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混入人群挑起冲突 警务处承认有“乔装”行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13日讯】8月11日,香港警方滥暴滥捕行动再上新台阶,同时也被抓到派警察假扮示威者和记者,制造混乱。次日,警方在记者会上承认警察有“乔装”行为,但否认曾假扮示威者和记者。

11日的铜锣湾示威现场,有示威者被反绑双手趴在地上,满口鲜血。在场采访的无线电视记者发现一名疑似警察,身穿黑衣假扮示威者,混入人群中抓捕黑衣人。记者上前追问此人是否警察,为何假扮示威者,此人警告记者“放下镜头”,并一直回避直接回答是否警察,但飙出一句“我的委任证不需要给全世界看”,还宣称“稍后警方公共关系科会回答你。”

《苹果日报》报导,当晚有消息指假扮示威者的警察为飞虎队。市民王先生并透露,他途经轩尼诗道至波斯富街交界时,见到3名头戴防毒面罩的黑衣男子混入示威者中,挑起打斗,并用棍状物殴打示威者。不一会儿就有大批防暴警从大街小巷冲出,抓捕示威者。该3名男子随即向警察大叫“自己人自己人”,并从裤袋内拿出绿色荧光棒示意,警察随即将他们放走。

此前,外界一直质疑香港警察或者中共人员混入示威者中制造混乱。最先暴力冲击立法会的人员中途“人间蒸发”,沙田警署外“纵火”,以及拆卸人行道地砖等行为,都曾被质疑并非示威者所为。

8月12日下午警方召开的记者会上,《苹果日报》记者质问警务处副处长(行动)邓炳强,铜锣湾被抓拍的黑衣人是否警察。邓炳强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玩弄“语言伪术”,称警方会“乔装不同的人物”,以便“获取情报”,但“不会挑起事端”。

有记者表示,示威者就站在防暴警察前,警方没有必要派人到示威人群中卧底,质问警方是否有意散播白色恐怖。邓炳强马上改变了“获取情报”的说法,辩解称警方“有必要”通过乔装,来捉住那些“危险”或“核心”的示威者。

邓炳强是警方二把手,被指有望接任警务处长。日前有警界匿名公开信指,邓炳强和被疑指使黑帮血洗元朗的亲共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是把兄弟,邓曾在元朗任指挥官,和一帮手下经常接受元朗乡绅的“照顾”,包括性贿赂,因此才有了7月21日警方放任元朗黑帮暴力攻击示威者。

11日,媒体亦发现很多人假扮记者。但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在记者会上否认警方曾派遣警察乔装记者。

这次记者会上,警务处助理处长(行动)麦展豪还首次公开承认,在过去两个月中,警方有使用已过了“最佳效能期”的催泪弹,但拒不提供具体数字,并坚称“对公众无害”。

有记者提问,《苹果日报》11日拍到警察在太古站近距离、行刑式射击示威者。邓炳强称,警察当时是使用胡椒球枪,并非致命武器,但他无法说出胡椒球枪的有效射击距离。

还有记者质问,警方11日在葵芳港铁站发射催泪弹,是否违背不得在室内使用催泪弹的规定。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媒体联络及传讯)江永祥则辩称,葵芳站是“半开放式空间”,“并非室内”。这次江承认警方在葵芳站发射了一枚催泪弹,但警方11日对《有线新闻》否认此事。

记者并提问,右眼中弹的少女当时做了什么,以致警方要向她头部射击。麦展豪始终回避问题,声称“还不确定”少女受伤原因以及是否警方造成。《苹果日报》记者随即表示,曾在现场亲眼目睹少女被警方布袋弹打伤。警方回应“未来或邀请记者提供相关证据”。

11日“now TV新闻”拍到有警察将尖竹支放进已被制服的示威者的背嚢中,质疑警方刻意栽赃嫁祸。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在记者会上矢口否认。

12日记者会上,邓炳强宣布在整个反送中运动中,警方共拘捕约700人,仅仅从上周五(9日)至本周一(12日)凌晨的3天多时间里,就拘捕了149人。

近几日,警方对示威者的暴力攻击更为血腥,对过路市民(非示威者)的抓捕更为肆无忌惮。特别是11日,其滥暴滥捕更上升到一个新高度。自由亚洲指,这一切都发生在香港警务处几天前突然委任一位新副处长之后。

8月9日,已退休的警务处前副处长(行动)刘业成,又被返聘为警务处副处长(特别职务),并明确属于“编外职位”。外界猜测,刘业成已成为镇压反送中运动的新指挥官。

(记者谷珄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