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局關於瑞新升案的核查回復不講實事求是的胡說八道,騙子四年逍遙法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1日訊】新唐人收到網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我通過西安12345市民服務熱線網站提交的「長安路派出所立案多年不作為,碑林分局督察、法制互相踢皮球」一事(編號為2018091802020071),市公安局安排人員核查後的回覆根本是不調查的胡說八道。

首先我不是投資被騙,要搞清楚瑞新升法人楊武給我們家開具的是借款合同,怎麼能說是投資呢。回復聲稱「長安路派出所自2015年底起陸續接到個別群眾報警」,這個就是胡說八道。專門有難友在長安路派出所負責每天收集難友材料,每天交給長安路派出所。據這位難友統計,總共收了有超過一千份報案材料,怎麼能說是個別群眾報警呢。這個難友都有記錄的。

「稱陝西瑞新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欠款逾期不還」也不是難友報案的訴求,難友的訴求是楊武捲款跑路不在露面。「在接待群眾期間,群眾時而遞交材料報案、時而又撤回報案,經常反覆至今」。我還想問長安路派出所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就是長安路派出所多年以收集材料作為藉口什麼也不查,什麼也不管。放縱楊武用我們的血汗錢雇的人對我們不明真相的難友各種哄騙,讓難友們撤回報案材料不要報案。派出所什麼都不查,什麼都不管,縱容楊武拿我們血汗錢雇的人各種騙難友,一騙就是四年。當然會造成這樣的局面。

「2017年6月,長安路派出所副所長將此案移交民警處理,接到案件後迅速對該公司進行排查、調查」。這個說法也是假的。2015年2016年我們難友多次到長安路派出所,長安路派出所雷副所長說楊武不是給你們打著錢嗎?我們難友說楊武給我們的還款計劃書,承諾書,都沒有兌現,一直都是騙。

雷副所長說我這有一個有六千人簽名的自救簽名冊,要保楊武自救慢慢還錢。我們難友說那個自救簽名冊是偽造的,是楊武雇的人騙我們說簽名按手印的人提前給返款,然後移花接木又編成自救簽名冊交到你這了。雷副所長說以後找黃警官,這個案子他負責。既然15年16年雷副所長都說這個案子是黃警官負責,又何來17年6月移交民警處理呢。

「接到案件後迅速對該公司進行排查、調查。經查:陝西瑞新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9月23日,原註冊地在西安市長安北路89號富城大廈三樓。2014年11月12日陝西瑞新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變遷註冊地至西安市蓮湖區冰窖巷小區1號樓1棟1單元11405,工商註冊號610000100597844。2014年11月該公司從長安北路富城大廈3樓全部搬遷至西大街梁家牌樓如意大廈。現該公司在上述地接待既往群眾。」這些說法都是胡說八道的,純屬瞎編。

長安路富城大廈三層是陝西瑞新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西安碑林分公司。工商註冊號:610103200021080。現在該公司經營狀態仍是存續。公司地址也是西安市碑林區長安北路91號富城大廈三層。不信可以去碑林區工商局查詢。第一,地址一直沒有變遷;第二,2015年3月份富城大廈三層也就是瑞新升實業公司碑林分公司的業務員還在拉客戶來公司騙他們的錢。

「陝西瑞新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及其旗下相關公司,涉及集資群眾約7千人左右,涉及資金約有10多億元人民幣,目前尚有絕大部分群眾不願報案或者持觀望態度,且以李某、王某等的7500名群眾聯名遞交請願書,要求政府支持該公司發展自救。報案群眾只占其中一小部分,該公司一直對群眾進行小額返款。」這些都是胡說八道。

四年來長安路派出所上至副所長下至辦案民警一直口口聲聲我這有一本自救簽名冊要求楊武自救。我們難友就說那個自救簽名冊是假的,偽造的。你調查一下嘛。民警的回答說:下來我們會調查。到2018年8月份,我們難友到市公安局信訪處維權,派出所指導員來,對我們難友說:「我們沒有義務調查自救簽名冊的真實性,我們沒有義務調查自救項目的真實性。

那些和本案無關。」我們就想:既然你現在說這些和本案無關,那為什麼拿這個給我們說了四年。據難友手裡統計光長安路派出所收的材料都已經超過一千份。而且約7千人左右也是長安路和西大街兩處地方合起來的總數。

「該公司一直對群眾進行小額返款」也是胡說。法人楊武拿著我們的血汗錢捲款跑路,派出所不調查剩餘資金流向,騙子楊武靠什麼賺錢給我們還也不問。就任由楊武拿著我們的血汗錢隨意揮霍,默許他以自救的名義給自己拖延時間。楊武給難友2015年的還款計劃書,承諾2015年9月,12月還本金的5%和15%,到2015年底難友們沒有收到一分錢。

緊接著2015年底,楊武又給難友們推出了承諾書,承諾2016年1月給所有難友兌付本金的2%到6%,最後變成了從借款一萬的難友開始兌付2%。到現在就一個五萬的2%都沒有兌付完。已經停止兌付有一年時間了。所以你回復的該公司一直對群眾進行小額返款就是不講事實的胡說八道嘛。

2016年2月有難友在市長信箱發的關於瑞新升案的投訴,回復的是正在偵辦中。兩年半過去了,現在的回覆還是正在偵辦中。四年來楊武拿著我們的血汗錢隨意揮霍,花天酒地。楊武雇的黑社會對我們維權難友各種威脅恐嚇。如果市公安局就這樣避重就輕,藉口推諉,不講實事求是,胡說八道,只能讓我們這些百姓心寒,天理何在?

戰貴進
2018-9-25

以上圖片為網友提供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