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 】香港抗議:爲何一支鐳射筆成為示威者的「武器」和「罪責」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09日訊】【今日點擊 】(3535-1)

提要
香港抗議:爲何一支鐳射筆成為示威者的「武器」和「罪責」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是七月七鵲橋會,鵲橋會呢,通常都,就講中國人的情人節。如果追溯原始的東西呢,我覺得也滿有趣的 對吧,七仙女,沒聽說過有八仙女的,叫七仙女。我說的意思,這七的定數,如果你看明白的話,你會發覺中外沒有任何區別,它都是定在七上。但中外在過去時間裡面,2000年乃至3000年,也沒有人說這怎麼是七,沒有,沒有人,從來你沒在書上看到任何記載。那七仙女其實如果咱沒說錯的話,她中間是有著輪迴轉世的,她有著輪迴轉世的。昨天在另外節目中,做完之後,有朋友留言說,哎呀,這一年才碰一次面,太慘了,民間的說法也基本上是這麼個說法。

甚至我記得,原來看過說有天庭的殘酷對吧,天庭的殘酷。其實它裡面講的是一個生命境界的本身,那差著生命境界之間,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它既表示著生命的輪迴轉世,就是說一個民間的故事代表著一個人。當他的境界夠的話他可以上去,他可以輪迴轉世中,他可以達到了天庭。而同樣在天庭的概念當中,如果他起了凡心,其實他表面上叫起了凡心,其實是生命中有著一種相互的關聯,他又可以掉到人間。這不就,否則的話他們倆怎麼能連上呢。

香港出了個故事,跟大家看一段視頻。這是七七節晚上,時代革命叫光復香港。香港不叫天文台,應該是在尖沙咀那一帶,叫太空館大概是。天文台呢,動物園原來有天文台,我相信那地方不會拆,他蓋一個新的不容易。外側,外表都是白色的那種布,進裡頭看星星。這個事情是怎麼來的,去了上千人,都是年輕人。

大家看到這是香港人打不死,大家看到的是用這個光,它的學名叫做雷射筆,就是看星星用的,一般講看星星用的。

但為甚麼出這種事情?兩三天前一個大學的學生會的會長,去買了10個這種筆。而這個筆本身呢,在整個抗爭的過程中呢,因為它的透視感很強,大家注意看基本都是綠的,就跟那個馬路上綠燈概念一樣,它透視感,它的穿透力很強。在跟警察的抗爭的過程中,學生們用這樣的筆去保護自己。只能叫保護自己了,因為它可以造成,警察在帽子上都有那種雷射槍,它不叫雷射槍就是類似雷射燈,高光的,就像我們現在開的汽車,那種高光燈一樣。晃了對方,對方眼睛就看不著,我們就看不清那個人的概念。那學生們就用這個,同樣去照對方,照警察。

警察一有這東西的時候,人的身體自然反應,再加上警察都帶著這個防面罩,那東西是玻璃的。還有人呢,警察為了不露臉呢,貼上那種反光膜。可是這東西一照在反光膜上,我相信對他周圍影響滿大的,所以這是一個前後的故事出現。結果大學的一個會長呢,學生啊,學生的會長,大概二十歲,二十一歲,三天前買筆,就買這個,買了十個。一出門碰上幾個休班的警察,警察他們都是住在一起的,這是應該是香港的一種福利。結果其中一個休班的警察就喊他,這小夥子,他一喊這小夥子就跑,幾個警察上去就給他摁那兒,摁那兒。其中摁他的過程呢,掐了他的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是軟骨,骨頭是軟的,那人們的氣管,氣管在這地方,這是受過訓練的人,如果他使勁掐會把這人掐死。

黃秋生發表了一個說法,在Facebook上,直接罵,用了香港人的話,說這個警察會遭報應死全家的。黃秋生引用了他曾經認識過的一個老警察,出現過類似的事情,而這老警察的兒子,他說兒子就遭到了報應,是死了是怎麼樣。結果就把這孩子給抓了,說他什麼呢,竟然說身藏雷射槍。雷射槍這麼長,那是槍,這個雷射筆,這麼大,香港警察瘋了。那這個事就變成了,當時就給他抓了,抓了但是當時他因為已經出不來氣了,就給他送醫院,這個事就在香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香港警察不僅是亂來,不僅是公安,已經就是肆無忌憚了,完全是暴力、暴政。和這種我們現在看到香港的混亂,就是警察占有絕對的主動因素。開記者會,警察還開記者會死不認帳。在這個背景之下,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去了一千多人,大家就用這個筆照這個天文館,來嘲諷香港警察。

香港抗議:爲何一支鐳射筆成為示威者的「武器」和「罪責」

這是半個小時之前的消息,代表律師稱方仲賢獲警方釋放。BBC:為何一支雷射筆,成為了示威者的武器和罪責。雷射筆是武器呢還是激光筆?有組織罪案和三合會的調查科的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就介紹這件事情。可是偏偏這個李桂華在幾天前曾經被,應該是在新界東,在大家遊行的時候,他混在了遊行隊伍裡面,不知道去幹啥去了,結果被遊行的人認出來了,他是來搗亂的。那他呢又害怕被抗議的人指責,還是他以為會有暴力吧,他就舉著他那個警察那名片,我是警察,我是警察,非常狼狽。那他在記者會上說,方仲賢購買的是很強烈的雷射槍,近距離照射可以使皮膚灼傷,眼睛短暫失明,長時間照射可以導致永久性失明。

為甚麼他提眼睛,就是抗議的人為了保護自己,來擾亂警察在過程中開槍等等,相互對峙。所以很顯然抗議的本身,給警察的個人帶來了極大的,那種情感上的衝擊。他們在辦案的時候,已經充斥著太多個人的情感,個人的那種宣洩,個人的一切。叫甚麼,假公濟私,藉公權力來宣洩內心的一切不滿,整個性質就改變了。在這個故事的過程中,就引起了人們強烈的抗議。其中包括同樣一天,白天,3000多大律師,香港的司法界的人士,破紀錄的人數,在冒著高溫,他說昨天是37度、38度,黑衣遊行,抗議港府的這種做法。更抗議執法者就是警察盜竊公權力,進行著叫黑警執政。他們把香港政府現在稱為軍政府,所以這就是整個故事的,基本整個故事的過程。

在8日我們看到的,他放出來,今天他放了。警察為了留有一種,本來要他保釋, 說他可以保釋。那個學生,年輕人非常明細,就是說現在的香港年輕人,懂得如何在幹嘛,他拒絕保釋。保釋意味著甚麼,保釋意味著你有罪,保釋意味著你認罪。他拒絕保釋,無奈,警察就把他放了。所以放了,又說他依然保有權力去告他,那就是瞎扯淡了對不對。警察做錯了,警察沒有任何專業知識,警察以這樣的公權力的方式,去濫捕、瞎補。而且公然撒謊,公然展現出自己無知和狂妄的那一面。還在以設計的方式說你可以保釋,你保釋,我警察仁慈咧。跟黨走的人,裸奔者,全都穿著高檔西服;流氓者全都戴著金絲眼鏡,就基本都是;賣淫者全都是拿著貞節牌坊。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合在一起的這種生命的表現。

所以這件事情非常轟動,也代表著香港警察的這種,完全失去一個執法機關應該具有的基本素質。但是呢,我剛才講了很有趣,他最後給他放了。這就是香港警察按照共產黨那一套,他訓練了半天,他在那個人的環境中,他總是距離最邪惡的中共,總差了那麼一點點,很有趣的現象。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