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20周年訪談】楊建利:針對中共美國將有很多法案通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31日訊】近期,美國國務院主辦了第二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 ,美國副總統彭斯以及國務卿蓬佩奧先後致詞,對中國的惡劣宗教信仰狀況提出譴責。蓬佩奧指中國的人權狀況是本世紀的污點,與會的法輪功學員呼籲﹐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本台記者採訪美國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博士。

記者 王凱迪:「你有甚麼樣的一些看法?」

「公民力量」創辦人 楊建利:「長期以來,這些美國的公司在中國做生意,或者試圖到中國做生意,很多的美國公司它們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和中國進行合作,或者準備合作。這個合作包括像一些這個信息公司,它給中國分享信息給中共政府,這以前發生過。在十幾年前,雅虎把師濤還有另外一位記者的信息給中共政府分享。中共政府用這些信息作為證據,對他們進行判刑,判了十年的徒刑。這個我們都知道的一個案子。後來谷歌從中國撤離,因為它不願意和中共做這樣的合作。當時我們大家都非常,覺得這是一個比較正確而且是勇敢的行動。最近我們聽說,很多的公司,也和中共有很多的合作,也有些證據,幫助中共信息封鎖,幫助中共進行網絡審查,甚至有些公司幫助中共建立大規模的對民眾監視的系統,比如說天眼啊,天網啊這些東西。谷歌公司前段時間在研發一種適合中共政府要求的一個引擎,叫做『蜻蜓』。但是在壓力之下,在美國國會、還有人權組織壓力之下,它放棄了研發這個項目了。我覺得它放棄這個研發項目,和我們人權組織的聲音有非常大的關係。所以也使得我們今天願意在此一起再發出聲音來。這些美國的公司,不要配合中共政府來鎮壓中國人民,這是一個不道義的行為。所以今天我們要發出這個聲音來,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聲明,會在今天的會議上簽署。」

記者王凱迪:「這次大會我聽說會聚焦在中國,而且他們可能會考慮怎麼樣針對中共的行動。那您覺得方面不知道您有甚麼樣的一些看法?」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對,我覺得行動非常重要,因為我們參加這種會議非常多。來到這兒,大部分都是重複以前的故事,或者有一些新的被迫害的故事。我們有時開玩笑講,這是一個訴苦大會,大家都在訴苦。訴完苦以後,大家說怎麼辦?所以行動非常重要。所以這次我們在會議上,我們要強調,如何尋找行動的方案。比如說在國會裡,會有一些很多的法案通過,法案已經有些議員提出來,但是法案通過以後變成法律,我們通過法律的手段怎麼進行制裁中共等等,這些都是我們未來要採取的具體行動。包括我們所說的這些網絡公司啊、信息公司啊、技術公司,我們怎麼能夠調動它們的股民,買它們股票的。它們每年都要開股東大會,我們怎麼利用它的股東大會上,給它們施壓,告訴它,就是在中國這種合作,雖然一時得到利益,但是最終它們可能會損失很多的利益。歷史上很多例子證明,你堅持做一個好的商人,關心社會的議題,到最後你並不是不得利,你仍然可以得利,而且你會得到人們的尊重。所以我們要採取很多的行動,不是僅僅的開會。」

記者王凱迪:「在這些的美國公司會施加壓力。那像中國的高科技公司,您覺得美國政府會採取甚麼行動?」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我覺得會採取的行動,比如說限制它到美國的出口。」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我們準備把這些(中國)高科技公司,先把它列出來,然後放在美國的懲罰名單上。這個懲罰包括幾個,第一,你往美國出口,你肯定是受到限制。再一個你需要美國的設備和技術,美國就要進行禁運,這是一個最基本要做的。當然如果涉及到一些公司的個人,有些應該負責任的一些法律行為的話,我們可以使用『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還有其他的一些法律,對他們進行制裁。所以這是我們要採取的行動,包括美國的一些公司,我們現在今天要發的一個聲明裡,也是直接比較清楚地提出來,如果你願意和我們見面,我們非常願意和你見面,一起談這個問題,我們一起來討論。」

記者王凱迪:「我最後一個問題。最近我們看到很多學者,他們寫的一篇文章,就是『China is not an enemy』。您對於他們的這些觀點,您覺得怎麼看?」

「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我們有一個非常長的回應,馬上就要發出來,非常全面的回應。我們發出來以後,我們也投了很多稿,因為當時可能我們後滯了幾天,沒有很快,所以都沒有發出來。但是我們自己會發出來非常全面的回應。我們有幾個觀點。第一,他們這些人在倡導一個四十年來的錯誤,他們還想繼續,已經證明是錯誤了,對吧?第二,說中國不是敵人,我們從來沒有把中國當敵人,但是中國共產黨政權是世界人民的敵人,是世界自由秩序的敵人,這個是無可爭議的。而中共是美國安全的最大威脅,這個我們有很多的論述。中共所做所為,不是我們定義它為甚麼,是它自己把美國長期以來當作它的假想敵。即使中美關係最好的時候,『美帝亡我之心』這樣的說法,從來都沒有從官方的文件、官方的說法給移除。所以它一直把自由世界當作是敵人,認為自由世界要改變中國政權的顏色,推翻這個政權。所以是中共把自由世界當作敵人,不是自由世界把中共當成敵人。所以我覺得這個要說清楚,而且我們能夠說清楚。我們有很多的證據來證明,他們所倡導的僅僅就是四十年來,行之不有效,而且失敗了的一個中國政策。」編譯:Wendy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