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專訪辛灝年:中共治下的自殺潮(四)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4日訊】在中共開始掌控統治權力後,中國大地湧現大量自殺的情況。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先生表示,這是中華民族之大不幸。在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我們繼續來看這些自殺案例的幾大類型。

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表示,在中共用運動來逼人自殺的70年當中,第一種自殺類型是抗議型的,這也是最值得去研究、去思索的。

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比如說在北京,三反、五反到反右,很多學生自殺。有一個學生很用功,但是他拒絕參加共青團,那個時候還叫青年團,結果黨和團的積極份子就想以他為鬥爭對象,在大會上開始對他鬥爭。可這個學生有性格,他認為自己埋頭讀書,居然被整成這個樣子,那人生還有什麼意思呢?」

這名耿直的學生買好了酒和糖果等,爬到了學校的一個大煙囪上,坐在上面一邊飲酒一邊吃糖果,準備以自己年輕的生命來抗擊這種暗無天日的運動。

辛灝年:「他沉著語氣回答下面逼他下來的老師、校長和同學們,你們猜他怎麼說?他說:你們不必想侮辱我這個活人,我是個清白的學生,我沒有罪,我要的就是純潔的學生身份。2222我願意拿我的頭顱和鮮血來評判你們這種無法無天的政治運動,結果他飲完了酒躍身一跳,他的腦血染紅了灰色的洋灰地面。接著是同學們一片哭泣的聲音。」

辛灝年說,還有一種抗議型自殺,是用生命來對抗共產黨統治的世界,東林煤礦生產科長王彬就是例子之一。

先後加入過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王彬,平日裡有很多被中共視為「反動」的言論,還在「大鳴大放」期間為肅反對象「鳴冤」。王彬岳父也被共產黨殺害,因此在反右期間王彬一家三口一齊自殺。

辛灝年:「自殺的原因和他說的話,是『不要與共產黨同處在一個世界上』!這是一種抗議性的,用生命和共產黨統治的世界,做最後的、徹底的對抗!」

另外,當著名記者和作家劉賓雁被打成右派而遭批判時,他的好友戚學毅,拒絕揭發劉賓雁,從北京日報大樓縱身躍下,轟動京城。辛灝年認為,這對當代知識份子也是一種提醒。

辛灝年:「我請問,中國這個幾千年的『士為知己者死』的氣概,戚學毅的這樣一種精神我們還有嗎?沒有了。看看今天深深的陷在民主自困的陷阱裡的當代大、中、小知識份子們,想一想戚學毅先生,想一想『士為知己者死』這樣一種傳統的美德,我們是不是覺得太慚愧?」

辛灝年表示,第二種自殺類型,是恐懼型的。典型代表之一,是私營輪船民生公司總經理盧作孚的所謂「畏罪自殺」。

盧作孚被稱為「民國一代船王」。抗戰時期,盧作孚組織的整個宜昌大撤退,被稱為「中國實業上的敦刻爾克」。民生公司的船隻擔負了90%以上的運輸量,民生的經營損失在400萬元以上。

1950年8月10號,盧作孚與交通部部長章伯鈞簽署《民生實業公司公私合營協議書》,這是1949年後中國出現的第一個公私合營企業。

1952年2月,就在三反、五反運動進入最高潮時,盧作孚在家中服用過量安眠藥自盡。

辛灝年:「許多人猜不透他自殺的原因,而我認為他是恐懼型的,因為盧作孚是有歷史的巨大功勞的。他曾經在抗戰的時候為了將江南的物資全部運到重慶,他犧牲了自己整個行業,他被砸毀的船隻上百艘啊,當時國民政府對他嘉獎有加,當時的國民把他當作抗日的英雄,可是正是因為他做了這些事,他被共產黨指為配合國民黨政府。2615他支持了那個領導了抗日、堅持了抗日的國民政府。」

在因恐懼而自殺的類型中,還有一個特殊的群體,就是學生群體。那些所謂的「反動」、「落後」的學生們,在運動中成為打擊和孤立的對象。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