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數萬港民「似水」多點示威 警傷將軍澳街坊惹眾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05日訊】香港民眾反送中引發的民間抗爭仍在持續,抗爭方式則正在發生變化。週日(8月4日),香港西環集會進行到中途,部份示威者即走出公園前往中聯辦抗議,其後更展開「似水」(Be Water)策略,以快閃方式接連突襲銅鑼灣、黃大仙、觀塘警署等多個地點,讓警察疲於奔命。其後惱怒的警察在將軍澳無差別暴打市民,反而激發大批當地居民上街支援示威者。

卑路乍灣公園集會 少年老人均上台發言

當地時間8月4日,香港民眾抗爭的主線是下午在鄰近中聯辦大樓的西環卑路乍灣公園舉行的反修例集會;副線則是將軍澳的遊行。

卑路乍灣公園的集會到場的人數眾多,很快就擠滿了整個公園並蔓延到周邊地區。當地有中學生在卑路乍街公園附近設置物資站,提供集會人士物資。有中學生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時表示,他擔心核心價值以及程序正義的問題,並且憂慮警察是否真的可以奉公執法。

集會從下午5時正式開始。發起人之一的鄺小姐先在集會上發言。她先向來參與集會的西環街坊表示感謝,然後她說,自己是普通市民,喜歡安定生活,但現在被政權逼迫,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被迫要站出來。

申請人表示,她們借申請這次集會的機會,向香港政府及中聯辦重申了五大訴求,即:撤回修訂《逃犯條例》、釋放所有被捕義士、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行為、撤回暴動定性、落實雙普選。

有中學生在集會上發言表示,這場反送中運動「逼人成長」,從5月至今他已參與了超過800小時的抗議活動,也見識了什麼是「真正的香港人」,這次反《逃犯條例》運動真正促使大家相互連接起來「we connect」。

有白髮蒼蒼的長者在集會上發言時,先邀請集會人士起立,他表示,「自從《逃犯條例》修訂以來,香港人都已經站起來了。」他強調,在未來的日子,港人會繼續「站起來」。

港示威者與警方展開似水柔戰

至下午6時45分許,有部份示威者離開公園,占領堅尼地城附近的海旁道,並開始向中聯辦大樓進發。防暴警察在中聯辦外100公尺處有布防戒備。示威者抵達中聯辦附近後高呼口號抗議示威。

至7時15分,在示威者尚無衝擊行動時,警方即舉旗警告並立刻發射催淚彈驅離,隨即密集狂打催淚彈,引發週邊市民的不滿。

與此同時,有消息傳出,指在皇后大道西也是在示威者正設置路障並沒有衝擊警方防線的情況下,警方已出示黑旗並發射了多枚催淚彈,有商家怒斥警員:「是白痴嗎?附近是養老院。」

而這次示威者則並不戀戰,警方發起攻擊後,示威地方人群旋即於7時30分「快閃」回撤至香港大學地鐵站乘車轉至東面的銅鑼灣,並在軒尼詩道、波斯富街交界一帶築起路障;另有部份示威者續往灣仔、告打士道與紅磡海底隧道口方向前進,在各個地點均已示威者留守與警方對峙。

防暴警察昨晚9時15分許,開始從告士打道打催淚彈驅離,示威者立即「快閃」撤離,並出現在銅鑼灣地鐵站一帶繼續與警方對峙。

至晚間10時左右,示威者突然再次全數「快閃」,搭地鐵撤離銅鑼灣,前往黃大仙地鐵站;其後從銅鑼灣轉進至黃大仙的示威者,又「快閃」將戰場轉到觀塘警署。

觀塘戰線的警民僵持約2小時,黑衣示威者獲得當地民眾支持,許多身著短袖短褲的無防護居民走上街,抗議港警過度使用武力,並一度將馬路上的防暴警察逼退回警署內。

有媒體報導稱,示威者這種不斷轉移陣地又隨處與警方短暫交鋒的方式,就是所謂「似水」 (Be water)的抗爭方式。

據了解,「Be water」一詞是已故的香港武打巨星李小龍提出的武術打法,意指武者不應拘泥於形式招數、要像水般流動,既柔軟又剛強,能適應萬物、又能匯聚成強大力量。而8月4日的反送中街頭抗爭被認為就是「Be water」與「快閃」的結合。

銅鑼灣示威情況

大約晚間8點左右,大批從其它地方轉移而來的示威者在銅鑼灣湧現,示威者一路高呼「星期一,罷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很快銅鑼灣的SOGO百貨外就聚集了大批人群,並有示威者在馬路上建立防線。

隨後警方人員又警告堵路的示威者必須離開現場,並從8點15分開始施放催淚彈,現場大批沒有佩戴任何防具的居民則高聲怒罵防暴警察,「我們不需要警察!」、「走啦,過街老鼠!」

9點20左右,警方在銅鑼灣告士打道向正在撤離的示威者舉槍並施放胡椒噴霧,示威者離開銅鑼灣後即前往金紫荊廣場繼續示威。有人在廣場中央的雕像基座噴上「天滅中共」、「皇天擊殺」、「光復香港」等字樣,隨後便離開現場。

