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混入人群挑起衝突 警務處承認有「喬裝」行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3日訊】8月11日,香港警方濫暴濫捕行動再上新台階,同時也被抓到派警察假扮示威者和記者,製造混亂。次日,警方在記者會上承認警察有「喬裝」行為,但否認曾假扮示威者和記者。

11日的銅鑼灣示威現場,有示威者被反綁雙手趴在地上,滿口鮮血。在場採訪的無綫電視記者發現一名疑似警察,身穿黑衣假扮示威者,混入人群中抓捕黑衣人。記者上前追問此人是否警察,為何假扮示威者,此人警告記者「放下鏡頭」,並一直迴避直接回答是否警察,但飆出一句「我的委任證不需要給全世界看」,還宣稱「稍後警方公共關係科會回答你。」

《蘋果日報》報導,當晚有消息指假扮示威者的警察為飛虎隊。市民王先生並透露,他途經軒尼詩道至波斯富街交界時,見到3名頭戴防毒面罩的黑衣男子混入示威者中,挑起打鬥,並用棍狀物毆打示威者。不一會兒就有大批防暴警從大街小巷衝出,抓捕示威者。該3名男子隨即向警察大叫「自己人自己人」,並從褲袋內拿出綠色螢光棒示意,警察隨即將他們放走。

此前,外界一直質疑香港警察或者中共人員混入示威者中製造混亂。最先暴力衝擊立法會的人員中途「人間蒸發」,沙田警署外「縱火」,以及拆卸人行道地磚等行為,都曾被質疑並非示威者所為。

8月12日下午警方召開的記者會上,《蘋果日報》記者質問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銅鑼灣被抓拍的黑衣人是否警察。鄧炳強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是玩弄「語言偽術」,稱警方會「喬裝不同的人物」,以便「獲取情報」,但「不會挑起事端」。

有記者表示,示威者就站在防暴警察前,警方沒有必要派人到示威人群中臥底,質問警方是否有意散播白色恐怖。鄧炳強馬上改變了「獲取情報」的說法,辯解稱警方「有必要」通過喬裝,來捉住那些「危險」或「核心」的示威者。

鄧炳強是警方二把手,被指有望接任警務處長。日前有警界匿名公開信指,鄧炳強和被疑指使黑幫血洗元朗的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是把兄弟,鄧曾在元朗任指揮官,和一幫手下經常接受元朗鄉紳的「照顧」,包括性賄賂,因此才有了7月21日警方放任元朗黑幫暴力攻擊示威者。

11日,媒體亦發現很多人假扮記者。但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記者會上否認警方曾派遣警察喬裝記者。

這次記者會上,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還首次公開承認,在過去兩個月中,警方有使用已過了「最佳效能期」的催淚彈,但拒不提供具體數字,並堅稱「對公眾無害」。

有記者提問,《蘋果日報》11日拍到警察在太古站近距離、行刑式射擊示威者。鄧炳強稱,警察當時是使用胡椒球槍,並非致命武器,但他無法說出胡椒球槍的有效射擊距離。

還有記者質問,警方11日在葵芳港鐵站發射催淚彈,是否違背不得在室內使用催淚彈的規定。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則辯稱,葵芳站是「半開放式空間」,「並非室內」。這次江承認警方在葵芳站發射了一枚催淚彈,但警方11日對《有線新聞》否認此事。

記者並提問,右眼中彈的少女當時做了甚麼,以致警方要向她頭部射擊。麥展豪始終迴避問題,聲稱「還不確定」少女受傷原因以及是否警方造成。《蘋果日報》記者隨即表示,曾在現場親眼目睹少女被警方布袋彈打傷。警方回應「未來或邀請記者提供相關證據」。

11日「now TV新聞」拍到有警察將尖竹支放進已被制服的示威者的背嚢中,質疑警方刻意栽贓嫁禍。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在記者會上矢口否認。

12日記者會上,鄧炳強宣布在整個反送中運動中,警方共拘捕約700人,僅僅從上週五(9日)至本週一(12日)凌晨的3天多時間裏,就拘捕了149人。

近幾日,警方對示威者的暴力攻擊更為血腥,對過路市民(非示威者)的抓捕更為肆無忌憚。特別是11日,其濫暴濫捕更上升到一個新高度。自由亞洲指,這一切都發生在香港警務處幾天前突然委任一位新副處長之後。

8月9日,已退休的警務處前副處長(行動)劉業成,又被返聘為警務處副處長(特別職務),並明確屬於「編外職位」。外界猜測,劉業成已成為鎮壓反送中運動的新指揮官。

(記者谷珄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