夫知道三人情況立即向警方報告,知情不報窩藏罪處理。

江宏女兒張蕭月,六月二十日,在上海某學校工作放假回重慶江津區,七月三日,重慶市江津區國保、警察電話通知張蕭月到江津國保支隊,威脅、軟禁辦法逼供,要求張蕭月說出羅澤會、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處及現在情況,幾小時後才放回家,並提出要求張蕭月知道三人情況立即向警方報告,威脅知情不報窩藏罪處理。

張蕭月與同學袁浩經常通電話、信息交流。六月二十九日袁浩從瀋陽回家的途中,警方就電話通知袁浩父母,袁浩到家後要接受調查。七月三日,重慶市江津區武裝部通知,袁浩到江津區武裝部調查。武裝部在職人員問:「袁浩,張蕭月是否給你講過她外婆(羅澤會)、媽媽(江宏)、舅舅(江宏斌)的情況,作為一名現役軍官的角度來講,要實事求是的說,告訴組織情況,如查實知情不報或瞞報,我們以武裝部的名譽通知部隊,以軍法處理等等的對話。」

七月二日,江津區政法委副書記萬鳳華、江津警察、還有兩人不報姓名的人,下午三點十分左右,他們一共四人到江津佳華整形美容醫院,找佳華醫院的溫院長(溫應泉)、王院長(王平)、李主任(李小梅),要求江津佳華醫院,以醫院的名譽,通知我開會,地點在江津佳華整形美容醫院五樓會議室,把羅澤會、江宏、江宏斌三人情況給政法委或警察,如不報告並以窩藏罪處理,要求醫院開除我工作。

我擔心受怕,怕兩個小孩被害,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加拿大卡爾加里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集會,譴責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迫害,悼念為堅守真理而付出生命的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

來自中國重慶的法輪功學員江宏講述了一家六口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的迫害。

江錫清的死冤情似海,家人堅持伸冤卻遭到恐嚇、威脅、追捕,這就是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發生的一起千古奇冤!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法輪功運動中,這樣的慘案何止江錫清一家啊!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