9點半左右,鎮暴警察推進至銅鑼灣軒尼詩道,並且舉起黑旗。在有大量示威者聚集的銅鑼灣SOGO百貨外,警方向示威者發射了多枚催淚彈,並且舉起橙旗要求示威者馬上離開,否則將開槍。

9點50以後,銅鑼灣警方極為密集的發射催淚彈,有示威者以鍋蓋來熄滅催淚彈。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在現場告誡警方,使用不必要的武力會令居民以及遊客受傷。

10點以後,現場有示威者呼籲轉往黃大仙,大批示威者遂轉移戰場。有媒體記者在地上發現少量橡膠子彈以及大量過期催淚彈的彈殼。

黃大仙地區的游擊戰

大約晚間10點10分以後,曾有部份示威者出現在黃大仙地區,發現當地有大量鎮暴警察已經戒備,示威者隨即乘地鐵離去,轉往觀塘示威。

待部份警力撤往它處後,大約11點50分左右,黃大仙地區有數百名未戴防護頭盔、防毒面具等裝備的居民聚集到黃大仙巴士總站,對著警署隔壁的紀律部隊宿舍高呼「黑社會」、「黑警」等口號,防暴警察則在宿舍外戒備,有人高呼「保護黃大仙」。

至5日凌晨0點30分,警方在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外舉起黑旗後開始試圖驅散抗議的人群。凌晨1點以後,防暴警察朝著無防護裝備的當地居民發射多枚催淚彈,現場濃煙四起、居民四散,警方則前進至龍翔道清場。

觀塘警署外的抗爭

8月4日晚大約10點半,有大量示威者抵達地鐵觀塘站,出站後進行封路行動。隨後又上百名鎮暴警察抵達觀塘現場後,部份示威者往地鐵站方向退後,也有部份示威者逗留警署,並向警署投擲雜物。

晚間11點,觀塘警署外有居民與鎮暴警察對峙並互相叫罵。有不少穿著 拖鞋前來圍觀的當地居民向鎮暴警察高喊「黑警」,有警察則威脅說,「你出來就不要走,今晚跟我回警局」。

11點30許,有示威者在觀塘區港鐵藍田站內宣讀「八五大三罷前夜宣言」,呼籲市民支持明日的罷工行動,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有觀塘的示威者表示要前往位於深水埗區的美孚巴士總站。

隨後有示威者在觀塘警署外噴塗斥罵警方的字詞後,有速龍小隊到場驅散示威者,期間有示威者在警署外丟擲硬物擊破警署玻璃。

有街坊指責前來驅趕示威者的警察「擾民」,聲稱「不歡迎你啦。」警員則大罵市民是「垃圾」、「蟑螂」。

一通罵戰後,觀塘警署外有防暴警察手持胡椒噴霧,試圖向大批沒有穿戴防護用具的居民噴射,眾多居民則高舉雙手向警方步步緊逼,高喊:「黑社會!黑社會!」將警方逼退回警署內。最終,包圍了警署的居民高呼「罷工」後陸續散去。

此外,半百馬鞍山、天水圍等地也有市民與警方發生過短暫對峙,但規模都不大。不過,示威者在紅磡海底隧道的快閃行動,曾短暫令這條香港最繁忙、使用率最高的道路癱瘓了大約4分鐘。

將軍澳衝突:警方無差別追打市民 有路過者無辜被打頭破血流

8月4日下午1點以後,港人在將軍澳的遊行活動如期舉行。遊行之後,有部份示威者一度到寶順路堵路,但在警方清場前散去,現場情況基本保持了平和理智。不過,將軍澳警署外一直有近百黑衣示威者留守,伺機抗議。

至昨晚10時後,防暴警察開始驅離示威者,警方在公園無差別追打抗議市民時,一名路過的男街坊被警員從腦後擊打受傷。

該居民表示,自己並沒有衝擊警方防線,正在往家走的路上,卻無故被來自後方的警棍擊中頭部而流血不止。此事件立即激起當地居民的義憤,眾多當地居民紛紛上街加入抗議,有逾千名去到警署要求追究打人者責任。

晚間11點30分許,疑似被打市民的兒子上前至警方防線要求警方給自己一個交代,而被警方打至頭破血流的那位居民則在警方防線後方高喊,「我安全,我沒事。」青年即警告警方說,他的爸爸有疾病正在服食薄血丸,「如果他血流不止,你們警察全部要負責。」

現場有居民高喊,「警察收隊!」、「黑社會!」。

大約10分鐘後,所有防暴警登上警車離開。受傷的居民則坐上救護車,現場街坊立即喝彩並指揮交通,要求在馬路上的其他人讓路,讓救護車離開。

凌晨0點後,有數百街坊裝的居民包圍將軍澳警署,有街坊不停敲打門外的高身水馬,許多人高呼:「黑警,交代。」要求警方就打傷無辜居民事件給公眾一個交代。凌晨1點20分以後,由於不滿警方不理會眾人的要求,有街坊開始向警署掟磚,有人向警署外牆射激光,還有人向警署投擲竹枝、玻璃瓶等雜物,隨後警方開始施放催淚煙,驅散示威者。

凌晨2點40分以後,有街坊用硬物刺穿警署外水馬,隨後有逾百防暴警員趕到欣景路向街坊推進,開始追捕市民,又用強光射向在現場報導的媒體記者。現場抗議的市民即時後退,向景林邨及新都城方向四散。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