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20周年访谈】杨建利:针对中共美国将有很多法案通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7月31日讯】近期,美国国务院主办了第二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 ,美国副总统彭斯以及国务卿蓬佩奥先后致词,对中国的恶劣宗教信仰状况提出谴责。蓬佩奥指中国的人权状况是本世纪的污点,与会的法轮功学员呼吁﹐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本台记者采访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

记者 王凯迪:“你有什么样的一些看法?”

“公民力量”创办人 杨建利:“长期以来,这些美国的公司在中国做生意,或者试图到中国做生意,很多的美国公司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和中国进行合作,或者准备合作。这个合作包括像一些这个信息公司,它给中国分享信息给中共政府,这以前发生过。在十几年前,雅虎把师涛还有另外一位记者的信息给中共政府分享。中共政府用这些信息作为证据,对他们进行判刑,判了十年的徒刑。这个我们都知道的一个案子。后来谷歌从中国撤离,因为它不愿意和中共做这样的合作。当时我们大家都非常,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正确而且是勇敢的行动。最近我们听说,很多的公司,也和中共有很多的合作,也有些证据,帮助中共信息封锁,帮助中共进行网络审查,甚至有些公司帮助中共建立大规模的对民众监视的系统,比如说天眼啊,天网啊这些东西。谷歌公司前段时间在研发一种适合中共政府要求的一个引擎,叫做‘蜻蜓’。但是在压力之下,在美国国会、还有人权组织压力之下,它放弃了研发这个项目了。我觉得它放弃这个研发项目,和我们人权组织的声音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也使得我们今天愿意在此一起再发出声音来。这些美国的公司,不要配合中共政府来镇压中国人民,这是一个不道义的行为。所以今天我们要发出这个声音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声明,会在今天的会议上签署。”

记者王凯迪:“这次大会我听说会聚焦在中国,而且他们可能会考虑怎么样针对中共的行动。那您觉得方面不知道您有什么样的一些看法?”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对,我觉得行动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参加这种会议非常多。来到这儿,大部分都是重复以前的故事,或者有一些新的被迫害的故事。我们有时开玩笑讲,这是一个诉苦大会,大家都在诉苦。诉完苦以后,大家说怎么办?所以行动非常重要。所以这次我们在会议上,我们要强调,如何寻找行动的方案。比如说在国会里,会有一些很多的法案通过,法案已经有些议员提出来,但是法案通过以后变成法律,我们通过法律的手段怎么进行制裁中共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未来要采取的具体行动。包括我们所说的这些网络公司啊、信息公司啊、技术公司,我们怎么能够调动它们的股民,买它们股票的。它们每年都要开股东大会,我们怎么利用它的股东大会上,给它们施压,告诉它,就是在中国这种合作,虽然一时得到利益,但是最终它们可能会损失很多的利益。历史上很多例子证明,你坚持做一个好的商人,关心社会的议题,到最后你并不是不得利,你仍然可以得利,而且你会得到人们的尊重。所以我们要采取很多的行动,不是仅仅的开会。”

记者王凯迪:“在这些的美国公司会施加压力。那像中国的高科技公司,您觉得美国政府会采取什么行动?”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我觉得会采取的行动,比如说限制它到美国的出口。”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我们准备把这些(中国)高科技公司,先把它列出来,然后放在美国的惩罚名单上。这个惩罚包括几个,第一,你往美国出口,你肯定是受到限制。再一个你需要美国的设备和技术,美国就要进行禁运,这是一个最基本要做的。当然如果涉及到一些公司的个人,有些应该负责任的一些法律行为的话,我们可以使用‘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还有其他的一些法律,对他们进行制裁。所以这是我们要采取的行动,包括美国的一些公司,我们现在今天要发的一个声明里,也是直接比较清楚地提出来,如果你愿意和我们见面,我们非常愿意和你见面,一起谈这个问题,我们一起来讨论。”

记者王凯迪:“我最后一个问题。最近我们看到很多学者,他们写的一篇文章,就是‘China is not an enemy’。您对于他们的这些观点,您觉得怎么看?”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我们有一个非常长的回应,马上就要发出来,非常全面的回应。我们发出来以后,我们也投了很多稿,因为当时可能我们后滞了几天,没有很快,所以都没有发出来。但是我们自己会发出来非常全面的回应。我们有几个观点。第一,他们这些人在倡导一个四十年来的错误,他们还想继续,已经证明是错误了,对吧?第二,说中国不是敌人,我们从来没有把中国当敌人,但是中国共产党政权是世界人民的敌人,是世界自由秩序的敌人,这个是无可争议的。而中共是美国安全的最大威胁,这个我们有很多的论述。中共所做所为,不是我们定义它为什么,是它自己把美国长期以来当作它的假想敌。即使中美关系最好的时候,‘美帝亡我之心’这样的说法,从来都没有从官方的文件、官方的说法给移除。所以它一直把自由世界当作是敌人,认为自由世界要改变中国政权的颜色,推翻这个政权。所以是中共把自由世界当作敌人,不是自由世界把中共当成敌人。所以我觉得这个要说清楚,而且我们能够说清楚。我们有很多的证据来证明,他们所倡导的仅仅就是四十年来,行之不有效,而且失败了的一个中国政策。”编译:Wendy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